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用”的文艺青年如何创业

时间:2017-09-17 如何创业 我要投稿

  一个文艺青年是如何开始讲创业、风投以及盈利模式的?

  《作为一个废物我是如何跑步的(附每天都可以放弃的跑步技巧)》、《各种普通食物最好吃的时刻》,曾在网上大火,跟文艺青年挨点边的人都会被刷屏到。

  作者就是张春。而记者在她的新书《一生里的某一刻》全国巡回读者见面会上见到她,聊的却是一款方便普通人在手机上写故事的APP。

  文艺青年也要创业

  喜欢讲故事写故事的张春,做了很多看起来不相干的事。她开在厦门曾厝安的冰激凌店晴天见,下雨天不开,早上不开,每日的特别口味要当日才能决定。

  而这看起来不靠谱的冰淇淋店,在厦门开了3家。张春经常听店里的常客聊天,听着听着,后来就一起成为了做花开及犀牛故事APP的主创。

  而这个散发着小清新气息的APP,除去技术人员,其余的都是写小说、画插画的创作者,用他们自己的话说,都是中小内容生产者。

  一个讲故事的APP也能成功?这看起来不太现实。“我们定义的用户,就是像我一样的读者/作者,无论是否专业,都凭借着真情实感,在庸常的生活里发光的人,有趣的人,在这里相遇。”

  创业也是一种故事

  一个文艺青年是如何开始讲创业、风投以及盈利模式的?我想不出来。张春也想不出来,于是她选择了不说,她说关于技术性问题统统去问犀牛故事的CEO奕雍。而她,负责让别人好好讲故事。

  作为一个知乎知名答主,她在知乎近十万的获赞数中获赞最高的一个问题回答是:“什么是孤独?”她讲了一个有关APP创业的孤独的故事。

  这个故事里介绍了犀牛故事的前世——花开APP的一段有趣的故事。

  故事里,一个因为进度太慢而被开发者自行下架和全员删除的APP,在服务器续费时突然发现还有6个用户在玩。“所有员工自己的手机上都已经卸载了,客户端文件都没有了,全宇宙都没有这个软件了。

  那6个人,还在玩。这6个人,孤孤单单地漂浮在宇宙中,玩着一个已经消失的软件!我们什么都不能做了,连给他们发个推送请个安都做不到了!”结局是“陈king毫不犹豫地给那台服务器续了费。

  只要这六个人还在,就把服务器一直维护下去,因为负载太小,而且再也不会有新用户进来,他们会觉得很流畅很流畅的。”

  9月13日,犀牛故事正式更新。“真事”、“创作”、“游记”、“秘密”四大频道,是张春作为主编设定的跟羊城晚报记者聊了很久的各种故事类型。

  每个人希望记录下来的,无非都是真实的生活小事,天马行空的虚构幻想,通过游历世界去与人交往,以及每个人都有一些可爱的小秘密。

“无用”的文艺青年如何创业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