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高校创业教育样本

时间:2018-03-18 编辑:羚芝 手机版

  大学生王鑫这学期多了门“不务正业”的课。

  这门课要教他如何撰写商业计划书、融资、组建和管理团队。与专门针对商业精英的MBA课程不同,这是面向在读大学生开设的“创业课”,其目标是构筑大学生变身“创客”的梦工场。

  这门课的开设学校是广东外语外贸大学,课程名为“创客菁英班”。目前约有80名学生。

  “创客菁英班”是当下高校创业教育热潮的缩影。站在“双创”风口前,在“双创”主战场广东,不少大学生也投身创业大军;各大高校要竞显“神通”,开设创业学院、创客班、创业沙龙,孵化器。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发现,经过“创业学院”、“创业班”乃至“孵化器”的“洗礼”,不少大学生对创业的认知趋于清晰和理性。

  双线辅导:校内教师+校外导师

  就像某些创业项目对商业逻辑的颠覆,大学的“创业课”也显露出有别于传统课堂的风格。

  通常看来,大学课堂多是固定的时间、固定的地点、固定的教师和固定的教程。但在创业教育的运作逻辑中,传统的“规矩”并不奏效。

  在创客菁英班,学生体验的是另一种风格的教育模式。这种教学模式的最大不同是,“创业课”不仅有校内专职的教师,还将校园之外的创业者、投资人和企业高管请进了讲台,学员们拥有对话“成功人士”的机会。教师并非专职一人,为协调校外导师的空i当时间,上课时间通常不定时。而来自不同学院的80名学生本专业的上课时间各有不同,也加剧这种上课时间的不确定性。这学期以来,王鑫和他的同学们上“创业课”的场景通常是,某个时间突然在微信群收到通知,随后呼朋引伴,坐着校巴在不同校区流转。

  授课者不同的背后,是教学内容和传统教学的差异。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公布的简章显示,创客菁英班的课程主要分为理论和实践两部分。其中,计划开设的理论课程包括融资与资源整合、撰写创业策划书、启动资金预测与商业模式等十四个专题内容,均是创业的“必备神器”。在实践部分,则有参观创业公司、参观高校创业园、创业竞赛、户外拓展训练等内容。由于教学内容不同和实践需要,创客菁英班学员们的上课地点也因时而变:有时类似上通选课在大教室、有时类似听讲座在大礼堂、有时则在企业的厂房。

  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学生就业指导中心主任谢秀兰表示,开办“创客菁英班”的初衷在于招募有一定创业基础、对创业有兴趣有想法的在校生,进行集中统一的培训,提供校内外创业方面的教学资源,提升大学生创业的质量。

  将眼光扩大到广东高校。到目前为止,创业教育相对成熟的广东高校,一般有“创业学院”、“创业班”和“创业孵化器”等载体。“创业学院”一般是挂靠在管理学院或商学院的虚拟学院,如暨南大学和中山大学的创业学院;创业班由创业学院或就业指导部门牵头,如广东外语外贸大学的“创客菁英班”、中山大学的“黄埔创业班”;另外,部分高校还设有针对大学生的孵化器,如暨南大学的“WE创空间”。这些载体的共同点是都有针对大学生的“创业课”,其主要特点是采用“校内教师+校外导师”的模式,颠覆了“一门课程一名教师”的传统。

  谢秀兰对校内教师和校外导师的功能做了区分界定。他指出,校内教师是大学生“创客”的服务者,需全盘考虑和设计大学生创业教育培训体系和管理制度,为大学生寻找创业导师和创业实践机会。校外导师由优秀创业校友、知名企业高管、创投公司高管、天使投资人、风险投资人担任,扮演“创业知识的讲授者”、“创业机会的提供者”、“创业方向的引导者”三重角色。他们既能分享创业经验和企业经营方法,又能为学生提供创业实践岗位,还能依靠自身经验为初创期的大学生创客提供指导。

  创客菁英班学员朱自雷认为,校外导师传授的创业知识很实用,例如创立企业的法律和政策背景解答了创业者的疑惑。另外,校内教师传输的理念是,要对创业中遇到的困难有足够的认知,这让他对创业的预期在满腔热情之外增添理性。但他困惑的是,目前大部分学员手中的项目都是初创型,校外导师教授的许多知识干货十足,但感觉离他们很遥远。

  记者调查发现,广东高校的多数创业班目前遴选的学员,都是正在创业的或对创业有兴趣的在读大学生。以创客菁英班为例,约一半学员是正在做项目或者参与创业项目的大学生。

  高校孵化器:“创业课”升级版

  在“双创”风的吹动下,社会上的众创空间、创业孵化器不断登台亮相。对不少创业者来说,进驻创业孵化器是“从0到1”必经的路径。将视线转向同样躁动的校园,不少高校也拉起了创新创业孵化基地的旗帜,并将此与“创业课”融于一体。

  在广东高校建立的创业孵化器中,暨南大学是走在前沿的探索者。暨南大学的选择是,向企业伸出合作之手,共同启动国内首个平台型创业基地项目。

  约半年前,暨南大学与冠昊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共建的“WE创空间”正式挂牌。从架构设计看,“WE创空间”堪称高校“创业课”的升级版。除了“创业训练营”外,“WE创空间”还包括“赢在创新”大赛、创新创业孵化基地、创客空间三个板块。

  依托上述四大板块,暨南大学的创新创业孵化链条初具雏形。首先,有想法的大学生可以“零门槛”申请进驻创客空间,免费使用办公设备,解决起步阶段的场地和经费问题。接下来,大学生创业团队可参加“赢在创新”大赛,寻找自己的“伯乐”。学生可以在竞赛中学习实践,企业也可在其中遴选项目和团队。而经过评估和遴选,部分具有产业化前景的创业项目将进入到创业训练营,获得“一对一”培训,获得法务、税务、战略、市场、咨询多维度的免费指导。如果创业项目足够有能力,经过前期指导被认为已经成熟并有发展前景,则有机会进入创新创业孵化基地,享用导师、资金、技术、场地等资源,正式推向市场。而在资金投入上,合作企业将采取分段投入的方式,给予前期有潜质的创业项目3-5万元的启动资金。而通过训练营的锤炼后,具有发展前景的项目将获得50-200万元的资金扶持。

  王鑫表示,大学生的项目一般成功率不高,社会上的专业孵化器很难看得上眼。因此,高校设立针对在校大学生的孵化器很有必要。

  “高校孵化器都是捡社会孵化器看不上的项目做。”暨南大学创业学院院长助理汤胤说。他强调,高校孵化器与社会孵化器的不同在于,不考虑商业利润的问题。大学生的创业项目失败了,社会孵化器一般基于盈利的考虑不会去扶持;而高校的孵化器则出于教育的目的,扶持帮助项目团队成长,待项目成熟再推向社会。因此,高校孵化器可以视为社会孵化器的前期。

  创业教育不仅仅是创业教学

  广东高校在创业教育领域的探路,早在十几年前就已启动。

  据记者不完全统计,汕头大学早在2000年就开设了“创业课”,授课者汤胤正是如今暨南大学创业教育负责人之一;暨南大学珠海校区则在2003年设立创业经济研究与实验中心,下设创业实验室,开始面向全校区招收创业实验室成员。在这之后,华南农业大学、广东财经大学、中山大学等高校纷纷涉足“创业教育”,创新创业沙龙、创业班、创业学院、创业孵化基地等形式的创业教育载体陆续进入大学生眼球。2014年,随着“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系列政策的出台,新一轮“创业教育”热潮席卷广东高校。前述的“创客菁英班”,就出现在这次的潮流中。

  根据广东省教育厅10月份公布的数据,广东目前已有35所高校设置了创业学院,107所高校开设了创业课程,建立创业实践基地1721个;108所高校组建了创业导师队伍,共有创业导师约3350人;84所高校配套了创业教育资金,合计约1.5亿元。2015年,广东共有3671名应届高校毕业生自主创业,比去年同期增加114%。广东省教育厅相关负责人表示,广东将持续推进创新创业教育,提升大学生就业创业工作质量和水平。

  不过,也有评论认为,目前的这股高校创业教育热潮有跟风之嫌;而大学生创业项目的高失败率,则被有些评论者解读为创业教育的失败。那么,名噪一时的“创业课”,价值应该如何评估?

  “(创业课)是必要的,但不是重要的。”汤胤说。作为暨南大学创业学院的主要负责人,他认为不能简单将创业教育和创业教学等同看待。他表示,从社会层面上看,创新创业的大背景要求大学生具有一定的创新创业意识。大学生了解起码的创业知识,对未来工作或主导创业都有引领作用。但鼓励创新创业,有关部门的第一反应是开一门课,创业教育沦落成创业教学,这并不合理。

  “大学生创业讲究的是行动力,而不是听课。有行动力的学生才可能进行进一步辅导,帮助他们成长起来。”汤胤强调。

  谢秀兰认为,创业教育以培养在校生的创业思维为主,并不是以获得学位为目的。要帮助他们进行创业知识的准备和提供创业平台,让他们实践自己的创业设想。

  大学毕业就开始创业的创客宋俊文认为,创业教育的关键应该培养大学生的创业精神。他表示,在读大学生的优势在于有激情,有想法,有较低的失败成本。因此,不必拘泥于大学生的失败,而是给予他们更多经历创业的机会。大学生在经历失败过程中,找到问题有所积累,拥有学习、自省和抗挫折的能力,也就拥有了创业的精神。

  而创客菁英班的不少学员则达到了预期。王鑫、朱自雷表示,他们并未将创业课所学当成自己创业路上的主导思想,而是将其视作探索创业路径的辅助参考。

[广东高校创业教育样本]相关文章:

1.高校创业教育,应落脚于“教育”

2.浅谈高校的创业教育

3.浅谈高校创业教育

4.高校创新创业教育需“脱胎换骨”

5.创新创业教育是高校改革的突破口

6.浅谈国外高校创新创业教育

7.关于高校的创新创业教育课

8.高校创业教育的岗位创业探讨

9.浅谈本科高校创业教育目标

10.江西深化高校创新创业教育改革

广东高校创业教育样本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