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台湾制鞋股王王秋雄:做好,比做大更重要!

时间:2018-03-20 经验访谈 我要投稿

  「做好,比做大更重要。」这是丰泰董事长王秋雄,经营丰泰45年,最大的启示。

  我们拜访参观了20多间工厂大都不好。幽暗、脏乱,员工重复同样的动作、眼神空洞。但在台中以南的斗六小镇裡,我们找到一间看来颇有希望的工厂。

专访台湾制鞋股王王秋雄:做好,比做大更重要!

  它叫丰泰,是由一个叫王秋雄的年轻人管理。工厂小但乾净,充满正向的氛围,王秋雄也一样,是个为他的工作场所而活的「鞋痴」。也住在那裡。当我们注意到工厂旁有个小房间写着禁止进入,我问裡面是什么。

  家,他说。「我和内人和我们叁个孩子住的地方。」

  我决定让丰泰成为我们台湾事业的基石——菲尔.奈特《跑出全世界的人》

  这家藏身在云林斗六乡间的企业,它的员工平均年薪110万,全公司都5点下班,如果要加班,得事先跟公司总裁申请。工厂都设有幼稚园,员工都有免费午餐。

  这家公司是丰泰企业,也是台湾製鞋股王。如今,它是掌握Nike球鞋的最大代工霸主,篮球之神乔丹、小飞侠柯比、小皇帝詹姆斯的球鞋,都来自这裡。

  「做好,比做大更重要。」这是丰泰董事长王秋雄,经营丰泰45年,最大的启示。也让他成为Nike创办人菲尔.奈特自传中,唯一提及的台湾製鞋业合作伙伴。

  王秋雄1965年毕业自台大商学系,堪称是当时全台湾前5%的菁英。他是富二代,父亲王文溢在台中创办丰全橡胶厂,出口自行车轮胎,随后转做橡胶鞋。

  在丰全当叁年厂长后,他决定自立门户。他跑到斗六跟农会总干事借钱,加上大姊的资金,2百万创立丰泰。当时的製鞋聚落在台中,他到斗六设厂时附近只有甘蔗田跟稻田,一片荒凉。

  公司训第一条,就是养人才

  斗六的人才不如台中大都会多,「人才的定义是长期愿意跟我做。」王秋雄为了留人,开设幼稚园是第一步;留才的第二步,是员工训练。

  在政府都没规定要戴安全帽的年代,王秋雄要求员工骑机车要戴安全帽。他视人才为资产,因此连员工下班要戴安全帽都管。他对人才最大的赌注,就是坚持根留台湾,敢在危机时向Nike说不!不仅确立了丰泰「做好」的路线,也提升了台湾製鞋产业。

  币值狂升年代,敢拒绝客户

  1987年,新台币兑1美元从40元,升值到30元,突然间变成25元,台湾工厂爆发出走潮,两千多家製鞋工厂全跑了,全部关门,这也包括王秋雄哥哥接手父亲留下的家族事业。丰泰的大客户Nike也要求丰泰出走,但王秋雄却不愿意。

  拗不过王秋雄的坚持,奈特也决定帮他一把,把高价鞋款订单继续下给台湾丰泰,他知道单价越高,越有本钱吸收调高的人工成本。这个高价鞋款,就是乔丹鞋。

  麦可.乔丹是篮球之神,乔丹鞋成了当时全球销量最大的单一鞋款。当时一双双从云林斗六出口到世界各地的乔丹鞋背后,其实藏着重感情的王秋雄,不愿意放弃台湾的故事。奈特支持了他10年,一直到2000年丰泰才结束在台湾的生产线。

  王秋雄的不愿放弃,也带动了台湾的Nike供应链。叁芳化学工业会跨入鞋面人造皮的事业,Nike的煳胶七成使用南宝树脂,都是因为王秋雄建议。

  说服Nike,在台设研发中心

  「我担心有一天醒来,Nike是庞然巨物,而丰泰只是一个萝蔔,永远不是平等的买卖双方。」王秋雄花了4年争取Nike在丰泰设立第一个海外研究设计中心,还提供Nike员工办公的场所,丰泰内部有个被称为Nike Zone的区域,只有Nike员工可以进出。

  「我为什么要设这个研发中心?就是为了人才。」Nike每次研发新产品,如空气袋(Air Bag,用于气垫鞋)、针织鞋面球鞋(Flyknit),都会找上丰泰共同开发。参与开发,除了让丰泰有机会获得利润较高的新订单,也让王秋雄有锻鍊人才的机会。

  王秋雄在37年前,就拨出企业盈余的10%设立员工专属幼稚园,每学期註册费仅收5500元,教案都是请专家量身打造。如今丰泰幼稚园裡的第一批「丰泰宝宝」,已有人做到丰泰的处长级主管。

  在求「大」、「快速成长」与「利益极大化」赢者全拿的主流经营思维下,王秋雄用45年的时间,在云林斗六证明,企业获利好也可以让员工幸福。

专访台湾制鞋股王王秋雄:做好,比做大更重要!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