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人创业项目

时间:2017-05-28 开店项目 我要投稿

  有没有懒人也可以赚钱的项目?那么有哪些是合适的?

懒人创业项目

  高校“懒人经济”持续火爆 020创业项目瞄准“懒人”市场

  现象

  高校“懒人经济”遍地开花

  “葛优瘫”一度成为“懒”的代名词。一提到“懒”字,人们都会想到“偷懒”、“好吃懒做”、“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等等贬义词。长期以来,“懒”给人们的印象一直都是负面的。但从另一方面讲,正是因为这种“偷懒”思维,让生活变得越来越方便、舒适。

  传统的快递、外卖业务已经满足不了大学生的需求。“校园快递极少 送货上门 ,每逢特卖日,快递点的快递都堆成小山了!这样不仅要大老远去取快递,还要找快递,人多的时候甚至要找半个小时,确实挺麻烦的。”记者在大学城遇到冒雨取快递的小宁,她是“代拿快递”小分队的一员。她告诉记者,尽管现在某些快递公司开始使用“蜜蜂箱”,但还是有同学嫌麻烦,“2元小件5元大件”的代拿快递业务每天能接过百单。

  “我们学校勤工俭学部门和一个创新创业项目合作设立了 校园快递流动站 ,学生负责快递分类与协助签收。一般员工12元/小时,店长13元/小时,工作还算挺轻松的。”华南农业大学张伯坚曾是“校园快递流动站”的一员,他告诉记者,这种快递站业务既减少了快递员分拣、签收时间,也让学生取快递的时间更宽裕、找快递也变得容易。

  “懒人经济”催生下,互联网餐饮改变了大学生吃饭的方式。动动手指下个订单,成品或半成品食材一小时内完成配送,和下课的学生们一起“到宿舍”,比泡个面还要简单。记者在调查中还发现,大学生的微信中还有卖水果、卖零食、卖夜宵的微商,他们会不定时在朋友圈里发布美食图片和价格,学生可以在线下订,由商家配送;也有“水果群”、“早餐群”、“打饭群”、“送药群”等微信群,学生发布任务,提供的赏金足够,就能找到人把要买的东西送到宿舍。

  同时,食堂外卖持续火爆,部分高校的饭堂也增设外卖业务“抢客”。据了解,华南师范大学学六食堂、广东金融学院北苑饭堂、广东省外语艺术职业学院饭堂等高校饭堂已接受外卖订单,部分高校勤工助学服务中心还帮忙聘请学生外卖配送员。

  对于一些时间充裕的学生来说,帮忙跑腿成了闲暇时的小兼职。“也不全是为了 赚钱 ,互帮互助各取所需嘛!”Ade同学在跑腿业务群上表示,“特别是帮忙买药、取资料之类的,帮到别人自己也开心。”

  问题

  业务范围扩大触及法律校规底线

  随着打着以“为大学生服务”名堂的业务蓬勃发展,“代拿、代买”群渐渐成了滋生“代课、代做作业”业务的温床。

  记者在qq群搜索输入“代课”后,发现众多广东高校都有各自的代课。群标签写着“2017年5月3日建群”的“暨大代课群”,2天后人数已增至403人,群公告写着“代课、体测、作业、实验实习、网络课程……你想得到的、可以代做的都可以接”;而建群时间为“2017年3月30日”的“中大兼职代课群” ,则需要交纳1.1元进群费,但记者看到群人数已有952人……记者调查发现,代课“市场价”为15元/课时,体测代跑价格为50元/次。群管理员含糊其辞,需要记者出示学生证等材料作为身份证明。

  依然有不少学生认为,代课、代作业有时只是情急之举,渴望被宽容。“面临实习与上课之间的选择,尤其是选修课,部分学生为规避老师随堂点名抽查的逃课风险, 请人代一两节课也无可厚非。”广东某重本高校的谢同学认为,同学希望把时间花在自己觉得更有价值的事情上。

  观点

  花钱买时间买舒适是否值得鼓励?

  高校“懒人经济”的背后,是花钱买时间、买舒适的时间管理思维。

  独立媒体人袁岳认为,新懒人经济下的90后懒人其实是:“勤职业懒家务”,他们消费能力很土豪,在赚钱这件事儿上,也一点都不懒。

  “ 懒人经济 某种程度上反映了大学生生活的不便利,以 让社会更便利 为契机创新的商业模式,让大学生从自己所处群体的角度寻找 卖点 ,培养创业思维。”某高校创业孵化器成员坦言,很多020创业项目都瞄准“懒人”的市场。

  华南农业大学一位朱姓辅导员认为,有需求就有商机,凡事不是除了鼓励就是禁止,也有中间地段。“别人付出了劳动,收取相对的报酬没有问题,但是不能触犯规章制度,这是底线。谁没有偶尔一两次不方便的时候呢?”

  华南理工大学的小张是手游“代练”,他比较说:“生活和玩游戏其实差不多,有钱花钱,没钱花时间。就像找代练升级和充钱玩游戏,自己认为值就值了。”

  在专家看来,“懒人经济”盛行的原因有三:一、大学生对新事物接受度高,新兴的购物方式在大学能很快流行;二、一些大学生没能适应“放养”的生活方式,沉迷于网络,缺乏自律;三、一些大学生会衡量时间与效益,相比之下他们更愿意花有限的时间做自己觉得更有意义的事情。

  也有专家分析称,大学生的许多跑腿需求实际上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习惯的延伸,长此以往,容易造成与现实社会脱节,影响精神状态和社交能力,值得警惕。

  创业点子:让想赚钱的人去为懒人和忙人“服务”

  第一类:懒人。确实,即使没有大数据做支撑,我也相信懒人的钱至少比勤快人的钱好赚。我本身就属于懒人这一类,平时宅在家里,吃饭都懒得出去吃,通常都是叫外卖。可是外卖的时间固定不了,有时餐是送来了,人已经饿得不行了,基本上达不到我的要求。因为对于懒人不可能花那么多时间去收集那么多的餐馆信息。没办法,自认倒霉吧,谁叫我心甘情愿沦落为懒人呢?当然,作为懒人的代价是:我必须支付更多的钱来享受这种“懒”。

  第二类:忙人。对于那些晚上9点还在办公室加班的都市小白领们来说,时间似乎是不够用的。工作占据了他们大部分时间,那么他们是乐意付费让其他人帮他们完成一些琐碎的事情的。

  第三类:想赚钱的人。这个似乎不太好理解。我们怎么能够从那些正好也想赚钱的人身上赚到钱呢?其实这并不矛盾。你想想,如果能够为他们提供一种赚钱的方式,他们赚了钱,我们从中拿取一部分,这是非常合理的。

  那么可不可以把这几类人的钱一并赚了呢。有可能。为什么不让想赚钱的人去为懒人和忙人服务呢。想赚钱的人赚到了钱;懒人、忙人的需求满足了,岂不是一举两得。应该叫一举三得,因为最终我们同时也把这三类人的钱给赚到了手。前提是,我们提供这样一个平台:懒人、忙人可以在这个平台上发布需求,想赚钱的人可以接取他们发布的需求并提供相应服务。

  如果有这样一个平台,结合移动互联网的应用场景,我是极其愿意用的。想象这样一个场景:比如在家里上网打游戏,突然想喝可乐,或许再来点薯片,我肯定不想中断我正在做的事情专门下一趟楼买零食。何况我是懒人!

  最好的场景是,拿起电脑旁的智能手机,打开某个应用软件(假设这个软件叫"F"),然后我通过"F"发布了我的需求,并设定时间半个小时以内送达,或许这需要我花费一些额外的成本。同时,在附近的另一端,某个想赚钱的童鞋在他的智能手机上查看到了我的需求,并愿意为我提供服务。这样一来,一桩你情我愿的买卖就通过F做成了。

  当然这样的模式当然可以复制到忙人,都市白领等。服务场景也不只是买包薯片、可乐这么单一。我认为手机应用模式越单一越好,服务涉及范围则可以很广。如果我只能在一个手机应用上订餐,那么想吃零食了怎么办?想在超市买水果怎么办?那是不是我要下载更多的应用才来满足我的需求呢?

  很多手机应用提供的服务非常单一。比如说送餐的App就有好几个,同质化太严重,应用场景太单一。造成这种原因很大程度在于这样的App需要和线下商家合作。没有商家,就没有服务。那么可不可以去商家化呢。就像刚才臆想的手机应用“F”,它大概不需要和商家合作。"F"的一端是有需求的用户,另一端是想赚钱的用户。当然这两种情况也可能同时发生在同一个人身上。理论上讲,这样的服务是能保证效率的,这和商家提供的一对多服务不同,这是一对一的服务。同时,它可以满足用户不同方面的需求,因为只要你愿意,你可以尽可能地发布你的各种需求,总有想赚钱的人来为你提供相应的服务。缺点是你可能会因此额外付一些费用。

  如果真有这么一款应用,我是乐意接受的。毕竟,它可以满足我生活中的需求;在我愿意的时候,我还可以为我附近通过"F"发布需求的人提供类似服务来赚钱。老实说,我可不愿意过那种朝九晚五的生活。

懒人创业项目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