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女性创业小故事

时间:2017-09-08 女性创业 我要投稿

  我,一个努力的80后姑娘。从小看着工薪阶层的爸妈怎样辛苦养育自己,就一心想着长大后无论工作还是结婚,都要靠自己。日语专业毕业后机缘巧合进了世界500强的美国IT公司,从电脑“小白”到精通网络数据流量分析和各种软硬件故障排查。除了日语,还锻炼出了一口流利的英语。事实告诉我,只要你用心,nothing is impossible。很幸运,凭借着自己和另一半多年来的努力,2011年,我们如愿地靠着自己结婚了。虽然小家只有区区50平不到,但是很幸福,很温馨。

  2012 年的时候,意外得知自己要做妈妈了,一下子有点手足无措,但仍满心期待。可是问题也来了,谁来带孩子呢?IT公司的特点就是整天推着你去学习新的东西,迎接新的挑战。宝爸的工作比起我更是忙上加忙。父母年纪虽还不算太大,帮着照顾小朋友的衣食住行到幼儿园应该没有问题。可是由于“隔代亲”的溺爱娇惯出来的王子公主病,3年后谁来埋单?孩子的成长只有一次。考虑再三,我再一次决定“靠自己”。忍痛告别了自己的第一份事业,专心回家做个待产妈妈。“科学育儿” 的理念如时代标签一般紧紧地贴在我身上。整个孕期啃了各种怀孕和育儿的书籍,每天穿梭在各大母婴社区论坛中,从衣食住行各方面学习,提问,久而久之自己好像已然是个经验丰富的妈妈了。

  我坚持要给宝宝睡自己的小床,一来大人小孩都睡得自在,二来还不用面对长大后的分床难题。但是在购买婴儿床的问题上,我彷徨了。国内可以讲得出品牌的婴儿床少之又少,商场里平淡无奇的小床价格却让人实在无法下手。淘品牌倒不少,价格低至3,4百高至上万的都有,可是之前各种不快“经历”让我对国产产品只能望而却步。害怕有味道、又怕原料和做工都不过关。既然已经给不了干净的空气和水,每天睡觉的床一定要保证安全。国内又没有什么进口品牌可选,出于无奈最后我还是决定“海淘”, 结果经过漫长的等待,宝贝的床就这样漂洋过海来到了我们身边。在整过程中,我发现好用的让人放心的婴童产品对每个家庭来说太重要了,一来不用花大量时间在各大品牌里比较来比较去,二来也不怕买了很多不实用的东西。作为妈妈,我想把最好用的东西推荐给身边每一个人。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一个问题不停地在我耳边回绕:“我能不能把这个愿望变成一件具体事情去做,同时又能兼顾到带孩子呢?”

  “黄焖鸡”品牌的混杂以及部分连锁加盟的无序,使得不少店面看起来只是想在这场迅速升温的盛宴中狂捞一笔就撤。

  曾连续3天在不同的店里吃黄焖鸡米饭,店面都不大,装修却还讲究,看起来比较干净,每份价格大多在15-20元,生意都非常好。而随着深一步了解,黄焖鸡米饭一时风靡的背后也存在着诸多隐忧,比如品牌繁多、无序加盟,甚至有的连食品安全方面都无法保证。这不仅让人想起近几年也曾经风靡一时的掉渣烧饼和大脸鸡排,极度繁荣过后,幸存者已寥寥无几。新兴的黄焖鸡米饭又能火多久呢?

  遍地开花,黄焖鸡米饭的兴起源于济南。

  上世纪30年代,黄焖鸡曾是济南老字号“福泉居”的一道招牌菜。风靡二三十年后,随着饭店的变迁、衰落,黄焖鸡也渐渐被世人遗忘。在黄焖鸡创始人的后人杨晓路看来,几十年来虽然黄焖鸡名声大减,但它从来都不曾消失,而是以其他名字一直存在于不少饭店中。

  2011年,一直看好快餐业前景的杨晓路逐渐意识到,黄焖鸡制作简单、特色鲜明,而且具有广泛的“群众基础”,于是,当年6月,杨晓路与人合伙在济南开设了第一家“杨铭宇黄焖鸡米饭”。从那一刻起,黄焖鸡又开始在济南“大行其道”。很快,杨晓路注册了商标“杨铭宇”,并成立了餐饮公司,集新产品研发、接受加盟、统一配送为一体的经营模式正式开始。

  然而,由于制作简单、技术门槛低,加之黄焖鸡本身就是济南当地饭店的一道名菜,很快在济南的街头便出现了多家黄焖鸡米饭,而且同样走的是招商加盟、全国扩张的路子。于是,从济南到南京、杭州、郑州、北京……“杨铭宇”“泉聚阁”“美膳阁”“翰香原”“润仟祥”“韦亮记”“朱记”等各种品牌的黄焖鸡米饭开遍大江南北。

  “我每隔一两天都会来这里吃一次,到大饭店吃太贵,盒饭价格也不便宜了,而且不实惠。在这里吃,起码有肉有饭,而且既快捷又便宜。”在郑州市农业路上一家某品牌黄焖鸡米饭店里吃饭的小王称,他上班的写字楼里有很多像他这样的年轻人,一到中午就发愁吃什么,所以他在这里经常能遇到熟人。不过他也称,吃得次数多了,肯定也会烦。

  黄焖鸡米饭的火爆程度不仅仅表现在小王这样的上班族身上,黄焖鸡米饭在学校周边也很火爆,几乎成了学生们的“二食堂”。

[80后女性创业故事]相关文章:

80后女性创业小故事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