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树资本创始合伙人的创业之道

时间:2018-04-02 创业资讯 我要投稿

  关于投资你可能一窍不通,下面小编为你推荐一下文章,相信对投资一窍不通的你会有很大收获的,一起来看看吧。

  赛道布局

  “我首先是一个互联网人,其次才是投资人。”童玮亮对自己如此定义。1996年,他开始接触网络,1998年开始做网站,当时创办的是一家非主流文化社区。之后童玮亮参与的创业项目也都和互联网有关,比如担任“网际快车”(FlashGet)合伙人、电子杂志平台Zcom的副总裁等,他还是公益网站“携手行动”(needahand.org)的创始人之一,该平台组织捐助西部贫困地区学生活动已经坚持了12年。

  在互联网行业沉浸多年,童玮亮积累了不少人脉和资源。2011年,他加入戈壁投资,转型成为职业天使投资人。他常常在京城的创业咖啡馆“值班”,最多的时候一天要见8个创业团队。

  长期的行业积累和天生的投资敏感,让他对移动互联网创业有着深刻而独到的认识。在他主投的项目中,“Camera360”和“大姨吗”前景喜人,目前这两个创业公司都拿到了下一轮投资,如今前者的估值已是童玮亮投资时的20倍,后者更是高达约100倍。

  在判断目标公司的发展趋势方面,童玮亮有自己的一套。他会不时地到App Store上去体验排名靠前的新产品,这除了受到投资或创业习惯的影响,还因为自己喜欢。童玮亮坦言,过去的经历让自己很习惯做一个超级产品测试员。他会亲手使用被投企业的产品,也要看相关数据。很多产品存在的漏洞,他甚至能够先于企业创始人发现。

  投入的时间多,看到的就更多。在童玮亮看来,目前智能手环、智能手表还只是一种锦上添花的产品,发展前景还得看Google、苹果等公司未来的布局。而偏向健康和医疗领域的硬件设备却是刚需,他自己也投资了睿仁医疗和一些与此相关的硬件产品。

  解决用户痛点永远是创业成功的第一要务,“你把这个需求解决了,把用户的规模做起来,收入自然就能跟上,这样的项目就有希望。”在童玮亮看来,互联网思维的核心就是聚拢人心、聚拢用户。以移动互联网为例,从投资解决用户痛点的工具类App入手,然后逐步涉足云端、社交网络等比较符合逻辑,反之则难以积累用户,收入就跟不上。

  “我觉得移动互联网能够改变传统行业。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发展,接下来的方向可能是物联网跟传感器密切结合。”童玮亮认为,这种软硬的结合要涉及硬件、软件、供应链等多个环节,所以单纯的互联网公司比较难以获得垄断地位。“现在这个阶段,我还是关注移动O2O多一些,不一定非是垂直的方向,目前还是与社区结合得比较密切。”

  选择赛手

  做投资,选好“赛道”很重要,选对“赛手”更重要。“光有想法是没用的,还是要靠团队的执行力做出来。”童玮亮表示,“在美国,你有了想法并把产品做出来以后,别人不大好意思去抄袭你。而中国比较缺乏耻感文化,所以在中国创业更要拼执行力,对创业团队的要求更高。”

  “中国的创业环境还是没那么好,一定要有一两个兄弟愿意跟着你一起去干才行,能力的互补很重要。所以我投的项目一定要有合伙人团队,至少要有两个以上的合伙人,很少投一个人的项目。”

  童玮亮非常看重团队能力与所做事情的匹配度,他更倾向投资具备三角结构的互联网产品团队。在这样的团队中,CEO(首席执行官)如果是产品出身的会更好。因为只有产品真正足够好并且CEO对来自用户的负面反馈毫不妥协的时候,公司才能不断前进;CTO(首席技术官)如果拥有一些大规模数据研发的经验会更好。因为不管是互联网还是移动互联网,用户的增长都非常迅速,此时对系统基础构架的要求会很高;此外,CMO(首席营销官)也很重要,因为市场竞争非常激烈,需要一个能够整合渠道资源和人脉资源的合伙人。

  童玮亮的这种投资偏好,部分源于他自己创业时的经验积累,“当时,不管做是网际快车还是Zcom,我们团队中每个人的市场营销能力和融资能力都很强,但是缺少一个专注产品技术的合伙人。”

  投资人要做投资,就要对各个行业都有所了解,但具体到某一个行业、某一个垂直的点,也许并不比创业者了解得更深入。对此,童玮亮的建议是,既然已经选择了投资这家企业,就要放手让创业者去做,尽量减少摩擦。投资者最好是能像朋友一样提出一些建议,因为创业者在做的这件事,一定是他们自己热爱的事,一定是他们自己想做的事情。“我投一个人,就要相信他做这件事比我自己做效果更好。”

  “创业者失意的时候,你能去倾听、用自己掌握的资源帮助他就好。具体的运营,还是应该以创业者为主、投资人为辅。”童玮亮表示,“越是好企业,投资人在它上面花的时间和精力反而会越少。”

  关于大学生创业,童玮亮坦言,自己对此不太鼓励。因为中国的环境与美国不太一样,相对来说,中国的大学生还是属于在温室里面长大的。“中国的教育体系与创业是格格不入的。当然,大学生创业也有很成功的,但是从概率上来说相对比较低,可能只有1%、2 %。而我投一些有创业经验的人,他们成功的概率可能是5%至10%。”童玮亮说,“因为几个同学创业时一定会碰到一堆问题,团队也未必很稳定,每个人的选择也很多,可能某个人被大公司录用后就上班去了。”

  “我接触的圈子年纪都在三四十岁,他们想出来创业,我更愿意投他们。可能我跟大学生的观点不太一样,接触得也没那么多。我自己现在也在调整观念,因为"90后"真的不一样。”童玮亮表示。 12> 余下全文

  天使投资观

  在童玮亮看来,这两年天使投资能在中国逐渐发展起来,一方面是因为现在的创业环境越来越好了,TMT行业的大公司里愿意出来创业的人越来越多;另一方面是因为愿意做天使投资的人越来越多。很多天使投资人曾经是大公司的高管,或是成功的创业者,因此他们愿意去投资一些以前的同事、朋友。

  “这几年中国的富人也越来越多,他们中的一些人听到一些天使投资几百倍回报的神话之后,就冲着回报率进了这个圈子。逐利是很正常的事,只是这样的人未必能在天使投资行业里走得很远,失败一次之后可能就不做了。”谈到天使投资人年轻化的趋向,童玮亮也有自己的看法:“我觉得年轻的天使无非分两种,一种是富二代,一种是自己通过创业、财务或其他方式积累起了财富的。如果是用从财务方面赚的钱去做天使投资的,就要帮他们去了解天使投资是怎么一回事,帮他们摆正一下心态。”

梧桐树资本创始合伙人的创业之道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