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春天里创业的两个上海年轻人

时间:2017-08-26 女性创业 我要投稿

    春天来了,万物复苏,到处充满着蓬勃的朝气。这无疑是一个适合创业的季节,一切都在蠢蠢欲动,年轻的创业者好像争相发芽的小草不断在我们周围冒出头来。

    在“想唱就唱”的时代,创业似乎也不再是那么高不可攀的事情,留学生创业园、高科技创业园层出不穷,大学里的创业大赛、网络上的web2.0风潮……一切都在刺激着年轻人的想法和激情。

    有调查显示,目前的创业者投资规模普遍比较小,对融资规模的需求也比较小。特别是网络创业,37.1%的企业对融资额的要求在500万人民币以下,16%在100万人民币以下。与前辈们拼命玩概念、编故事不同,他们更关注互联网实实在在的用处。

    本期出场的两个年轻人,他们或是经历了初次创业的迷茫,现在重新找到目标,正扬帆起航;或是刚刚甩掉写字楼里白领的工作,才进入创业者的队伍一个多月。虽然经历和从事的领域各不相同,但你会发现他们身上闪着同样的光芒。在这个春天,从他们的故事里,让我们共同体验属于创业者的激情和快乐。

    创业是一种生活方式

    创业听上去是一件很美的事,但并不是对所有人都适合。令人艳羡的年轻创业者们似乎有着某些特殊的基因—创造的欲望、不灭的激情、勇于面对风险。为了满足对个性的追求、对自我证明的渴望……他们选择了创业。对于他们,创业是一种生活方式。

    全心投入

    杨勃形容自己每天的状态时说,“脑子时时刻刻在转的都是想豆瓣的事情,早上一醒来开始,坐着、走着都是,唯一让脑子休息的就是看电影。

    ”甚至有一次陪家人去爬长城,他也一直想着网站,根本控制不了。虽然没有属于自己生活的空余时间,每天都在做一件事,但他也不着急要摆脱,“有一段时间专注一件事也挺可贵的,”杨勃说,“很多创业人的状态其实跟我都差不多。”

    看上去娇小柔弱的女孩子徐峰也一样,创业的一开始就有股拼命三郎的劲儿。在网店的筹备阶段,她每天起床以后头都顾不上梳,在电脑前一坐就到夜里。“像走火入魔了,家里的事都顾不上,手机不打也不接。现在的生活跟以前完全不一样,虽然时间可以自己支配,反而不如以前会消遣了,有时间就想呆在网上,不会想着去看场电影、或者坐在电视机前整晚整晚地看连续剧,甚至逛街的兴趣都没了,单调但觉得很充实。”

    选择最爱

    杨勃回想自己初次创业做物流公司时,感触很深。

    虽然也是创业,但不是自己的兴趣,只有一种盲目的创业冲动,投入的程度和得到的快乐相比现在少很多。在IBM的时候更是下班就在想去哪儿吃,到哪儿玩。“现在每天都有人在说豆瓣,虽然有说好的,有说坏的,但他们都在关心你创造的事情,这种感觉很快乐。”

    在网上开化妆品小店之前,徐峰就是某品牌化妆品的忠实用户。“我自己用过,觉得确实非常好,但在北方很少有人知道。开始是把它推荐给周围的朋友,后来想到也是一个很好的生意机会。”现在她完全处于自得其乐的状态,“我觉得做事有100%的兴趣才会投入100%的精力。创业的时候不要盲目跟风,觉得什么东西热卖就去卖,哪个行业需求量大就进哪个行业,认清自己很重要。”

    体验快乐

    杨勃和徐峰创业之前都在大公司有一份很好的工作,但他们却有不甘平淡生活的野心,追求通过创造实现自我的快乐。

    曾经做过研发科学家的杨勃,反倒说创业更能满足创造欲望。“在公司做研发也是创造,但只是在非常大的事情里完成很小的一部分;而创业是一件事从你脑子里的想法开始发展,忽然有一天真的实现了。网站真的有人在用,我开始和用户沟通……从无到有的创造过程,对我非常有吸引力。”[Page]

    徐峰说:“当有人受我影响开始上网购物,甚至想要自己开店时,我的成就感就非常大。”

    相伴风险

    创业意味着风险,而且是几乎所有风险一个人扛,除了对所从事的事情有足够的激情,面对风险是否有足够的承受能力对坚持做下去显得尤为重要。

    杨勃已经是第二次创业了,他承认“失败以后的感觉挺不好的”,但还是决心再一次尝试,“这取决于风险对你来说是一件刺激的事情还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我觉得冒风险是值得的。”

    徐峰刚开店就遇到了麻烦,时机选择的问题让她的热情受到了不小的打击,“现在的创业环境很好,但也需要慎重。没有足够的资本、独特的优势和资源真的很难生存,有抗风险的能力很重要。”

    杨勃 二次创业成就“豆瓣”

    2004年秋天,北京豆瓣胡同附近的星巴克咖啡店里,每天早晨都会有一个年轻人提着笔记本电脑准时出现,然后埋头编写程序,店员听说他在筹备自己的网站。

    2005年3月份,一个被命名为“豆瓣”的网站上线了。一年后的今天,这个为网友提供书评、影评、乐评的交流园地在几乎完全凭借口口相传的情况下,发展到12万注册用户,每个月一两百万的访问量。这个网站的创办者杨勃,现在开始忙于谈投资、招兵买马……写程序反倒成了要抽时间做的事了。

    第一次创业失败

    在美国读物理博士毕业后,杨勃进入IBM工作,职位是顾问科学家。当时的工作非常安稳,做的事也很重要,全世界就十几个人在做。他身边很多同事50多岁了,在IBM做了二三十年,工作上很有成就,业余时间还能种果园、做木匠。但两年之后,杨勃做出了回国创业的决定。“我觉得当时看到周围的人就是自己以后的样子,没有任何新鲜感。而且虽然公司的事情很大,但自己只是一个庞大机器的零件,我做的事情肉眼根本看不到。我也不喜欢一辈子做技术工作,想跟人打交道。”

    种种原因相加,杨勃在纽约度过千禧年之夜后,3月份,在当初一起讨论创业的人还停留在说的时候,他已经回到了北京。“当时是回国创业潮,一下子满眼都是网络公司,我觉得好像有泡沫,也不喜欢凑热闹。”于是他成了一家物流公司的创始人之一,担任CTO,一干就是四年。

    第一次创业并不成功,有些失意的杨勃又回到美国想休整一下,看看华尔街有没有工作机会。但跑了一圈之后,他发现自己已经不能回到“朝九晚五”的生活,觉得还是要回来继续创业。

    “豆瓣”长起来了

    “豆瓣是长起来的,不是造出来的。”杨勃这样评述自己的第二次创业。2004年9月,他回国后最初的设想是做一个自助旅行网站,“其实有很多小地方是很值得去玩儿的,大家在这里可以相互交流,推荐好去处,并且约定搭伴旅行的伙伴。”但后来他发现选择更多的“书”会更有把握,因为每年出版的书大约数十万种,没有人知道全部的种类,需求是最为旺盛的,价值也最大。于是,豆瓣网开张了。看到第一天就有用户注册时杨勃非常兴奋,虽然他“只注册了个ID,到处看了看,没有做任何事情,并且此后也没有再来”。

    杨勃现在依然沉浸在创造的快乐之中,到目前为止“豆瓣”的程序都是他一个人写的,“每天都在做新的东西,每天都有新的变化。”曾经是他一个人的“豆瓣”在迅速成长,“开始的时候它是非常体现我自己个人性的,但未来就不会了,团队越来越大,我更多的是要进行管理,从我的事情转到公司的事情。”

    杨勃笑着说:“我没做过爸爸,但觉得‘豆瓣’一年时候的感觉真的和小孩周岁一样。网站其实是一个有生命的东西,它越来越会不在你的控制之下,有时候我改动的时候用户会有特别强烈的声音,现在并不是我想怎样就怎样,就像婴儿不是你让她哭就哭让她笑就笑,但你依然会很快乐。”

   “到一定阶段,它会需要一些东西要你去给配置,当盈利的速度跟不上发展速度,就要去给它找投资,它有自己的轨迹,会拉着你走。”开始“豆瓣”只有书评,推荐方式只有两种,后来,随着用户的创意出现了自由组合的小组、地方板块、二手交换、同城系统等,还上线了英文版。现在杨勃还打算把最初设想的自主旅行论坛加进去。

    他很欣赏美国的一家软件公司的态度,用了快10年才做大,创始人称自己是CEO和首席客服。

    现在“豆瓣”的收入来自与书商分账和广告两部分,可以支付网站的日常运营费用。“我们是要赚钱的,但是并不是很着急,现在先培养用户。只要对用户有用处,赚钱是早晚的事情。”

    至于以后,杨勃说:“我不希望商业味特别重,但也不认为非商业运作的个人网站能有太长的持久力。广告收入和用户的利益可以是一件事情,用户喜欢所以会创造价值,我们的定位是在用户那端,帮用户找东西,而不是强行推销。原先书评和影评都把持在少部分媒体和专家手中,我想改变这种现状,把话语权交还给草根读者。”

   

在春天里创业的两个上海年轻人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