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融资链条牵制生物技术产业

时间:2017-05-09 创业融资 我要投稿

——访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产业经济研究部副主任李志能

  “有的地方生物技术发达,但不一定能发展出成熟的生物产业;反过来,有的地方也许没有很强的生物技术,但是却能拥有发达的生物产业。我认为,生物产业肯定不只是科学家的事情。”6月17日,在第一届中国生物产业大会生物产业投融资和知识产权保护论坛上,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产业经济研究部副主任李志能研究员告诉《科学时报》记者,一个成功的生物技术产品,一般要花20年时间才能完成商业化,这中间充满了不确定性,如何让各种利益相关体有效发挥作用,是当前值得深入研究的问题。

  集群是生物技术产业主要组织形式

  李志能认为,美国一直把生物技术(BT)作为基础性和战略性产业加以支持,是现代生物技术产业的发地和领导者。因此,研究美国生物技术产业的发展和组织状况,具有特殊意义。他说,集群是美国生物技术产业组织的主要形式,由于生物知识和技术仍处于摸索阶段,还没有形成完整体系,美国生物技术产业的集群倾向异常明显,主要集中在九大都市区:波士顿、旧金山、圣地亚哥、北卡三角研究地带、西雅图、纽约、费城、洛杉矶、华盛顿—巴尔的摩等。除了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的资助额度以外,九大BT产业集群的相关活动平均水平,至少是其他城市相应数字的10倍以上。

  美国生物技术产业为何呈现出集群倾向?李志能认为,一是因为生物技术产品和服务创新的成本昂贵、风险大、周期长,充满不确定性;二是由于生物技术产业远未达到临界状态,新知识、新方法、新领域层出不穷,相关人员必须相互学习,才能保证知识及时更新;三是生物技术企业之间经常需要通过分工配套、合并重组,以此进行定位和增强竞争力。也就是说,产业集群化是一种有效的避险机制和竞争利器。

  通过大规模投入生物技术开发和产业化,美国发动了生物科技革命,从欧洲手里抢走了生命科学领域的传统霸主地位。从就业、收益、上市公司数量和市值看,美国的生物技术产业都是欧洲的3倍左右,这一差距仍在不断扩大;从生物技术基础研发的投入角度看,美国仅联邦资金的投入2005年就达300亿美元,约为欧洲国家投入的10倍,日本的20倍;从知识的产出看,当前Nature和Science等世界最权威的自然科学杂志中,90%的文章是关于生命科学研究的,其中90%是美国研究机构产出的;从研究方法和研究领域看,当世界其他国家刚开始推广和应用基因工程技术时,美国已完成了从个体基因到以生物系统为研究对象的转变,今天的美国更已提前进入以各种前沿科技融合为标志的第三代生物科技革命,美国的BT产业已与计算机技术、生物芯片技术、组合化学合成技术、纳米技术、高通量筛选技术等迅速融合,开辟了很多全新的领域。

  “美国生物技术产业已在世界上确立了绝对优势,与其他国家生物技术产业的竞争已不在一个层面上。”李志能说。

  风险投资网络是关键

  李志能告诉记者,美国九大生物技术产业集群成功聚集生物科技的必要条件是,它们都离世界一流学术研究机构很近,如哈佛、MIT、波士顿大学等,且都分布在波士顿环剑桥地区。这使波士顿地区成为美国获取NIH资助和建立R&D联盟最多的地方。此外,旧金山是斯坦福大学和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所在地。圣地亚哥的BT企业都聚集在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Salk Institute和Scripps研究学院周围……

  然而,有了人才池,还不足以形成生物技术产业的集群。“在美国九大生物技术产业集群中,人们认为发育最好的是旧金山。”李志能说,旧金山生物技术产业最明显的优势,是云集在斯坦福大学旁Sand Hill路的风险投资公司。在与波士顿128公路竞争谁能成为美国高科技活动的主导者的比赛中,风险投资产业帮助硅谷取得胜利,同样也为硅谷的生物科技革命提供了资金。目前,硅谷的生物风险投资产业,实际投资规模比居第二位的波士顿的数据高出50%以上。

  “技术不能自动变成产业,风险投资家在BT技术商业化过程中的功劳不可磨灭。迄今为止的生物科技发展的历史表明,生物技术产业的成功,最终取决于金融而不是科学。加州风险资本的实力,使旧金山比波士顿在BT方面超前了20多年的时间。”李志能说。

  龙头企业是支柱

  当前美国主要的生物技术产业集群,都有至少一个商业化相当成功的龙头企业,如硅谷有Genetech和Chiron。圣地亚哥的龙头企业是IDEC医药,和Genetech公司合作创造了世界第一个单克隆抗体药物Rituxan。西雅图最大的BT企业是Immunex,之前则是Amgen。Celera和人类基因组科学公司,曾是华盛顿和巴尔的摩基因产业集群的领袖。

  李志能说:“在把著名研究机构周围的新创企业转变为真正的地区性生物技术产业集群方面,龙头公司起着画龙点睛的作用。其他许多地区虽有优秀的科研中心,但只能靠运气才能得到一次商业的巨大成功,真正带出一个地区性的产业。”

  李志能认为,总体上看,虽然当前生物技术产业还处于“扔钱”阶段,新技术范式正在探索之中,成功的药物也还局限于少数蛋白质药物,总体产业规模还相对有限,何时发展为支柱产业仍不确定,但“中国在这样的国际环境下,还是有迎头赶上的机会”,李志能告诉记者,从生物技术产生到最终商品化是一个接力棒的过程,中国需要良好的投融资环境,而这需要政府、企业和科研机构相互协调,真正建立起顺畅的投融资链条。

投融资链条牵制生物技术产业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