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外贸的时尚女性

时间:2017-05-11 女性创业 我要投稿

    华灯初上,经过一番利索打扮的贾和芬比约定时间提前10分钟迎候我们的到来,像一朵盛放的铿锵玫瑰。

    短暂的寒暄之后,她逻辑清晰,一环扣一环地将自己生动的单身闯外贸的创业故事娓娓道来。

    贾和芬,温州诺丰贸易有限公司董事长,一个三十而立的年轻女人,以一位温州新生代女老板的姿态,走进了我们“财富人物”的视线。

    1安妮,我想你

    她曾经也是个安于现状的人。1994年职高毕业后,经过学校的择优推荐,她到了浙江远洋国际贸易公司做营销员,表现出色的她一干就是6年,在这个过程中她有了自己幸福的家庭和可爱的女儿。

    6年时间里,对贾和芬创业成长经历影响最大的是她认识了一位英国朋友安妮。那时候,接触国际业务越多,她越感到需要不断提升自我,其中之一便是提高英语水平,于是通过成人高考参加英语函授学习。一天,一位同学把漂亮的英国姑娘ANNE带过来介绍给贾和芬,两个开朗的女孩竟一见如故。ANNE将在温州授教一年,她对温州不熟悉,朋友也不多,但却和贾和芬很有缘分。热情的贾和芬将她接到家里住,给她当翻译,经常带她出去聊天喝茶,结识更多的朋友。让ANNE最高兴的是,那一年贾和芬帮助朋友参加广交会时也捎上了ANNE,ANNE则免费当起了翻译,兴奋得像个孩子。

    一年很快过去了,ANNE走的时候,贾和芬与她依依惜别,ANNE给她留下了美好的情谊和英语能力的飞速提高。后来贾和芬出国到意大利签证面试时,用英语对话顺利通过时,她不禁在心里说:ANNE,我想你。

    积累了丰富的国际贸易的经验,掌握了一门流利的外语,贾和芬感觉自己的翅膀硬了,她想该是飞的时候了,2000年10月,她离开了原有的岗位,去寻找属于自己的天空。

    2下海开公司

    贾和芬是个有耐心的人。她很想开一家属于自己的公司,可是一定要弄清楚自己究竟要开一家什么样的公司。于是,她把自己的角色转换成一个实习生,到一家眼镜公司去实习体验,在短短的三个月时间里,她获得两次深刻的感受。一次是广交会,让她更加树立产品出口的信心;另一次则是有幸参加东南亚的展览,使她第一次跨出国门,学习到更多的东西。

    她非常珍惜参加东南亚展览的机会,准备非常充分。一本笔记本和一支笔是用来记录旅途15天的所见所闻,包里还装了父亲办的公司生产的开瓶器产品的资料,期待更多了解市场。每天,她都利用空余的时间去跑商场,她发现眼镜行业不是很对口,于是拿着开瓶器的目录按图索骥找商场。当她一次次向商场老板推销开瓶器时,她一次次用心体验自己的业务能力,感觉到市场就在那里。回国后,她有目标了,认为以开瓶器为突破口推出系列厨具不失为一个好的机遇。她向父亲寻求支持,没想到开明的父亲一口答应了。原因是父亲的产品是通过贸易公司出口的,价格压得很低,企业生存日益吃力,正想着转型,贾和芬以外贸公司的名义考察了义乌、永康、东阳等五金之乡的企业,吸取了他人的成功经验,感觉以开瓶器为突破口推出系列厨具的产品组合没有问题。2001年,温州市禾丰厨具有限公司成立,贾和芬开始拉起旗帜开创自己的经营领域了。

    3起步广交会

    贾和芬的第一个想法是借广交会拉开自己事业的帷幕。

    她很快花了6万元购买了广交会的半个摊位,就这样单枪匹马冲锋去了。展览会上,她非常有激情地向国内外客商介绍自己的产品,但原本期待满载而归的她却吃了一记重重的闷棍:几天下来没有接到一个定单,甚至是三个月后也一无所获,老外只是通过邮件问这问那,但并不下单。好强的她开始觉得沮丧:是不是自己下海过早?是不是专业水平不够?公司的开支怎么办?好在父亲说了一句:万事开头难,爸爸的企业还是能养活你的外贸公司的。

    正在进退两难的时候,这一年已经走到了终点。那年除夕,百无聊赖的她正准备回家过年时,突然收到一份来自以色列的传真,要求发货,并答应先付8000美元定金。她回忆说:“我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立刻打电话给客户,直到客户确认,我的心还是久久不能平静。记得那天激动地跟对方通过邮件沟通交货细节,连年夜饭也顾不上吃了!”她至今非常感谢以色列的这位客户,在以后的交往中,她说:“没有你的第一个定单就没有我的今天。”那位客户也非常感动,每一次广交会上,不管有没有下定单都会过来坐坐,向她提供不少的信息和建议;而只要有定单,贾和芬一定会以最好的产品最实惠的价格作为回报。

    为了给自己一个奖励,新年过后,她买了一辆跑车,预示着事业的征程开始起跑了,同时将办公室搬到父亲的厂里,和父亲的企业做了合并。

    经过磨练的她逐渐成就了大将风度。2002年,她和父亲一起参加广交会时,惊闻租过来的厂房起火了,父亲急忙赶回,而她很镇定,留守广交会照样谈笑风生接单。因为火灾,厂里只剩两三台机器,但这并没有难倒她,之后,她租用一个更大的厂房进行生产,下半年购买了属于自己的厂房,一切都围绕这既定的大方向一步步前行。

    4“免费”的展览会

    贾和芬和所有会持家的女人一样,深知要把钱用到刀口上。在公司上班的那段时间,尽管家庭条件殷实,也总是不乱花费。如今,尽管企业朝着阳光地带稳步前行,但流动资金依然要用在刀口上。她想去欧洲市场参加展览会,在舍不得买摊位的前提下决定一个人去碰碰运气。她随身携带的箱子,和自身的重量几乎是一样的,箱子里装满样品,有90来斤重,这一路的艰辛可想而知。

    展览会上有许多温州人,她以观展的理由去了,由于会英语,每天帮助老乡招待客人。有一位老乡在展览两天之后见没有生意就收拾东西逛市场去了,希望她代看一下,有意向的可以给发个资料。贾和芬这时候小心翼翼地问:“能不能摆一点我自己的产品?”老乡说:“当然可以,那你的产品呢?”她把包打开时,老乡向她竖起大拇指笑笑,走了。

    奇怪的是,摊子交给她以后,她的定单就不断地来了,最后带来的样品都卖光了,自己该去选购国外的新样品带回国了……

     5滑铁卢是财富

    公司的产品出口集中在欧洲,2005年1月,她想拓展欧洲市场。由于自己没有当地的身份证,委托亲戚在佛罗伦萨火车站一带租了一个店铺,光前期的费用就达到10万欧元。

    想着大干一场的她组织了一个集装箱的货,然而,接踵而来的困难却出乎意料。

    她依然是一个人出去,到了意大利佛罗伦萨,急着要给店面装修,跟小商贩一打交道就吃亏了。原来以为英语是通用语言,可那边的人喜欢讲意大利语,她的英语使不上劲。商务签证只有半年时间,眼睁睁看着时间在飞逝,她心急火燎一边是没日没夜地装修,一边就抽空学意大利语。半个月后,店铺终于开张了,虽然来的人很多,可是都是做零售的客商,而自己是要做批发的,不然一个集装箱何时才能“消灭”呢?她想过马上打道回府,可巨大的损失怎么办呢?企业不能因为自己的盲目举措而背上沉重的负担啊。

    贾和芬决定直面现实,可生活的困难是无法形容的。为了省钱,在二三个平方大的卫生间里硬是摆上一套厨具自己做饭,大米要两三个欧元一斤,这顿吃不了就留到下顿吃;去超市买点菜总要吃上个三五天;由于佛罗伦萨房子太贵,她在另一个小城租房子,每天晚上过去要坐半个小时的火车,再加15分钟的步行。一个朋友的父母在佛罗伦萨,知道她的情况后那位母亲拉着她的手流着眼泪说:“孩子,你太辛苦了!”朋友的父亲则经常把煮好的咖啡送到店里,时不时地鼓励她,让她感受到亲人的温暖。

    但是,产品不卖出去再辛苦也没有用。她决定改变方式,主动上门推销。每天她把上百斤的货放在推车上,或坐火车或坐汽车,更多的时候是步行去找批发商。批发商的量不是很大,她一件一件地推销,常常累得喘不过气来。5个月过去了,70%的产品已经在她勤劳的脚步声里销售出去了!商务签证的时间快到了,她把店铺转租出去,要求用7天时间做最后的努力。她贴出大削价的广告,幸运的是生意很好,一天能卖好几千欧元。

    回国一计算,这一趟,总共亏了2万欧元,人瘦了一圈,但乐观的她说:这是一笔财富,除了知道自己接下来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以外,多了与困难斗争的勇气。

    6情迷时尚产业

    爱美是女人的天性,时尚产业是每个女企业家所向往的。也就是这次的意大利“痛苦”之行,让贾和芬打开了事业的另一扇窗子。在佛罗伦萨,有一天她在逛商场时,对百年手表品牌GUESS感到着迷,而且总是发觉欧洲时尚人士对GUESS情有独钟,当时她的心里就开始沸腾开来了:回国也搞一个代理做做。

    回国后,贾和芬与两个好朋友一合计,大家的眼光高度一致,决定三个人联手一起做。2005年下半年,她们就去GUESS上海总部商谈,三个人不约而同地佩戴GUESS,给对方老总留下深刻的印象。由于要求代理的人太多,那一次并没有直接拿下。三个美丽聪明的合作者拿出了自己的手段:第二次去上海,带去了详细的市场调查报告;第三次去时,正好上海GUESS专卖店开业,三个人一口气买了十几只手表,成为上海GUESS专卖店第一个最大的零售客户。一年后,GUESS温州代理成功拿下,GUESS相继进入温州的高档商场,价位从1000元至15000元不等,市场局面逐渐打开。

    2005年12月,三位女友还联合成立了诺丰贸易有限公司,自创了一个女装品牌“雅丰仕女”。贾和芬告诉记者一个秘密:目前她正在和多个国际品牌谈代理,这一路在国外市场的跌打摸滚,风风雨雨,自己最爱的是国际经典时尚,今后,她会将时尚产业的经营进行到底。

做外贸的时尚女性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