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保姆的创业传奇

时间:2018-04-09 女性创业 我要投稿

  下岗夫妻成为创富明星

  时光倒回到6年前。8月的一天,有个中年妇女心事重重地徘徊在府南河边,她无心欣赏府南河两岸的美景,只是不停地往水深处走去……

  “那是个枯水季节,河水比较浅。我就专挑水深水流急的地方走,那样在短时间内就不容易被人发觉,也就不会有被救起之后的难堪。”从这句话里,我们听出了这个女人对生命已不再眷恋,听出了她与世界告别的决绝。

  这个人叫何镜如,曾经是成都一家化工公司的老板,公司拥有员工数百人、资产上千万。她还有一个幸福的家和两个聪明可爱的儿子。

  生活原本是如此美好,只是后来发生的诸多变故,让何镜如失去了活下去的勇气,“我已经无法再承受这一切,只想一头跳进府南河,对自己做一个了结。”

  何镜如有着传奇般的身世。10年前,她还是一家锁厂的普通工人,后来因为厂子不景气,被迫和丈夫李金生下海经商,成立了以丈夫名字命名的日用洗涤用品化工公司。

  丈夫李金生负责产品的市场销售工作,何镜如则把精力主要放在公司的内部管理和生产上,夫唱妇随,琴瑟同谐,他们成了生活上的恩爱夫妻,工作上的绝佳拍档。

  经过夫妇俩同心协力的打拼,公司产品渐渐在市场上崭露头角,生产规模迅速扩大,第二年何镜如将公司正式迁入成都高新区工业园,并为所生产的洗涤用品向国家工商管理总局申请了“奥利强”商标。

  一时间,“奥利强”洗涤用品成为成都各大商场和超市的第一零售品牌,此后畅销到全国,一年多后公司的资产就达到1000多万元,拥有员工400多人。

  “月销售额都是几十万甚至上百万,每天的营业款只能用点钞机完成,所得的收入都是一张一张地锁进保险柜。”回忆起当初的富有,何镜如感慨万分,“最风光的时候,如果想来我们公司上班或想代销我们的产品,都必须凭关系,一般人根本进不来。”

  何镜如夫妇成了远近闻名的创富明星,何镜如也成为令人羡慕的千万富婆。由于两人文化程度不高,所以他们非常注重孩子的教育,大儿子刚刚高中毕业,就被送往新加坡继续深造。而对小儿子更是从小抓起,上的幼儿园是当时成都市最好最贵的双语幼儿园。

  赔偿死者家属200多万

  俗话说:“天有不测风云”,正当一家人生活幸福美满,事业蒸蒸日上的时候,一场灾难却从天而降。

  1999年12月21日,晚上7点多钟,公司的一辆送货面包车载着7名员工,正驶在回公司的途中,当穿过一条铁路岔道时,远处一列火车疾驶而来。这时心急的司机并没有停车让道,依旧驾车向前冲去,抱着侥幸的心理和列车抢道,一起车祸不可避免地发生了。

  疾驰的列车把面包车狠狠地撞了出去,面包车上的7人当场死亡,另外一人身受重伤,酿成了在成都轰动一时的特大交通事故。

  “事情发生得太突然,接到电话时我已经吓懵了,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下意识地把电话给了我爱人,让他自己去听。因为我没办法向他转达这个噩耗,我不相信这是真的。”重新翻出惨痛的历史,何镜如的伤口在滴血。

  突如而至的车祸事件,对何镜如的事业无异于是一次重创。后经司法部门鉴定,本次事故系汽车司机违章应负全责,为了安抚死者家属,公司支付了200多万元赔偿金,还拿出40多万元为伤者治疗。公司资金周转立刻陷入困境,不得不靠借债来维持公司运营。

  “那次公司元气大伤,但我们没有中断过一天生产和销售,我们相信,只要把这段苦日子熬过去了,一切又将好起来。”何镜如宽慰自己向前看。

  公司当时发展势头很不错,何镜如觉得只要她跟老公齐心协力,两人再辛苦一段时间,车祸造成的影响很快就会过去,经济上的损失也会得到弥补。

  丈夫突遇车祸卧病床

  祸不单行,何镜如和丈夫还未从车祸造成的困境中走出来,2000年2月14日,更大的灾难又降临了。

  那天,她突然发现丈夫失踪了。2000年2月,丈夫李金生陪客户驾车去乐至县办事,说好最晚14日回来。这一天如期而至,何镜如却迟迟没有见到丈夫的人影。

  何镜如有种不祥的预感,她疯狂地给丈夫打电话,一开始无人接听。拨打数遍后,电话终于接通了,何镜如生气地对着电话那端嚷:“你在干嘛呀,怎么不听电话。”丈夫在那边用很微弱地声音答道:“好,我马上就回来。”说完,电话那头一片寂静。

  原来当车行驶到乐至县境内一条盘山公路时,由于刚刚下过大雪,路面又湿又滑,车子一下子冲出公路跌下山崖。何镜如心急如焚地赶到医院时,被眼前的景象吓呆了:“我爱人刚刚推出手术室,昏迷不醒,全身都是伤,鼻孔、手脚浑身上下插着管子,太可怕了。”

  与另外两名伤者相比,李金生的伤势最为严重。车祸造成李金生脾脏破裂,经过一天的抢救,终于把他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

  “医生把我叫到办公室,说我爱人的情况不容乐观,24小时内能不能醒过来,完全靠他自己。即便能醒过来,也有可能是植物人或者残废。”何镜如痛不欲生,不明白如此沉重的打击为什么会接连发生在自己身上。

  虽然挽回了丈夫的生命,医生却诊断李金生将全身瘫痪,完全失去行动能力。何镜如把丈夫从乐至县医院接回成都的医院治疗,晚上守在医院里,白天又去公司指挥生产,每天忙得如同陀螺一样,但只要想到躺在医院里的丈夫和两个还在求学的儿子,她就不得不咬牙支撑下去,盼望着柳暗花明的一天。

  屋漏偏逢连阴雨。丈夫车祸受伤还不到一个月,银行的贷款又到期了,没有了主心骨的公司也出现了一系列的问题。

  “我们和经销商的合作一直是先到货后付款,我爱人出车祸后,有些商家故意赖账,不付款给我们。另外是,因为我们连续发生两次车祸,很多供应商不太愿意给我们提供货源了,形成了一种恶性循环。”何镜如苦苦地支撑公司不倒下,直到公司耗尽最后的力气。2001年12月,公司彻底关门。 [[[下一页]]]

  绝望之际欲跳府南河

  墙倒众人推,巨额的赔款和连续的车祸,使他们的企业和家庭遭到致命打击。以前称兄道弟的人现在变成上门追债的债主,公司破产后,何镜如不得不卖掉工厂,卖掉一切值钱的东西去还债,本来殷实富裕的家庭顷刻变得一无所有。

  最困难的时候,何镜如的家里到了揭不开锅的地步,她把一切能卖的东西都变成现钱,比如首饰、电视机、冰箱等。为了糊口,她把一套原价17000元的音响,400块钱就贱卖了。

  “有一次小儿子的学校去春游,每人交20块钱。我对孩子解释说,对不起,妈妈没有钱。那时孩子太小,对我的话似懂非懂,我又不愿意给他再增加痛苦和创伤,最后从门卫处借了20块钱给他。”说到这段心酸事,何镜如哽咽了。

  对上小学的小儿子的开销,何镜如还能拆东墙补西墙,勉强支撑。但对远在新加坡求学的大儿子,她已经是无能为力了。她不得不痛苦地写信给在新加坡上大二的大儿子,叫他终止学业回成都。

  一开始,大儿子并不愿意回来。何镜如只能断断续续地寄点生活费过去,等到后来她再也拿不出一分钱寄给儿子时,只能断了儿子的生活来源。大儿子没办法,勉强回到成都。

  “刚回来的那段时间,我们之间的隔阂比较深,因为各自的想法不一样。看到我们家庭的窘迫生活,他根本无法接受。”面对大儿子的困扰,何镜如无能为力。

  一个接一个的灾难迎面而来,连续的车祸让家里变得一贫如洗,命运的无常让何镜如精神几经崩溃。面对卧床的丈夫、失意的孩子和上门讨债的债主,自己却束手无策,她彻底绝望了。

  就在何镜如向府南河的深水区一步步逼近时,突然一个激灵,她想到了两个可怜的儿子,是她把他们带到了这个世界上的,还未长大成人就要承受失去母亲的悲痛。何镜如感到自己太残忍,母亲的天性让她暂时放弃了自杀的念头。

  为了生存,何镜如来到街道办事处,向政府申请了最低生活保障金,曾经的千万富婆现在只能依靠每月180元的低保金度日。

  就在此时,回国的大儿子经过半年的复读,以优异的成绩考取了四川大学,他用自己的努力,给何镜如那颗屡遭重创的心带来了生存的希望。可上大学的开销,对此时的何镜如来说无异于雪上加霜。

  千万富婆的工作是保姆

  正在何镜如走投无路的时候,社区推荐她去参加一次再就业报告会。就是那次偶然参加的报告会,让她的心触动了。

  “主要内容就是分析我们大龄妇女再就业的困难,分析我们国家就业的形势,结合我们自身的情况,得出从事家政行业是我们最佳的选择。”对于那次报告会,何镜如记忆犹新。

  何镜如下定决心从头再来,她通过社区找到一份保姆的工作,干起了这个以前不可能接受的职业。从曾经拥有千万的富婆到如今的保姆工作,何镜如不断调整心态,适应如此大的落差。

  

一个保姆的创业传奇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