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商业创业指导策略

时间:2017-09-01 女性创业 我要投稿

  当苏珊妮·谢(Suzanne Xie)辞去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资产管理工作专注于她创办的企业时,她还申请了星巴克(Starbucks)兼职店员的工作,因为她觉得,自己可以用这种方式获得这家咖啡连锁店提供的医疗保险。事实证明,申请遭拒对她来说是因祸得福,因为这意味着她可以把更多的时间投入到她刚刚开展的业务上。一年后,她和自己企业的合作创建者将Weardrobe(一个在线“时尚潮人”社区)卖给了一家后来被谷歌收购的公司。

  在“女性创业:创建、领导以及扩展新风险企业”(Women in Entrepreneurship: Starting, Leading and Growing New Ventures)的小组讨论会上,来自纽约的苏珊妮·谢和另外4位充满活力的创业企业家谈到了她们对商场的见解和在商场冒险的经历,这个小组讨论会是在费城召开的“第12届商界女性沃顿年度研讨会”(The 12th annual Wharton Women in Business Conference)的一部分。虽然演讲者背景各异,而且来自不同的行业,不过,她们给其他创业企业家提出的建议则是相似的-精心选择导师,设定清晰的目标,保持灵活性,不要被爱唱反调的人束缚住手脚,最重要的是,要热爱你做的事情。“你必须充满斗志。”苏珊妮·谢说,“创建一个企业的过程确实令人畏缩,不过,你从中得到的快乐完全可以抵消它们。”

  在美国依然处于从一场严重的经济衰退中复苏之际,这样的创业精神确实很重要。这个小组的5位女性进入商场的理由各不相同-其中一人是在数十年前看到了女性在广告业职务升迁的局限性,另一个人则是因为看到了新兴国家对创新性金融业务的需求,第三个人之所以创建了一个网站,是因为她想跟踪服装潮流,另外两位女性则对环境保护充满热情,她们是“绿色”企业的合作创建者-分别创建了汽车共享公司和环境保护公共关系和广告公司。

  她们坦承,创业很不容易。有些人在保留白天工作的同时,利用晚上和周末时间开展业务、维持企业运营。有些人则辞掉了工作,为了付账单,不得不靠很少的钱生活。对这些女性来说,很清楚的一点是,愿意接受这些牺牲是走向正确道路的一部分。“这就是你意识到自己确实想做些什么的时候,就是你愿意投入时间的时候。”洛杉矶小额投资机构InVenture Fund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席瓦妮·斯洛亚(Shivani Siroya)说。

  顾问还是对手?除了坚定的信心之外,该小组的成员还一致认为,要想让一个新的风险企业顺利启动,拥有恰当的人(包括导师)是至关重要的。或许,与商界名流,也就是拥有丰富经验以及广泛联系的人结盟颇具诱惑力,但是,苏珊妮·谢说:“如果他们不能与你坐下来商讨,不能花时间帮助你,那么,这么做就不值得。”该小组的成员建议创业企业家们,不要马上请一个商界名流作为自己的顾问,而应该通过几次会面“探测”导师,看看他们是否与自己抱有相同的愿景,在为即将开展的工作增加价值方面是否能与自己达成一致。

  她们认为,相互信任,将问题摆在桌面上,没有对抗性的感觉,以此为基础建立起“顾问-创业企业家”的关系是非常重要的。“不要选择一位你总是要与其斗争的顾问。”纽约的市场营销机构迈耶公司(Meier)创始人和总裁黛安·迈耶(Diane Meier)说。她补充说,优秀的顾问能为你提供宝贵的指导和信息,与此同时,他们会坦率说出,他们认为什么哪些方式有效,哪些方式运转不灵。

  最终,顾问可能成为不可多得的支持者,尤其是在艰难时刻。“你不可避免地会碰到对你的能力感到怀疑的人。”马萨诸塞州汽车共享公司Zipcar联合创建者安切·丹尼尔森(Antje Danielson)说。虽然Zipcar现在能为美国、加拿大和英国60多个城市的会员提供汽车共享服务,不过,丹尼尔森和合伙人罗宾·蔡斯(Robin Chase)最初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让投资者相信,很多美国人希望共享汽车。“当你遇到这样的问题时,拥有不会打乱你的想法而是为你的想法辩护的顾问确实大有帮助。”

  对苏珊妮·谢来说,要想让自己的网站Weardrobe以及运作的在线个人保健企业Lollihop更有吸引力,她需要的是掌握信息技术的顾问。“事实上,我并不精通技术,尽管我的企业就是这些网站。”她说,“所以,我一直都要有强有力的技术顾问。”

  该小组的成员们谈到,潜在的商业伙伴同样需要对公司抱有同样的愿景和目标。丹尼尔森认为,为了让每个人各司其职、责任明确,公司应该请一家律师事务所拟定相关协议。她认为,和商业伙伴的合作就像结婚,公司就是他们的后代。但是,就像所有的婚姻一样,公司也会有麻烦。“有一段时期,婚姻一切顺遂,不过,你们可能会离婚。那么,你们应该怎么处理孩子的问题呢?”丹尼尔森发现,如果出现冲突,将公司利益置于个人利益之上不失为一个好办法。她与公司合作创建者不断升级的争执本可能让Zipcar寿终正寝,不过,丹尼尔森并没有陷入纠纷无法自拔,而是选择了离开(她目前依然是这家即将公开募股公司的股东)。

  注重实效,小组成员们谈到,企业一旦启动,灵活性就至关重要了。她们指出,创业企业家必须保持开放的心态和适应性,哪怕出现某些预料之外的情况。举例来说,丹尼尔森谈到,事实表明,Zipcar的主要客户是大学、市政府以及希望按小时租赁汽车的企业,而不是公司合伙人最初认为的个人客户。为此,公司通过改变市场营销诉求而适应了这一变化。

  不过,保持灵活性并不意味着失去中心。作为充满热情的环境保护主义者,瓦莱丽·戴维斯(Valerie Davis)与他人在得克萨斯州奥斯汀合作创建了Enviromedia Social Marketing公司,以帮助公共部门和私营部门的客户为其环境保护项目制订更好的公共关系计划。“正是这个中心让我们一直留在这一领域。”她说,“如若不然,我们很可能就与街边一般的公共关系机构一样了。”公司通过创建“洗绿指数”(Greenwashing Index,又被称为“漂绿指数”)-用来测评宣称环境主张的广告的真实性,而为自己开辟了一个新的利基市场。现在,包括《新闻周刊》(Newsweek)和《芝加哥论坛报》(Chicago Tribune)在内的主要媒体都采用这个指数。戴维斯说,虽然很多公司用于绿色市场营销的预算近年来一直在压缩,不过,来自政府机构的健康常识广告让她的公司业务一直畅旺,其中包括与去年甲型流感恐慌有关的健康常识广告,这些业务帮助她的公司不断发展。

  斯洛亚在专注于小额投资公司的使命以及目标客户的同时,一直在优化InVenture的商业模式。她确信,这个连接个人投资者与新兴国家创业企业家的机构,不应该只是依靠捐助和赠款,还应该从私营部门寻求支持。这种混合模式使InVenture在坚持切实可行的商业模式的同时,还能追求“公益创业”(注:Social Entrepreneurship,又被称为“社会创业”,指个人在社会使命的激发下,在非营利领域援用商务领域的专业作风,追求创新、效率和社会效果,在争取慈善资金的竞争中独树一帜,将公益事业办成一个可持续发展的、有竞争力的实体)的使命。当投资者在经济低迷时期“勒紧腰带”的时候,为了鼓励“众筹”(注:Crowd Funding,指利用网络或其他在线工具募集资金和其他资源,用以为其他人或者组织提供资助的方式),斯洛亚一直将最低投资数额保持在较小的水平。“经济状况帮助我们建立了这种商业模式。”她说。

  无论经济气候如何,创业企业家都希望从自己企业的迅速成长中获得成就感。可是,一家公司最初应该如何确定成长速度呢?虽然这个讨论小组的女性就如何把握企业规模扩张的节奏见解各异,不过,她们一致认为,企业的增长战略应该依行业而定。

  举例来说,丹尼尔森认为,需要大笔技术投资的公司或许应该较早扩大规模,而不是以后逐渐增加投入。当Zipcar与潜在的投资者会面时,丹尼尔森用PowerPoint展示公司的10年目标是拥有5。8万位客户的时候,有些投资者笑出了声。而今天,Zipcar的运作已经超过了10年,公司的客户超过了60万人。“没有最初设定的目标,我们就不会在技术上大笔投入。” 丹尼尔森说,“考虑到这一点确实非常重要,因为技术开发的投入高得惊人。”

  但是,对苏珊妮·谢的生活时尚类企业来说,先行迅速攻入市场则比扩张企业规模更为重要。“速度才是你将产品推向市场的关键。”她说,“一旦你进入了市场……你就会拥有足够多的资源解决企业规模的问题。”苏珊妮·谢花费了6个月的时间让Weardrobe网站开张运行。但很快,网站就因为流量过大开始频频崩溃,苏珊妮·谢认识到,现在是扩大规模的时候了。

  小组成员们认为,这是个棘手的问题,因为扩张过快可能会将公司置于险境,或者会造成公司需要尽快缩减规模的局面。当迈耶的企业增加到35位员工的时候,她觉得,企业已经偏离核心业务太远了,她们的核心业务就是与客户密切合作。“我所做的工作几乎都不是我喜欢做的。”迈耶说,随后,她将公司的规模缩小到了10位员工。

  迈耶认为,她的经验揭示出身为创业企业家至关重要的一个方面:创业企业家不一定非要把企业做大,之后,变现企业成为百万富翁;重要的在于感到幸福。“这个小组的每个人都谈到了她们的心之所系,那就是:并不是要做创业企业家,而是真正地创造些东西。”迈耶说,“创业企业家只是一个将她们的想法引向市场的工具。所以,规模不一定意味着庞大。你一直要实现的是你内心的追求。”

[女性商业创业指导策略]相关文章:

女性商业创业指导策略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