公益创业的盈利以及分配模式

时间:2017-06-02 如何创业 我要投稿

  公益创业究竟是如何运作的,和商业创业有什么区别?公益创业的可以盈利?分配模式有哪些?

公益创业的盈利以及分配模式

  公益创业是否应该盈利,在国内外有不同的声音。

  一些传统援助机构对尤努斯自助式的社会企业项目运作方式表示怀疑,甚至一些赞同尤努斯的人也会问,尤努斯的项目为什么还要去盈利?尤努斯的回答是,许多为穷人服务的机构往往过于依赖捐赠而不能实现自我富足,“这就好像对一位病人说,他一天可以呼吸23个小时,余下的时间将由政府为他们供给氧气。这意味着得靠他们的怜悯而活着。一旦什么机构把他们遗忘了,那就死定了。”他还说,许多援助项目仅仅是把贫困降低到社会可容忍的程度,并非是要去消灭它。

  国内公益创业的商业运作状况又是怎样的呢?关于“收入来源于商业活动的比例”的问题,《中国青年公益创业调查报告》数据显示,商业活动的收入占总收入50%以上的公益创业组织占42%;商业活动的收入占总收入50%以下的公益创业组织占44%。有将近一半的公益创业组织商业活动收入超过50%,公益创业组织以市场化运作手段获取一定的利润,采用企业化的经营方式,其收入来源具有明确的商业性。

  “行业间的界限变得越来越小,商业和公益也出现了更多更新的合作模式。只有更加擅长整合跨界的资源,公益机构才能探寻到更加可持续的模式,撬动更多的利益相关方来进一步推动社会福利事业的发展。商业化运作与盈利可以使公益创业者摆脱对捐款的依赖,减轻政府推动社会福利事业发展的重负。”这是北回归线爱心协会发起者王方圆的回答。在华北电力大学读大三的他,一直致力于在贫困地区建造乡村图书馆,2014年被青年恒好公益创业行动推荐参加了在天津举办的夏季达沃斯论坛。

  牛津大学公益创业研究中心认为,公益创业具有市场导向性。“市场导向性”表明公益创业的绩效驱动、竞争性和前瞻性。虽然公益创业和商业创业最大的区别在于经济效益还是社会效益优先,但是公益创业为了获得可持续的发展,必须以商业企业的方式运作并获取利润。公益创业把经营性收入放在首要位置,利润和盈余是组织及公益事业发展的保障,也是公益创业可持续发展的重要支撑。

  现代管理学之父德鲁克也曾指出:“社会企业将成为未来经济发展的一支重要力量,这种组织有可能成为后资本主义时代发达经济体系中真正的增长部门。”

  由此可见,不管是真正从事公益创业的参与者还是研究者都在一定程度上肯定了盈利的重要性。公益创业的经济价值体现为公益创业与商业企业一样参与市场经济竞争,形成自己的商业模式,通过销售产品或服务获取资金支持,创造经济效益。公益创业组织收入来源中的商业性活动来源是“自我造血”的主要方式,公益创业组织运用市场化方式提供产品与服务获取一定的收入与盈利,从而反哺公益事业,才能使其获得长足的发展。

  有了盈利,公益创业者要不要将利润进行分配呢?关于“是否明确利润分配”,被调查者中,明确利润分配的组织有77个,占53%,而没有明确利润分配的组织57个,占40%,明确利润分配的比例占到了一半以上,表明大部分的公益创业者还是意识到了经济效益与利润的重要性,并在利润分配的问题与组织内部成员们达成了基本的共识。

  新的问题来了,利润又该怎么分配呢?在明确利润分配的被调查者中,不进行利润分配的公益创业组织比例达到27%,利润分配比例在0-50%的公益创业组织占51%,利润分配比例大于50%的公益创业组织有8%。调查结果说明,近80%的公益创业组织不分红或只是小部分利润被用来分红,大部分资金还是用于产品与服务的再生产与提升。例如,参与调研的残友集团,公司的利润1/3留在企业用于进一步发展,1/3给股东(基金会为主),1/3给员工作为工资成本。

  有学者认为公益创业不可以分红,分红是工商企业的利益分配模式,一旦盈利后分红,股东与商业资本的再次进入时很可能会是逐利状态,公益创业组织的性质就有可能发生改变。

  还有另一种声音,“不要太关注社会企业资本回报率与分配比例,商业资本的良好运作是社会得以持续发展的最重要保障之一,只要继续按既定目标与理念发展,继续提供社会产品和服务,那它的发展就是健康的。”王方圆对于公益创业分红与否的问题有着自己独特的理解。

  公益创业,如何解除成长的烦恼

  越来越多年轻人投身公益创业

  为政府公共服务提供强有力补充

  90后姑娘唐晓来前年毕业于南京农业大学食品科学与工程专业,国家高级营养师。最近,唐晓来正忙着公益创业,筹办一家社会组织,专注于青少年健康饮食教育。

  唐晓来告诉记者,大学毕业后,她一直在一家社会组织工作,从事老年人营养教育。在给老人讲授科学饮食时,唐晓来发现,不少老人几十年来的饮食习惯很难改变。于是,她意识到,健康饮食习惯应该从小养成,这样可以受益终身。渐渐地,她萌生了自己去创办一个社会组织的念头,专门从事青少年饮食健康教育。

  在刚刚启动的由团市委、南京青年公益事业发展促进会主办的第二届公益领袖营上,37名青年参加学习,他们都是正在或者即将从事公益创业。南京青年公益事业发展促进会负责人介绍,不同于商业创业的激烈竞争,公益创业门槛低、形式多种多样,社会需求量也很大;并且现在国家倡导公益事业发展,各级政府、基金会等对公益创业支持力度很大。可以说,公益创业即便失败了,个人也不需要承担太大风险。

  近几年,随着公益创业的人越来越多,我市社会组织的数量也在快速增长。2013年开始,我市全面推开公益慈善、社会服务、社会福利三类组织直接登记。5年前,我市备案的进行公益创业的社会组织约为1万家,今年,登记备案的社会组织已有3.1万家。他们开展助困、助残等服务,为市民生活提供了诸多便利。

  在公益创业人高洁看来,和商业创业一样,公益创业也是从无到有,一步步开拓发展。但公益创业不为赚钱,而是创造社会价值,追求的不是个人利益,而是公共利益。

  高洁今年29岁,是个性格开朗的姑娘。大学毕业之后,高洁工作之余在两家医院的肿瘤科做志愿者,主要为癌症晚期病人做临终关怀。2012年,高洁的临终关怀项目获得了4.8万元的政府公益创投资金的扶持。她辞掉工作,在雨花台区成立了本善社工服务中心,开始了她的公益创业之路。

  高洁记得,当时她服务过一对双双患癌的老夫妻,他们的小儿子之前已患癌症去世,大儿子也患有癌症,家庭不宽裕。“我每天都去他们家,陪他们聊天,陪他们出去遛狗。”高洁说,除了陪伴,她还请来肿瘤科的医生志愿者上门为他们义诊。随着经验的不断丰富,高洁服务的项目在增多,服务的领域也在拓宽,服务的对象除了重病老人,还有困境儿童、困难单亲母亲等。

  除了本善社这种综合性的社会组织,南京还有大量的社会组织专注服务于某个领域或某一类特殊的人群。如,1213志愿者联合会,主要是寻访抗战老兵、大屠杀幸存者,记录口述历史、留存真实记忆,并对他们当中的困难群体给予生活上的援助;南京乐活公益发展中心关注的是唐氏综合征患者,给他们制定康复计划,帮他们融入社会……这些社会组织在参与社会治理、公共服务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他们提供的各类社会服务成了政府公共服务强有力的补充。

  资金短缺,一些项目不得不停止开展

  “尽管登记的社会组织已达3万多家,但这当中真正运作得好、能长期开展活动的并不多。”南京青年公益事业发展促进会有关人士说,公益创业是指社会组织解决社会问题的创新创业过程。而我市的这些社会组织中,有相当一部分很弱小,开展的活动很少,社会影响力小;有些名存实亡,被称为“僵尸组织”。

  创办一家社会组织,会遇到哪些困难?记者随机调查了20名公益创业者,发现资金短缺是每个人面临的困难。

  惠仁社工服务中心于2013年在鼓楼区注册,是业内运作得较为成功的社会组织之一。前天下午3点半,一群背着书包的孩子准时出现在中心二楼的教室。这是该中心的“五彩学堂”项目,每周一到周五下午放学后,10多个孩子就会来到这里。他们来自周边4个社区,大多是困难家庭和外来工子女,父母无暇看管。孩子们在这不仅课业得到辅导,还可以做手工、学绘画等。

  中心负责人周飞祥说,中心从创立之初只承接了1个项目,发展到现在有7个项目,一步步壮大,得益于这几年政府购买服务和对社会组织扶持力度的加大。但中心目前面临的最大困难还是缺钱。中心9名社工,每个人的年薪在4万—5万元,另外每个月的水、电费有上千元,一年的开支近40万元。由于政府购买服务并不是持续性的,社会捐助也是短期的,如果一些项目下一年找不到钱,就不得不停止开展。

  南京小萝卜儿童关爱中心专注于青少年素质的提升,中心负责人徐玥告诉记者,从中心创办至今,最大的困难就是缺钱。目前,机构一年申请到的项目经费不到10万元,如果要聘请一年专职员工,那就所剩无几。为了节省开支,中心目前聘请了两名兼职人员,再发动志愿者开展服务。中心现在开展的“爱心小天使”项目,带着孩子们到社区、福利院等地做志愿服务,受到了孩子和家长的欢迎。“做公益是无偿的,但开展各项活动是有成本的。”徐玥认为,草根组织不能完全躺着靠政府、靠社会捐助,自身应该具备一定的“造血”功能。

  采访中记者发现,目前有少数社会组织在进行有偿服务。比如,服务青少年的社会组织在寒暑假开展夏令营、冬令营,收取一些费用。一些开展课后托管,也收取服务费。还有些为老服务,也在尝试收费。“你是做公益的,怎么能收费。”对于社会组织的有偿服务,一些市民表示不能接受。

  市、区政府每年都有一些公益创投资金,但规模小、不够专业化的社会组织很难申请到这笔资金。全市正式注册的社会组织,仅有10%左右能获得公益创投。记者从南京市公益创投协会获悉,近年来,政府对社会组织的支持力度逐步加大。但获得公益创投需要经过严格的评估,评估项目很多,比如,要求社会组织要有专职人员,服务对象要满30人,每周服务不得少于两次;服务人员必须是专业人员,能够提供专业服务等。一些组织并不能达到这些要求,所以很难获得政府的公益创投资金。

  人才匮乏,制约社会组织做强做大

  人才匮乏、流失现象严重,困扰着公益创业的发展。

  去年末,本善社工服务中心的一名“公益哥”转行到了快递业。4年前,这名“公益哥”从一家大型国企辞职,来到本善社工服务中心从事临终关怀工作,但最终还是辞职离开。作为本善社的负责人,高洁对他的离职表示理解。为了稳定现有人员,高洁进行了人力资源设计,把现有人员分为了三个层次:管理层、督导、社工,管理层和督导的工资要高出很多。

  小机构无力聘专职人员,稍有实力的虽请得起人但留不住人。有调查显示,社会组织人员流动率高出企业两三倍,原因是待遇太低。目前,南京公益机构平均工资3000元左右。“工资待遇低、缺乏安全感等因素造成工作人员流动性很大,队伍不稳定无疑会制约社会组织的发展。”南京青年公益事业发展促进会有关负责人表示,这也是我市缺乏叫得响的品牌社会组织的原因之一。

  “创立一家社会组织的难度不亚于创办一家企业。”团市委志工部有关负责人说,一些社会组织难以存活下去,说到底还是人的问题。公益创业光凭一腔热情是不够的,要找准定位,瞄准服务的人群,开发设计出新颖高质量的项目。创办人要有一定的管理能力,能够带领团队提供高效的服务;要有开发社会资源、拓展人脉的能力;还要懂得宣传推广,从各种渠道募集到资金。

  “输血”和“造血”并举

  加强领军人才培养

  “公益创业能够全面培养年轻人的社会责任感、创新能力和实践能力,未来会成为一个庞大的行业。”南京邮电大学社会工作系主任崔效辉说,按照国际上通行的做法,创办社会组织获取资金有3种主要来源,一是政府购买,二是社会捐助,三是有偿服务,比例是约各占三分之一。对于低收入弱势群体,政府要为他们购买服务。而中高收入群体,则应该自己掏钱向社会组织购买服务。针对这一潜在的市场,公益创业者也要运用商业思维,开发出能够让客户花钱购买的服务,从而增加自身的“造血”功能。

  面对资金难题,惠仁社工服务中心曾尝试过在互联网上筹集资金,他们成功运作过一个网上筹资的项目,叫“不老爱情”。由中心的几名大学生志愿者在腾讯乐捐平台上发起,为老年人拍婚纱照。两期活动下来,该项目已募集到11万元公益资金,为37对老年夫妇圆梦婚纱照,其中最年长的86岁。

  崔效辉认为,在社会组织增加自身“造血”功能的同时,政府应该继续为公益创业“输血”,加大购买服务的力度,扶持更多的社会组织壮大。此外,社会捐助的资金这一块也有待提升。目前国内的捐赠主要通过基金会接收。我国目前仅有5000多家基金会,而美国3亿人口,有5.6万家基金会;韩国4300万人口,有4000多家基金会。他建议大力发展基金会去募集资金,进而把资金转给社会组织,由社会组织提供各类服务和援助。社会组织有了足够的资金,能够提高社工的待遇,人才便不是难题。

  为解决人才的问题,今年团市委还成立了南京青年公益学院,专门培养公益领域的青年先锋、青年公益组织的领军人才。近期,团市委创办的第二届青年公益创业领袖营即将开营,培训内容包括素质拓展训练、社团领导能力、团队协作能力、项目设计与管理、公益活动筹款、项目执行与评估、社会工作服务技巧等。有关人士表示,通过这样的培训,将帮助更多的人成为未来的公益行家乃至公益行业领军人物,进而做出品牌做出影响力。

公益创业的盈利以及分配模式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