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把激光当皮鞋一样卖 成就中国高科技行业翘楚

时间:2018-03-19 创业资讯 我要投稿

  1960年,美国贝尔实验室发明了世界上第一台红宝石激光器;一年后,中国第一台红宝石激光器在长春诞生;10年后的1971年,原华中理工大学(现华中科技大学)的9名青年教师聚在一起,成立了激光科研组。

  后来者居上。1999年华工科技产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工科技)成立,2000年,华工科技在深圳证券交易所成功上市,而今已是行业翘楚。

  全国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华工科技产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马新强接受记者采访,讲述他的创业经历,讲述华工科技的成功密码。

他把激光当皮鞋一样卖 成就中国高科技行业翘楚

  上任伊始

  让教授老师全下岗的学生

  坐在记者对面的马新强,风度儒雅,很有典型的知识分子气质,说话声音清脆却又很有力量。没有社会资源,也没有家庭背景,从西北农村到考上大学来武汉读书,马新强的事业一步一个台阶,靠执着的知识分子性格,靠敏锐的市场眼光,靠实干的企业家品质。

  1997年,原华中理工大学开始进行校属优质资产的改制重组。1999年,由4家企业改制重组而成的华工科技产业股份有限公司正式挂牌成立。2000年,华工科技在深交所上市,是华中地区第一家高校背景的上市企业,也是中国资本市场上第一家以激光为主业的高科技企业。

  有人说,华工激光是华工科技的龙头企业,出身名门。但直到1997年,华工激光产值不过200万元,利润几乎为零,比不上一个皮鞋小厂,一个街头酒家,国家给的科研经费则不下5000万元。

  马新强一上任就做出了一件“惊天动地”的事:让教授、博士们全部下岗。作为一个本科生,马新强1988年才毕业,那些下岗的教授、博士,很多是他的师长或同窗。

  马新强描述了激光公司当时的状况,大家分成几个“课题组”,各有各的科研经费,一年各拿一两个“项目”,日子看似很好过;而激光公司反而像“小作坊”,散而不强。

  马新强果断关闭了教授们的“科技小山头”,统一财务管理,取消各课题组随意开支的“经费本”;统一市场操作,建立专业营销队伍;统一成熟产品的生产,统一新产品的开发。“整体下岗,分批聘用”,也是在这种背景下推出的。阳春白雪的激光,也开始大跨步走出实验室,接受市场的考验。

  专业实干

  坚决走市场把激光当皮鞋卖

  从农村到大学,毕业就到校办企业当业务员,28岁自告奋勇当总经理,然后把“实验室”推向“市场”,这一连串的经历,让马新强身上既有知识分子的清高,又有“市场家”的谦逊,有理想却又很现实,很专业却又很实干。

  马新强大学读的就是激光专业,毕业后,直接在校办企业当了一名普通的业务员,推销科技产品。后来,他有了当校长助理的机会,但是他还是选择了“市场”。接下来,他让数家华工校办企业起死回生,再后来履新华工科技。

  谈到自己做业务员的经历,有一件事马新强印象深刻。“我曾经当过一家校企的业务员,记得有一次大雪天拜访客户,带着点小礼品,在雪里站了2小时才等到对方。礼物不值钱,身上的雪花值钱,诚意感动了客户。”马新强说。

  也是这段经历,让马新强受用终身。28岁时,他主动提出当这家校企的总经理。他去广州出差坐硬座火车,住酒店与人合租。夏天房间没有空调,经常早晨起来,发现席子粘在背上,可以拖着席子走。马新强还说,跑市场必须放下身段,给别人供货,要是还端着知识分子的架子,那就什么事也干不成。

  履新华工激光之初的马新强,就提出了“把激光当皮鞋卖”的言论。他说,在市场面前激光和皮鞋都是平等的商品的理念,它们同属商品,激光只有走出实验室,像皮鞋那样为市场普遍接受,才有价值,否则只不过是实验室的高级游戏。

  从那时起,他便有了“激光贩夫”的称号,华工科技走上“市场”之路,从此就一路奋进。

  提质竞进

  重视人才让知识与经济更近

  华工科技拥有国家重点高新技术企业、国家“863”高技术成果产业化基地等多个头衔,其共同点都是“高科技”,而科技又往往和人才分不开。华工科技就是因为抓住了人才,所以不断提质竞进。

  早在2000年成立之初,华工科技就提出“让知识与经济更近”,技术创新考核还写入了企业的长期规划。在华工科技,核心技术骨干的年薪比老总还要高,真正让“知本家”成为“资本家”。

  华工科技引进、培养国内优秀技术人员1000余人,占公司总人数的18%左右,其中9人入选国家“千人计划”,6人入选湖北省“百人计划”,15人入选东湖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3551工程”。“公司每年将销售收入的6%-10%作为研发投入,成立以来,累计开发新产品新技术263余项,新产品年均贡献率35.2%,申请专利168项,参与起草、主持国家标准制定7项。”马新强说。

  然而,在人才和科研方面的投入,也并不是没有烦恼。马新强烦恼的是,一个企业没有创新就没有市场、没有利润,但是无序的行业竞争,不讲规则地挖人,导致科研成果被窃取。“比如说,有些项目我们花了几千万元,然后技术人员走了,也把技术带走,别人马上就可以仿制。”马新强坦言,要是打官司,成本很高,认定侵权的过程也很复杂,“假如真判定侵权,最多也是赔钱了事,侵权成本很低,但对专利所有权者来说,则受到了很大的损失”。

  马新强建议,知识产权侵权要建立全面赔偿原则,明确赔偿金额,或者可以加倍赔偿,甚至可以考虑承担刑事责任。“举例来说,一个小偷偷了5万块钱,就可以坐牢了,他把你一两千万的无形资产‘偷’去用了,也不坐牢。”马新强说,知识产权保护的力度还需要加强。

  未来目标

  有底气有锐气立志做世界第一

  17年来,伴随着中国改革开放的深入,曾经在武汉东湖之滨寂寂无名的校办企业,已锐变成国内最具成长性的高科技上市公司之一、中国激光技术及应用领域的领导者。“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我们的下一个目标是将华工科技的旗帜插上全球产业之巅。”马新强自信地说,这并不是痴人说梦,年轻的华工科技有底气。“这里有国内最先进的激光装备研发、制造基地,国内最大的激光全息防伪产品、传感器、光器件产业化基地。从汽车、钢铁、工程机械、轨道交通等工业的升级改造到物联网、新能源等战略性新兴产业的蓬勃发展;从九天揽月的航天事业到五洋驭涛的船舶工业;从覆盖南北的新一代通信网络到普惠神州的民生工程……都注入了华工科技‘隐形的力量’。”马新强说,年轻的华工科技还有锐气、有运气,这就是华工科技的“三气”。

  伴随工业4.0时代的到来,以及“中国制造2025”的提出,“我深信,中国经济的道路有多远,华工科技的脚步就有多远”。马新强许下的诺言,将会是一次时代的见证。

他把激光当皮鞋一样卖 成就中国高科技行业翘楚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