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危机下,中小企业融资之道

时间:2018-04-25 创业融资 我要投稿

  原全国人大常委、财经委副主任委员周正庆表示,在当前国内外宏观经济背景下,科技创新正在成为中国经济可持续发展最重要的推动力,服务科技创新,服务中小企业是当前包括资本市场在内的提高资源配置效率,更有效地根据实体经济发展的重点。实践证明,通过资本市场利用金融手段和市场发展机制,可以有效地促进高小技术企业全体的发展,支持其中的优势企业做强作大。

  周正庆表示,资本市场对高新技术企业通过点对点的支持,可以培育一批具有较高创新能力的国际竞争力企业,树立起产业转型的标杆,其所显示出来的持续爆发力会激励和引领更多的中国企业成为科技创新的龙头。

  周正庆认为,资本市场还可以发挥以点带面的效应,因为能够上市的科技型中小企业毕竟是少数,但它们的上市效应可以带动风险投资,以及专门针对中小企业、高科技企业的银行信贷工具创新等各种金融支持手段的发展,也可以激发全社会的科技创新、科技创业的热情,从而有效地推动生产方式和经济结构的调整。

  周正庆同时认为,尽管金融主管部门已经采取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但增加资金供给总量对中小企业来说还是不够的,除了资本市场,还要想办法把增加的资金真正落实给中小企业,因此要想方设法调动众多商业银行和金融机构的积极性。周正庆建议,要真正落实支持中小企业,必须从深化改革、转变观念,从管理体制和运行机制上真正解决问题,抓紧修订那些不利于支持中小企业发展的规章制度,制定出鼓励向中小企业增加贷款的新的规定、新的考核标准、新的奖励办法,真正调动起大家支持中小企业的积极性。

  周道炯:当前推出创业板是适时的

  前中国证监会主席,PECC中国金融委员会主席周道炯认为,当前推出创业板是适时的,对于支持中小企业,尤其是高新技术企业的稳定和发展有重要意义,也是落实中央、国务院出台重大措施的体现。至于股指期货也不要“因噎废食”,应选择时机推出,它对于稳定资本市场和防范风险是有一定作用的。

  此外,周道炯认为,美国次贷危机爆发以后,促使人们更加深入地思考虚拟经济与实体经济的关系问题。现在人们对虚拟经济的消极作用谈得比较多。对这个问题要全面地看,就中国而言,既要充分地认识到虚拟经济存在的风险,又要更多地研究在中国发展虚拟经济的积极作用,使它更好地为实体经济服务。

  陈耀先:“4万亿”可能加重中小企业融资难

  中小企业融资难是一个长期没有解决的问题,甚至越讨论越难。中国证券登记结算公司董事长陈耀先认为,应该在市场找到一个突破口,否则将来采取什么办法都没用,指望放松银根,希望银行增加短期投资,也未必能解决。他解释,目前中央银行负债资产业务,所有金融机构存款里大概58%—60%放到中长期贷款里面,大企业、中企业资金也发生了困难,这时中小企业更拿不到钱。

  陈耀先认为,国家的4万亿元投资对中小企业来说有可能会造成进一步的融资难。4万亿元投资拉动以后,就是启动投资,增加出口,这样可能成效就来得快,虽然能为GDP创造数据,还是解决不了中小企业融资问题,因此有可能投资拉动起来以后,能源、原材料、电力,包括货币都会紧张起来,进一步使中小企业融资更加困难。

  陈耀先总结,在金融危机面前,中国还是要抓住机会,利用市场的手段,大力开展资金融资,解决好企业增长、中小企业融资的渠道,这是抗击金融海啸的最好对策。

  屠光绍:努力为中小企业融资搭好桥

  目前,中小企业融资的意愿和呼声非常高,金融业想支持中小企业发展的心情也比较迫切。但是,为什么金融和中小企业的对接还不尽如人意,中小企业融资多年来还是那么困难?上海市委常委、副市长屠光绍认为,这里面涉及到怎样在金融市场、金融业服务和中小企业之间能够更好地搭起桥来,使融资之车在这座桥上能够畅通地运行,因此,必须在两者之间搭好四座桥。

  首先是信贷支持的桥。其次是搭好股权投资的桥。三是搭好债券融资的桥。第四是股票融资的桥。屠光绍认为,股票融资对于整个融资体系的建设,起着一个基础性的支撑作用,因此要在已有的基础上加快建设多层次的资本市场体系。中小企业通过资本市场上市,首先有利于中小企业的公司治理结构,同时又增加资本金的支持,它又会带动信贷的进一步扩大,带动股权投资,使私募股权投资和VC有了更好的退出渠道。因此,多层次的市场体系建设,会改善中小企业融资的基础和进一步拓宽融资渠道。

  陈东征:辩证认识资本市场的作用

  在目前发生的金融危机中,资本市场对虚拟经济在缺失有效监管状态下,巨大的杠杆作用产生了毁灭性的效应,并迅速波及到实体经济,使得一些人对资本市场“谈虎色变”。陈东征认为,资本市场本来就是一把威力巨大的“双刃剑”,我们在亲身体会到金融危机巨大破坏力的同时,也应该清醒地认识到,在有效的监管条件下,资本市场对实体经济发展的巨大推动力。陈东征表示,中国的上市公司和上市机构的整体状况是好的,中国完全有条件和能力进一步发挥资本市场在整个体系中的作用,为中国的中小企业,特别是科技型高成长的创业企业,创造出更好的生存、成长和发展的环境。

  陈东征认为,此次全球性金融危机的爆发,再一次印证了资本市场风险位居各类风险市场之首,因此稳定是当前资本市场的首要任务,但是如何实现资本市场的稳定,是对政府和监管机构智慧和能力的考量。资本市场可承受风险的不断释放恰恰是我国金融体系整体安全所必须经历的过程,不能希望在控制所有风险之后再推进资本市场的发展,而是应该在发展进程中不断完善风险控制机制。

  厉以宁:成立专门调节基金 收购优质公司股票

  著名经济学家、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厉以宁呼吁,要鼓励优质的企业和投资者向那些有潜力的中小企业参股投资,银监会可以根据当前的形势,放宽那些对风险可控的、准备向中小企业投资的企业的长期限制。为了发展资本市场,政府可以借鉴1997年香港应对亚洲金融危机的经验,成立专门的调节基金,择机收购优质上市公司的股票,并且在收购之后三年内不转让。为了帮助中小企业,政府的订货应该遵循公开、公平、公正的原则,不应当排斥中小企业。此外,创业板也应当择机推出,支持中小企业科技型的企业上市,但一定要防止利用创业板进行投机活动。

  资本市场在帮助中小企业发展时,应着力在帮助中小企业做精、做强、做稳、做大。厉以宁认为,目前国家增加基本建设的投资是重要的,但同时也要牢记两点:一是基本建设的投资有利于长期的发展,但在短期内对扩大内需的效果不明显,因为必须通过支付工人工资才能体现;二是应该考虑从几万亿元的投资当中拿出一部分,作为政府投资直接注入到效益好的企业中去。

  刘纪鹏:危机面前抓住机遇启动内需

  当前的危机对我们来说是危机还是机遇?不同的结论有不同的对策,不同的对策会导致不同的结果。著名经济学家、中国政法大学教授刘纪鹏认为,美国的危机是中国千载难逢的机遇,而不能总把问题归咎于美国次贷危机,应该反其道而行之,升级中国制造业和扩大内需。

  刘纪鹏认为,如何扩大内需,不仅要考虑到基础设施,更重要是启动民间资本。在金融危机的背景下,应该形成财政投资搭台、民间投资唱戏的框架,以小博大。民间资金启动非常关键,因为它不仅解决资金来源,更重要的是民间投资有效了,才能调整中国的制造业产业结构,才能使资金流到最需要的地方去。

  他给出了金融发展的两条建议:

  一是必须把银行放开。要解决此次中小企业融资难的问题,首先要打破银行组织体系的垄断。各地的商业银行对当地中小企业很了解,了解他们的风险,如果银行体系放开,他们很愿意启动资金。刘纪鹏透露,最近已写了一个报告,建议第一批应该在民间搞500家股东银行。

  二是建立多层次的资本市场体系。现在是推出新三板和场外交易市场的大好时机,因为这个市场目前暂时没有很多的融资。在这种背景下,要把新三板纳入监管体系之内,在深交所的技术支撑和证监会的统一监管下,创业板也就可以适时推出。

金融危机下,中小企业融资之道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