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新东方创始人俞敏洪

时间:2018-03-07 经验访谈 我要投稿

  俞敏洪,1962年,出生于江苏省江阴市夏港街道葫桥村的一个普通的农村家庭里,父亲是一名木匠,母亲则是当地生产队的妇女队长。俞敏洪还有一个姐姐,是一名赤脚医生。

专访新东方创始人俞敏洪

  80后一代的大学生,很少有不知道俞敏洪、不知道新东方的。在80后的青春岁月里,互联网这种东西才刚刚出现,email还有一个中文名字叫伊妹尔,那时候还没有马云的“今天你对我爱答不理,明天我让你高攀不起”。

  不过在那个年代,80后仍旧不缺乏草根逆袭的偶像:这个人大学考了三年,上了北大,毕业后留校任教,因妻子的一句数落,申请赴美留学,结果屡次被拒签……最终,他靠着教英语,成立中国最大的民营教育机构,新东方。

  今天的《与代表委员聊一聊》,我们去跟政协委员俞敏洪聊一聊。

  如果你上过新东方的英语课,十有八九,你可能跟我一样,已经忘记了课堂上教了什么,但是你一定记得两件事,一个,是新东方老师都非常的能说,比如锤子手机的老板罗永浩以及他当年在新东方留下的“老罗语录”。还有另一个,就是每一老师都能信手拈来几个关于老板俞敏洪的段子。

  记者:所以说不都是真的?

  俞敏洪:不都是真的,肯定不都是真的

  记者:是你跟他们说可以讲吗

  俞敏洪:刚开始新东方的传统,新东方几十个老师是一天到晚跟我在一起玩的,有点像paper的创始人,他说初创团队就应该像黑帮一样,大家团结的特别紧,我就是黑帮老大当时。新东方的二三十个老师每天跟我在一起喝酒聊天吃饭,他们就会以讲我的故事为骄傲,这个就变成了一个传统。

  从最开始自己讲课,到新东方的每一个班结业之前,到各个班给学生们进行一番“励志演讲”。再到现在,他只能每一个学期录一个视频,在班里播放;俞老师,和俞老板,两个身份,俞敏洪怎么思考?

  俞敏洪:我现在思考的更多,其实呢,首先是当一个好老板。因为像新东方现在在这样的一个互联网时代不断的转型、不断的要调整战略的这么一个时代,作为一个企业的老板,能够把企业这样的一个战略发展方向、执行方针、布局,能够想清楚,并且能把它执行下去。

  因此,俞敏洪今年带来的三个提案,其中一个就是建议降低企业社保缴费水平:

  俞敏洪:企业本身社保基金未来怎么支付,国家定什么新的政策,员工是什么心态,怎么样达到企业、员工和国家三方共赢的状态。现代互联网时代,因为信息对称,所以大量的行业都变成了微利行业,在一个微利行业的状况之下,社保基金每年增长10%,这是一个非常难以承受的数字。

  俞敏洪说,自己跟马云有很多相似之处,高考都考了三年,专业都是英语,两个人到今天都是学士学历。自己20年做出了一个新东方,而马云除了阿里巴巴、还有支付宝、淘宝。看着其他的企业家不断的跨界、拓展,俞敏洪动心吗?

  俞敏洪:不同的商业模式,会派生出不同的发展模式,阿里巴巴腾讯百度包括周鸿祎的360,他们如果在这样一个移动互联时代,不做模式之间的嫁接和拓展的话,那他们很快就会消亡。但是我做的这个模式不会。因为教育领域是老百姓日常最关注的一个领域,他跟消费不一样。教育是点点滴滴的改变孩子,让孩子不断取得进步的过程,所以这是一个特别耐心的活儿。

  俞敏洪曾说,新东方不爱财。但是,作为一家上市,拿着耐心和点点滴滴,有办法跟股东交代吗?

  俞敏洪:这个是不矛盾的,其实你把事情做好了收益自然就来了。你现在一心一意看着那个钱,就想多赚点,然后当年会有很多的收入,但是后面也许就没了,更加麻烦,还不如循序渐进,一点一点争取做到更好的价值体系,更好的长远发展,更好的长久回报。这个不是说我不关心股东的利益,而是说我希望股东能够长远的跟新东方的发展利益结合起来。对那些短期炒作新东方股票的那些投资者,我基本上一概都不会太在意,你愿意买愿意卖跟我没关系。

  2013年,俞敏洪接手北京工业大学耿丹学院成为理事长。实现了他人生的另一个理想,办一所非盈利性的私立大学。创业之初的两个愿望也在今天全部实现了。但是最初的那句“在绝望中寻找希望”,依旧挂在新东方教室的墙上,依旧鼓励着很多怀揣梦想的学生。

  俞敏洪新的理想是:十年,把学院办成二本,20年,做进一本。虽然今天,俞敏洪的身份变了、理想变了,但是十几年前一个教室一个教室去给学生们讲精神讲理想,80后们认识的那个一身段子,喜欢谈理想讲情怀的英语老师俞敏洪,还在。

  记者:我个人的感觉是俞老师以前讲英语,但是后来就不讲英语了。变成讲情怀讲理想讲精神了。

  俞敏洪:其实人的精神的培养是一个循序渐渐或者潜移默化的过程。我觉得我还算是一个精神生活满丰富的人,源头来自于进北大。再到大量的读书,后来自己做事的时候你会发现其实精神力量任何时候都会大于身体的力量。所以做耿丹学院,也是我的一个精神想要外化的体现……

专访新东方创始人俞敏洪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