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创大资本许洪波

时间:2017-05-24 经验访谈 我要投稿

  创新的成本变得很低,创新的传播变得很快,这样一来创新会在中国越来越多地发生。

  许洪波教授,创大创始人兼董事长、中国创业教父。他是全球移动Java标准六个起草人之一,也是全球第一批人工智能和机器人技术专家,主攻人工智能神经网络计算领域。除此之外,许教授还是中国15位「核高基」科技重大专项总体组成员之一(15位成员之中有8位院士、2位将军)。

  许洪波教授经历丰富,先后在7个国家11个城市工作过,具有超过20年的TMT行业战略规划、产品研发经验,在全球互联网领军企业SUN、BEA等担任过首席架构师和首席科学家等,领导开发了多款国际知名互联网产品。

  2015年许洪波创立了创大资本,前创大在中国的深圳、广州、上海、北京,新西兰的奥克兰、澳大利亚的悉尼建立了孵化器和天使投资基金。创大创立以来投资了精明购、F5未来商店、差评、高木人工智能学习、爱婴慧等一批著名项目。许洪波先生投资的创业项目70%拿到了A轮,50%拿到了B轮,创造了中国天使投资界最高成功率和回报率的奇迹。

专访创大资本许洪波

  大规模创新在中国

  过去大家常讲「C2C」,Copy To China,而如今我们看到越来越多的中国创新。比如微信,过去几年,微信已经变成一个西方非常尊重的中国创新典范,因为微信构筑了一个非常大的生态系统,它把社交网络、支付、应用都无缝地融合在一起了,到今天,微信仅仅是一个6岁的产品。

  当然,很客观地说,我认为微信遇到了一个非常大的成长瓶颈,微信现在太重了,越来越不好用,无效信息越来越多了,大家也许会在某一个时间节点上抛弃它。但是我想说的是,随着技术趋势的变革、渠道的变革,令如今的创新有可能在世界上任何地方都发生。当然,中国有更大的机会。为什么?因为中国基数够大,有巨大的产业规模的优势,这也包括资本的优势。

  驱动这个的变革的因素还有很多。

  首先,技术成本。技术的成本现在已经降得非常之低,在2000年如果你想创业,你得买Oracle的数据库、要买服务器等,当时没有一百万美元是不可能去创业的,光买路由器、数据库、服务器就要那么多钱,还要雇非常昂贵的DBA(技术支持人员),而如今这个技术成本已经非常低了,感谢有了云计算。现在无论在亚马逊上的云还是阿里上的云,一个月可能只要5000块钱就可以8个CPU的云服务器,外带各种开源软件和数据库服务。

  第二,市场的渠道也大大扁平化了。今天通过移动互联网,通过社交媒体,你的这个创新可能会一夜之间走向千家万户。就像去年,我们投了一个很小的团队叫「爱分享」,「爱分享」去年情人节搞了一个活动,在网上晒假结婚证,如果我是范冰冰的粉丝可以晒一个和范冰冰的假结婚证。这么一个简单的事情它一天就获取了一亿PV,在全国刷爆了,但那个团队当时也不到十个人,这在过去的时代是不可能的。过去,不管是通过电视台还是传统纸媒成本都会非常贵,而今天,感谢有了移动互联网,感谢有了社交媒体,令你好的创意、好的创新可以迅速传播开来。

  第三,资本的力量。整个财富的积累正在变得非常快,看看滴滴,看看今天的ofo和摩拜,它们已经不仅是独角兽了。ofo现在号称估值接近百亿美元了,并且这个公司还不盈利,还在巨亏。

  这些要素让创新的成本变得很低,创新的传播变得很快,这样一来创新就不仅仅是硅谷的专利,中国创新正越来越多地发生。

  我想,中国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创新的步伐又这么快,在全世界没有任何一个地方可以做到。

  比华为还快速的「超级大脑」

  我看到,今天的中国有一些非常聪明的孩子,他们极为敏锐,北大系、清华系都有。除了北大清华,在北航,我还看到一位非常棒的拓扑数学的科学家,他发明的算法可以比今天世界上最好的算法好一千倍到十万倍。

  今天的计算我们叫做ABC时代,A是AI,B是Big Data,C是Communicating Network,这个ABC时代产生了海量数据,很多都是非结构化的。比如FBook,现在有大致20亿的用户,它比微信还大。它的社交网络信息大概有20万亿条,按照现有技术,处理这些需要5万台服务器,旁边还得建一个水电站。但对这个科学家来说,只需要20台服务器,就可以完成这个计算量。

  华为做过一个测试,拿广东移动做例子,广东移动每天产生一个P的CDR(话务数据量),华为要处理这一个P的数据要三天的时间,那就意味着华为其实没有任何能力去对这些信息做实时处理。比如反恐,去发现潜在的暴恐分子,靠现在的方式追踪他的号码是做不到的,你三天以后才分析出来,三天以后不知道这个人跑去哪儿了,但这个科学家研究出来的系统,只需要9秒就可以处理一个P的数据量。所以,它可以做到几乎实时。

  除他之外,我们国家还有一大批华人科学家。我原来在新西兰皇家科学院工作,从全世界范围来看当下的计算领域,有超过一半的教授是华人。不过,这些华人95%以上是受到压制的。因为无论如何,他也爬不上那个Hierarchy阶层。这里存在一个什么机会呢?我们可以建立一个个的Model,有了一个成功案例后,就可能吸引到很多杰出的华人数据科学家去创业。

  今天他们的生存状态是什么呢?他们拿30万、50万的年薪觉得还OK,很舒服,如果让他创业,抛家弃子每个月吃狗粮这也不现实、也做不到,但是通过中国的市场加上资本的力量可能会产生一个新的模式,让这帮杰出的华人数据科学家到中国的市场来创业,那就很可观了。所以,我觉得中国人从来不缺智力,现在需要的可能就是从原来的「双创」转向于去给这些杰出的数据科学家,给他一个空间。我们现在的「海豹突击队」模式就是这样的尝试,为了给创业公司更好的人才组合,我们给他配CEO、技术团队,这样的话,就有人帮着创始人去解决行业或者产业所面临的重大问题了。

  好的创业者应该具备的素质

  优秀的创业者能让你有很直接的感觉,这种感觉你可以很快感觉得到,比如他的气场。所谓的气场如果你把它量化有几个东西,第一个事情,他能够非常清晰的去洞察行业变革的趋势和秘密。除此之外,这个行业是不是处在tipping point上也很重要,tipping point就是水烧成98度了的最后两度。在拐点没有产生之前这个市场是一个冷的市场,举个例子来说,智能手机,如果它的覆盖率达到30%,那么各种APP、各种移动互联网应用便处在一个拐点之上,如果过了这个拐点,它可能就变成了一个充分竞争的红海。所以,把握到这个变革的机会产生的那一刹那很重要,通常的机会的时间我认为不会特别长,这个机会窗口大概在半年到一年的时间,除非你做的是一个非常底层非常核心的iOS这样的东西,不然你的时间窗口是很短的。

  一个好的创业者他有对趋势的判断是敏锐的,这个大的拐点产生后,接下来就看他在这个趋势里面可以做出什么样的动作,把握住这个重大的变革机会。什么叫重大的变革机会呢?就是说,你的产品推到市场上要至少比现有的产品好十倍。

  第三个事情,它要有足够的执行力和资源,能把他的这个梦想、愿景可以去实现。

  第四个,我喜欢的创业者是有一些轻度的抑郁或者恐惧的人,他会发现如果这个事情不去做,就会产生的一个巨大的忧患或者心理阴影,而这种恐惧令到他不知疲倦地前行。举个例子来说,比如埃隆·马斯克,他之所以做Space-X,是因为他觉得可能再过60年地球就不再适合人类生活了,当然这个恐惧霍金也有,所以马斯克说或许在未来人类要移居火星,这样,他说他需要提供一个低成本的交通工具让人类可以延续未来。很多非常大的创新是基于对一个产业的恐惧或忧虑驱使他做出改变而不是能赚多少钱。

  比如说我们在澳大利亚投的一个水下机器人的项目家叫做Abyss,研究方向是如何在极端恶劣的情况下,在人类触达不到的地方去更好地理解这个世界。虽说现在我们可以上月球,甚至可以上火星,但事实上我们往地下走的能力是很差的。人类的潜水只能潜到10米,马里亚纳海沟至今人类还没真正下去过(只是一个小的探测器触达了这一点)。我们在空气的环境下我们的机器视觉已经做得很好了,但是如果我们在浑浊的水里,怎么做到这一点?他做了一个机器人,希望用机器人找到水下大坝的裂缝,你要知道在澳大利亚,如果潜水员下去干活时薪是一个小时1500澳币,同时还有生命危险,就算给钱大家也不愿意做。所以,他发明了一个机器人,通过技术的手段去接触人类不能抵达的地方或者非常危险的地方,然后可以去更好地探索未知世界。或许这样的技术未来我们在月球、在火星上也会有巨大的用处,因为据说火星上有很大的沙尘暴,比北京要厉害多了。我觉得,这样的抱负令到他可以去改变一个行业。

  我为什么要投资这个项目呢?其实原因很简单,全世界的大坝80%在中国,这个市场非常巨大,所以我觉得我们需要这个东西。这个东西对于咱们的生命安全财产非常有价值。

  我喜欢的创业者,他需要有几个重要的素质。第一是对未来充满热情,充满激情,有大的抱负。第二,他要有很强的逻辑。他知道为了实现目标一步一步应该怎么走。当然,最重要的一点,他要有极强的学习能力。创业其实是在解决一个前人没有解决的问题。你找不到答案,你必须去迅速地试错,找到一个能解决问题的优化路径。那种特别感性的创业者、仅凭着一腔热情创业的,我觉得这可能不是我的菜,我喜欢的是热情与理智融合,同时有轻度焦虑的那种创业者。

  VC中的海豹突击队

  投资的成功其实是个幂指数,《从0到1》里Peter Thiel也提到过这个逻辑。你只有投到那些最优秀的,能够想改变世界然后真的去改变的人才行。Peter Thiel不说了嘛,他投的Fbook,是总共投的200个项目之一,但过去7年,Fbook带来的回报等于后面199个项目的总和。当然,他当时写那本书的时候FB只是一个小的独角兽,当时可能只有20亿美元左右,Palandir也是同样的道理。

  所以,作为投资机构,如果你只能投到平庸的二线的创业者,那么你是永远也跑不出来的。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一个很大的不同。二级市场你还可以做风险对冲,在一级市场上是没有办法用差的项目对冲好的项目的,这是一个赢者通吃的世界,赢者take the all。

  我们有深厚的技术背景,技术也是创大的DNA。当我们跳到投资行业时,我们意识到这个行业其实有一些系统性的缺陷,是整个行业都没法解决的。举个例子来说,比如天使投资,这件事风险最高,回报最高。但正因为天使非常早期,在项目最需要支持的时候,全行业却没有办法给它提供系统性的支持。为什么不行呢?比如一个天使基金总额1个亿,一年200万的管理费,你大概可以拥有两个GP,两个跑腿的。两个GP,一年200万没了,其实这个钱是不够的。你想想看还有各种差旅,各种活动,开支都要从里面出。回到另外一个角度来说,你最多养四个人,而且大家还得吃「狗粮」。你300万投一个项目,那么你得投33个项目,为了投33个项目你至少得看1000个项目吧。现在我们每个月可以收到800个左右的项目,但我们只能投一个到两个,这样算的话,那就意味着你这4个人在一年到一年半要投三十多个项目,你要看几千个项目,你连看项目的时间都过不来,你怎么可能给投资团队,给被投团队提供系统性的服务、给他对接资源?所以,不是你不愿意,是你没有能力。

  所以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我们开创了「海豹突击队」模式。对于项目来说,三分靠投,七分靠管,其实这也是美国的成功经验,他们有非常大的投后服务团队,创大把它做到天使轮。我们建立了一个中国优秀的投后服务团队,给创业者不仅是钱,我们还从商业战略、技术、产品、市场、品牌,再融资,财务、法律等方面给创业者全方位的服务,这些服务的价值是什么?就是我们可以系统性地提高我们的成功率。

  过去我做创新谷,现在又做创大,都充分证明了这个服务体系的价值,这个服务体系让我们的成功率惊人。别人可能十个能成一个就不错了,我们十个能成七个以上,我们给创业者更好的服务,对于资本市场来说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我们做了一个超级印钞机。我们也比较幸运,这个理念得到了包括东方富海、中科招商,盛世投资、江南春、立白集团等中国一线VC、顶级母基金、产业龙头企业的共同支持。他们的认同和支持,让我们有足够的时间,足够的资源去建立起一个全面专业的服务体系,这个服务体系我们叫「海豹突击队」。很多人说,为了创业我们可以卷袖子干,但我们是可以直接进场作战的。我想,在今天任何一个投资公司都很难有这样的决心和能力。

专访创大资本许洪波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