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冬梅:女性创业或更有优势

时间:2017-07-31 女性创业 我要投稿

  5月26日,距离“庆60华诞首届女性经济影响力论坛暨花木兰基金揭牌仪式”还有四天的时间。当天,花木兰女子基金的发起人兼会长韩冬梅接受了记者的采访,详细介绍了花木兰基金的经营理念、发展模式的独具特色,展示一个女性经营者在探索符合中国特色的私墓基金的道路中的独特思维。

  女性企业家的发展更具有成功的有利因素

  记者:您是什么时候开始考虑成立女子基金的呢?

  韩冬梅:这支女子基金的成立主要是因为我们这些在北大学风投专业(PE班)的同学的交流和努力。通过学习这一年,我们觉得女性在经济危机这个背景下有“抱团”的想法;同时我们也想给女性投资者一个互动的平台,使女性在这个搭建桥梁的过程中更好融通一些。就是因为有这种想法,所以我们有四个女同学成立了这个基金。

  我们班成立成立同学会以后,男性参与的特别多,几乎没有什么女性,女性主要是做秘书和秘书长。男同学组成这个同学会以后,在投资上优势互动,做的非常火爆,如火如荼,给我们的感觉就是不带我们这些女同学或者说女企业家来玩。因为我们这个班都是40多岁的人,我们虽然不敢说是成功人士,但是在各行各业都做的不错。我们也是来学习的,我们也是来交流的,为什么就不能像男同志一样做一支基金呢。所以我们就有了这种想法,把女同学团结起来。在企业合作与选择性投资方面,我愿意选择女性,我认为女性在成功过程中,更有优势。

  当然我不是打击男性,我也不是女权主义者。我认为女性没有什么特别的嗜好,比如在吃喝嫖赌抽上可能女性基本不沾边。我觉得他同样女性和男性做的一样的时候,让我选择投资方面我选择女性,她可能在往前发展过程更有成功的有利因素。

  记者:在成立基金的时候,您说要发挥女子的优势,那您能具体解释一下在这个基金中女子的优势是怎么体现的么?

  韩冬梅:女子的优势,我觉得可能是女同志做事更理智一些,这是第一点。第二,在中国5000年的传统文化中,男性在外面赚钱,女性在家理家,就是现在也是女性居多,当然不排除有男性。我觉得这是传统观念的延续,所以中国女性在理财上先天就有优势。第三,女性在沟通理解上有很强的优势。女性在理解别人方面,在与别人搭建沟通的桥梁方面可能优势更突出一些。女性也不是特别在意“面子”问题,主要考虑过程、结果是怎么样的。

  花木兰女性基金不是一个取向选择不排斥男性

  记者:这是否是您的一个个人的取向上的一个选择。

  韩冬梅:这个不是一个取向上的选择,我们不排斥男性。我们基金成立的原因之一就是因为女性是一个弱势的,女性做企业可能跟其他的没有太大的区别,但是在社会的交往中跟男性比有劣势,中国的女性可能更保守一些,不愿意广泛的交友.这个我认为她们有一些障碍,我们可以针对这些人群,多给一些支持。而且我们又是花木兰基金,我们为什么不能做出我们的特点来?第二点是如果我们要投资男性企业,但是我想男性企业应该给我们女同胞更多的就业岗位。

  记者:这是不是我们基金合作成功的一个条件?

  韩冬梅:目前来看,应该是这样的。在一两年之内吧。如果说随着我们的资金规模的扩大,人员的扩大,可能到明后年以后,百分之五六十会针对女性(企业)来做,百分之三四十来支持一些男性操盘的企业等,但是男性企业我们今天也在做,比如说大连锁,能提供大量的就业岗位,那我们要支持。

  记者:您是如何定义女性企业和男性企业的?女性员工比例多就叫女性企业吗?

  韩冬梅:不是,比如他(企业)的老总,他的发起人,他的董事,他的股东等等是女性,他(企业)的负责人.他的一把手。

  记者:这样会不会有点片面?

  韩东梅:可能有点片面。通过我们进行的行业的摸底,象特殊行业可能(女性)就少一些,象矿业,勘探业,还有其他象节能减排方面的行业。但是有些行业,女性就比较多一些,女性男性比在三七分。百分之三十的女性作为企业的一把手。那么为什么我们不能从这些人(所在的企业中)选择更好的进行投资并给它一些推动呢?男性企业和女性企业同样摆在我们面前,我们会优先选择女性企业。加之女性企业那么多的特点,还有女性的社会弱势地位,在社会的融通中有一些障碍,那我们也应该支持她们。这一点不光我想这么做,同时我们还应倡导其他行业多给女性企业一些支持。尤其是中年妇女,下岗之后,再就业很难。在当前经济危机的情形下,我们是不是能多一些倡议,多给她们一些岗位上的安排和机会。这样一来,可能也会给第二代一些好的影响。因为在中国家庭中,女性在抚养孩子.家庭教育的过程中,占主导地位。母亲在社会上有自己的价值,她对孩子传带的这种信念、理念以至于教育方式上都会对孩子产生积极的影响。

  记者:那会不会过于限制了基金的投资标的,使得投资目标过于狭窄呢,毕竟在国内做私募基金如果标的过于小,会影响基金的发展。

  韩冬梅:这是一个行业的选择问题。实际上现在各行业都有女性企业。仅仅是我们北大女子协会就有400多个女企业家。这只是北京市,今后基金还会进入上海,然后进入广东。我们要在全国设立八个基金。所以完全不狭窄,很宽大。

  花木兰基金的中国特色:市场退出+女性管理

  记者:咱们花木兰基金作为中国第一个女子基金,有没有自己的中国特色?

  韩东梅:有,一定是有中国特色的。目前中国现在做风投行业的基金,基本上大多数基金模式都是投资完之后,进行上市退出。而我们认为,中国国内的上市企业终归是少数的,不象欧美国家,上市比较简单。我们花木兰基金走的就是在市场上退出的模式,这个比重可能达到百分之六七十,另外的百分之二三十可能走上市退出。我们考虑到在市场上退出,一是我们国内企业很多不具备上市条件,另外我们从市场上退出,能从时间上我们占有优势,能够几个月退出一次。

  第二,女性化的特点。我们的管理团队,有很多的女性成员是女企业家,她们带着自己的团队在中国市场上摸爬滚打了几十年并得到了社会认可。她们做事的经验跟模式,跟目前做风投基金的管理者方法不一样,认识市场的角度也不一样。可能更具有实战性。因为大多数的风投基金,大多数不是从企业人走出来的,比如说华尔街出来的,带一些先进的理念,这个我们不排斥,能给我们带来一些先进的经验。但是在中国的条件下,它(基金模式)一定要有中国市场的特点—怎么去落地生根。我们深知怎么去落地。

  记者:选择这种退出机制是不是跟国内的政策也有关系?

  韩冬梅:跟政策无关,最重要的是能不能把握市场的脉搏。现在中国企业发展壮大走向上市可能性只有千分之一,我们为什么所有的人都要挤这么一个独木桥呢?只要能够翻开账本挣钱就好了嘛。国家政策的影响就很小了,只跟行业政策有关系。

  记者:花木兰团队在今后的扩容中吸纳的也都是女性吗?

  韩冬梅:不,我们的执行团队绝对吸纳投资领域的优秀专业人士进来,我们甚至还要挖人进来,这是一定的。

韩冬梅:女性创业或更有优势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