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火烧毁26年家产 千万富翁重摆地摊

时间:2017-06-15 小本创业项目 我要投稿

1982年,21岁的陶金发从浙江农村来武汉汉正街摆地摊。20多年来,他已身价千万。2009年2月5日,汉正街大火,陶金约1000平方米的商铺、仓库化为灰烬,千万资产灰飞烟灭。2月9日,他又重新回到人生起点,再次成为汉正街的地摊小贩。

1988年,从亲戚处借了3000元交了订婚的彩礼钱,与绍兴姑娘金美香结婚。

1992年,在汉正街结识年过七旬的孤寡老人,两人亲同父子,对方将自己2平方米摊位让给他,从此结束流浪摆摊的命运,人生开始转机。

1994年,成为台湾某饰品公司湖北代理商,开始高端饰品业务。其在汉正街的经营面积从2平方米扩大到13平方米,然后至50平方米。

2001年,搬到汉正街武房1号楼塑料玩具和工艺品市场,铺面逐步扩大到近千平方米。

2002年,南下广州,兼职广州一饰品公司的国内销售部经理,年薪27万。2年后回到汉正街与妻子重操旧业。

2008年6月,重新装修一楼400多平方米铺面。

2008年12月底,重新改造和装修完毕二楼400多平方米展示厅。

2009年2月2日,牛年开张营业。

2009年2月5日,汉正街大火,约1000平方米的仓库和铺面化为灰烬。

2009年2月9日,重新在汉正街摆地摊。

2月5日汉正街大火烧了2000多平方米,其中饰品大王陶金发损失最大,约1000平方米商铺、仓库化为灰烬。陶金发在汉正街26年打拼积累的千万资产转眼间灰飞烟灭,重新回到人生起点,再次沦为汉正街的地摊小贩。

凌晨起床马路占摊位

昨日凌晨2时,汉正街大火受灾户陶金发的几个员工努力睁开疲惫的双眼,踏着夜色,赶到失火大楼附近占地摊位,结果大吃一惊:狭窄的道路两旁早已睡了许多横七竖八的占摊人。

2月5日,汉正街武房1号楼塑料玩具和工艺品市场发生大火,一至三楼全部烧尽,过火面积达2000平方米,陶金发约1000平方米的铺面和仓库毁于一旦。

因大火后无处经营,不少受灾户和附近商贩开始在马路上摆摊。陶金发一家也加入这支摆摊大军。

两个小时后,天还是黑沉沉的,陶金发的妻子金美香和儿子起床,和其他40多个员工一起手提肩挑,拿着从废墟中用手刨出的耳环等饰品,在早前占的狭窄摊位上摆开。因为地盘,他们和旁边的摊贩吵了起来,对方甚至还动手打他们21岁的儿子。

这是陶金发家第三天开始这种地摊生活,每天从早上4时摆到晚上7时。生活给中年男人陶金发开了一个大玩笑。26年前他为讨生活,一贫如洗来汉正街摆地摊,终至资产上千万,一场大火又将48岁的老陶打回原点,他又重新沦为地摊小贩。

昨日正午,气温上升至29℃,阳光下的汉正街人潮涌动,更热。武房1号楼烧得黑的外墙边,几十个工人正小心翼翼拆除被烧坏的门窗。

隔离板外,操着不同口音的人川流不息,经常有骑摩托车者在人流和三轮车的夹缝中动弹不得,不耐烦地使劲按喇叭。他们的头顶上,蜘蛛网般的电线搅在一起。不时有商户和过往的行人翘首远观,小声感叹,“哟,都烧穿了。”

金美香和员工一直守着地摊,她偶尔直起身子,别过脸去,悄悄擦拭眼角的泪。

带着梦想闯荡汉正街

1978年,浙江绍兴县孙端镇许家村的陶金发,初中毕业。因家里兄弟姐妹5个,上面还有老奶奶,全家8个人吃饭,负担很重,他开始到远在10公里外的绍兴冷冻厂批发棒冰卖,贴补家用。

与此同时,1979年武汉市口工商局向103个返城青年、城市无业人员核发了103张工商营业执照。他们成为武汉第一批闯市场新路的探索者。这年武汉决定恢复发展个体经济,批准口区重新恢复、开放汉正街小商品市场。这条狭窄的汉口小街,冲破几十年计划经济的桎梏,成为中国探索市场经济的试验场之一。

1982年,21岁的陶金发满怀梦想,揣着母亲借来的1000元钱,跟着一位老乡来到汉正街,成为第一拨到汉正街淘金的外地商贩。因无合法执照和固定摊位,他在汉正街四处流浪摆地摊。

年轻的陶金发从老家购进牙刷、网兜等小商品到汉正街销售。一支牙刷进价五六分,卖八分钱,赚两三分。就这样起早贪黑,勤扒苦做,一分一分地赚,一年下来赚几百元钱,这些钱大都补贴家用,所剩无几。1988年他订婚时女方家要3000元彩礼,自己拿不出钱,最后全部从亲友处借款才顺利完成结婚大事。

贵人相助人生现转机

摆了多年地摊,陶金发一直在为生存而奔波。直到1992年,他结识了一位当了15年兵后又坐了13年牢的王姓孤寡老人,人生开始了转机。

陶金发和老人情同父子,有什么事就跟老人商量、请教,一家人和老人吃在一起,唯一的儿子也由老人一手带大。几年后老人将自己2平方米摊位让给陶金发,自己悄悄离开了汉正街,从此音讯全无。

大火烧毁26年家产 千万富翁重摆地摊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