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间融资的坎坷历程

时间:2017-09-09 创业融资 我要投稿

  自改革开放以来,随着国家对民间资本的态度和政策的变化,中国的民间资本的命运也起起伏伏,经历了一个兴起、蓬勃发展、遭受打压、而后又逐渐复兴的道路,在农村,这种路径的轨迹更为明显。

  一、兴起

  20世纪80年代,农村经济体制改革初见成效,摆脱了计划经济束缚的农村商品经济开始对融资有了需求,1983年,黑龙江、辽宁、江苏等地的一些乡村,通过清理整顿集体财产,利用所统筹的集体资金在集体经济组织内部进行融资。

  1984年,河北康宝县芦家营乡正式建立农村合作基金会起,到1986年末,黑龙江、辽宁、湖北、浙江、广东、四川、江苏等农村社区的融资活动都有一定的发展,初具农村合作组织的雏形。中央政府认可这种融资方式,1984年中央1号文件“允许农民和集体的资金自由的或有组织的流动”。1985年的中央5号文件更明确地对“发展多样化资金融通形式”予以肯定。1986年8月中央指出:在不开展存贷业务的情况下,这种内部融资办法可以试行。后来又指出信贷业务可以由中国农业银行予以指导。

  二、蓬勃发展

  1987年黑龙江尚志市、河北玉田县、山东平度市、广西玉林市、四川广汉市等地根据中央5号文件进行了农业合作基金会的规范化试验。

  1991年11月,中共中央十三届八中全会要求各地要继续办好农村合作基金会。同年12月,农业部发出了《关于加强农村合作基金会规范化、制度化建设若干问题的意见》。此后,农村合作基金会迅速发展。到1992年,全国已建立的以农村合作基金会为主要形式的农村合作组织,乡镇一级有1.74万个,村一级有11.25万个,分别占乡(镇)总数的36.7%和村总数的15.4%,年末筹集资金164.9亿元。

  1993年,农业部正式确定了农村合作基金会的性质和宗旨。认为“农村合作基金会是在坚持资金所有权及其相应的收益权不变的前提下,由乡村集体经济组织和农户,按照自愿互利、有偿服务的原则而建立的社区性资金互助合作组织。1992年邓小平南巡讲话后,农村合作基金会也迅速扩张,开始办理非会员及所在区域以外的存贷业务。

  三、危机爆发 遭受打压

  1996年国务院出台《关于农村金融体制改革的决定》,对相当多的合作基金会以招股名义大量吸收居民存款,入股人不参加管理、不承担风险,违法经营,风险巨大的现实状况,提出要整顿农村合作基金会。

  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爆发,为防范金融风险,中央决定全面整顿农村合作基金会。由于政策突然收紧,农村合作基金会内部的矛盾表面化,1998年各地普遍出现了挤兑,四川、河北等地出现了较大规模的挤兑风潮,甚至危及农村社会的稳定。

  1998年7月中国人民银行发布《非法金融机构和非法金融业务活动取缔办法》,除部分小额信贷、不计息的亲友借款之外,其他非正规金融组织或活动均属非法。

  1999年1月,国务院正式取缔农村合作基金会。

  从此,民间金融及其融资基本上处在非法状态。但是由于农村资金供需缺口较大,民间融资在中国农村比较普遍地存在,而且是农村融资的主渠道则是不争的事实。据研究,中国2.4亿农户只有15%获得过正规金融机构的贷款,其余85%都是通过民间借贷融资。

  四、复兴

  2006年12月,银监会发布《调整放宽农村地区银行业金融机构准入政策的若干意见》,首次允许产业资本和民间资本进入农村金融领域,并提出要在农村增设村镇银行、贷款公司和农村资金互助社等三类金融机构。

  2007年3月1日,中国第一批四家农村新型金融机构挂牌成立,他们是吉林省盘石融丰村镇银行、吉林东丰诚信村镇银行、四川仪陇惠民村镇银行、四川仪陇惠民贷款有限责任公司。

  2007年3月9日,中国第一家全部由农民自愿入股组建的农村合作金融机构——百信农村资金互助社在吉林四平梨树县闫家村正式挂牌营业。

  截至目前,共核准114家新型农村金融机构开业,其中村镇银行96家,贷款公司7家,农村资金互助社11家。共吸收股金42亿元,存款余额88亿元,贷款余额61亿元,其中农户贷款和小企业贷款余额占贷款总额的92%。

  2008年5月4日,央行银监会联合发布了《关于小额贷款公司试点的指导意见》,为民间资本进入金融业领域打开了一扇大门。

  自1978年起的农村金融的改革,基本上是政府主导的以正规农村金融机构(农行、农发行、农信社)为核心的改革,来自民间的非正规的金融机构(农村合作基金会)仍然是处于一种补充的地位,决策者希望放开民间资本能够活跃农村经济,但是由于缺乏有效的监管,导致了风险的积聚,最后在恶劣的外部经济环境刺激下爆发挤兑风潮,严重威胁到了社会的稳定,使得最后国务院不得不下令取缔农村合作基金会,而在现在全球金融危机的影响下,为了实现中国经济的战略转型,拓展国内的消费市场,监管层再次放开民间资本的流动,民间资本的两面性由此可见一般:放得宽了,容易积聚风险,冲击整个金融体系,甚至威胁到整个社会的稳定,抓的太死,有限制了民间资本的流动,不利于农村经济的发展,而且是在变相催生高利贷这样的地下金融。

  中国民间金融就是在这样跌跌撞撞的情况下一路前行,从大的趋势来看,伴随着民间财富的增加和中国金融体制的逐渐开放,民间资本必定要逐渐的活跃起来并进入到金融领域中去。对于中国的经济转型来说,只有充分的调动起这巨额的民间资本,才可能实现经济战略转型的目标。

中国民间融资的坎坷历程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