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表委员激荡 解决毕业生就业难该出哪一招

时间:2018-04-14 创业资讯 我要投稿

  大学生就业面临人生一个重要转折点 本报记者 侯恕望 摄

  连日来,关于大学生就业的话题,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的会场内外不断被提及,欲罢不能,欲说还休。

  从“天之骄子”到社会“普通一丁”,大学毕业生们的命运仍牵动着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代表和委员的心。在这个“就业寒冬”来临的时候,数位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都举起了充满爱心和责任的“大喇叭”,喊出了他们的心声:就业吧!创业吧!先歇着吧!赶紧上山下乡吧!……

  —“就业”PK“创业”

  大学生有才

  要敢于创业

  “就业形势不理想,我们该怎么办?”“用创业带动就业”成了许多大学毕业生的美好心愿。在经济不景气的情形下,到底该不该创业呢?

  省政协委员、团省委副书记陈东打出了鲜明的旗帜———支持大学生们去创业。他还有点“忿忿不平”:“我们(广东)的创业比例实在太低了,过去是洗脚上田、下岗失业、社会闲散青年等人群在创业,但现在,我们具备知识的有能力的大学生,却反而不想、不敢创业。”

  上海杨浦科技创业园总经理谢吉华认为,现在正是大学生创业的“黄金时代”。广东省科技风险投资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彭星国也提出:“大学生应该创业,并且要勇敢创业,但创业一定要付出,要吃苦。”

  倾向于政府鼓励大学生创业的代表和委员还真不少。广东省人大代表、佛山科学技术学院化学与化工系主任陈忻希望政府派“大红包”鼓励大学生创业,她举例说,现在南海有一个很好的政策———提供一个大学生创业园地,免费为创业大学生提供一年的工作场地,大学生创业贷款最高可以贷到15万元,她认为政府派这样的“大红包”值得期待。

  没钱没经验

  创业应慎重

  唱反调的也大有人在。去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就表示“很支持大学生卖猪肉”的人大代表、网易总裁丁磊,今年却并不支持大学生去创业。“对于大学毕业生创业,我不反对,但风险大,要慎重。”他说,创业不仅要有激情、勇气和智慧,还要有金钱。大学生一是没钱,二是没有阅历。而且现在经济大环境不好,如果只凭一腔热血去创业,风险很大。“建议大学生像我当年一样,先到企业干两年,学习管理经验和社会阅历,想清楚了、准备好了,再去创业。”

  “目前,就业机会不是很好,创业机会也不一定很好!”大学生国际创业计划大赛最佳指导老师方志远博士也对大学生创业泼了冷水。方博士说:“创业有动静理论和环境理论。动静理论就是创业要有激情,有动机,不是单单为了解决就业问题而才去创业的,要给自己的创业一个明确的动机;从创业支撑的环境来看,也不是很看好。美国大学生创业成功率是30%左右,中国只有10%,在广东就只有1%。从大环境分析,当前不太适合创业。”

  —“在城里‘混’着”PK“赶紧上山下乡”

  大学生当“走鬼”

  将来出个李嘉诚

  舍不下城市的那份喧嚣该如何是好?城里也有城里的活法。罗活活很率真:“一台爆米花机才2000元,大学生为什么不能开个小摊?只要能爆出米花就能养活自己”。

  广东省政协常委、九三学社广东副主委温洋建议,政府可为有心做小生意的大学生开一些跳蚤市场,大学生也不妨转变观念———当当“走鬼”。“李嘉诚靠卖塑料花、霍英东靠开杂货店、美国的戴尔靠送报纸起家。” 温洋认为,让大学生来当“走鬼”也是培养企业家必不可少的实践过程。

  和农民工争破头

  不如下乡求发展

  要么“候”着,要么先干着;要么进城,要么下乡。习惯于在考试中做选择题的大学生们,却很难在人生的就业关头作出一个两难的抉择。

  省人大代表李玲坦言,现在大学生宁愿和城里的农民工和下岗工人抢饭碗,也不屑于到乡镇寻求发展。在李玲担任书记的廉江吉水镇,已经有多年招不满所需的大学生公务员。李玲想不明白,明明待遇和城里公务员一样,为啥大学生们都瞧不起乡镇?

  广东省政协委员罗活活就建议,由政府设立准村官、准公务员这样的岗位给新毕业的大学生。陈东委员也指出,农村还需要乡村教师、乡村医生,天地很广阔,建议大学生们投身到新农村的建设中去。

  —“政府出钱拉一把”PK“政府出钱养懒虫”

  半年找不到工

  发放失业津贴

  省人大代表、广东医学院的王小燕教授心疼找不到工作的大学毕业生们。

  她干脆提出建议,政府能否给毕业半年后仍未找到工作的大学生们发放失业救助津贴。

  她强调,该津贴针对失业大学生这一特殊群体,要求大学生毕业后在6个月内仍未找到工作、并到当地劳动部门登记失业,经审核属实者,方可领取失业救助津贴。

  出钱或养懒虫

  救助会伤自尊

  “政府会不会出钱养了懒虫?”李玲代表担心此举会导致政府出钱养懒虫,她还是希望青年们投身基层。省政协委员谭璋球也认为,大学下基层其实也是不错的选择。

  “发救助金有点伤自尊吧?”魏群代表担心。毕竟大学生还不能算弱势群体,“给钱也要给得有艺术”。

  不少代表都赞成政府在大学生就业问题上应该下点“本”,但方式可以多样。中国移动广东公司总经理、徐龙代表则建议政府推行一个大学生“带薪实习”的计划,实习期间的薪水由政府和企业共同埋单。

代表委员激荡 解决毕业生就业难该出哪一招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