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比尔·盖茨:聊了慈善、中国还有人工智能

时间:2018-03-05 经验访谈 我要投稿

  在我们以美妙的方式教育每个孩子前,在每座城市的市中心得到彻底清理前,我们还没到无事可做的时候。

专访比尔·盖茨:聊了慈善、中国还有人工智能

  ——比尔.盖茨

  近日,高晓松在不久前访问基金会西雅图总部,与比尔.盖茨就今年的#盖茨年信#进行对话。除了介绍基金会如何用好巴菲特的投资,盖茨还谈了他对中国的印象以及人工智能等话题。

  以下是访谈的主要内容。

  不为人知的成就

  高晓松:比尔和梅琳达.盖茨基金会(Bill & Melinda Gates Foundation)取得了许多惊人的成就,您认为哪些成就最不被人知道?

  比尔.盖茨:好朋友巴菲特(Warren Buffett)在2006年给我们基金会捐了一大笔钱,还给了我们很多建议,这让基金会得以设立更远大的目标。十年来,基金会已经聚集各个领域的精英,解决了很多我们长期关注的问题,比如结核病或生殖健康等。最实在的是,拯救了许多孩子的生命。

  最开始我会思考,我有这么一笔钱,不知道如何去花,留给我的孩子也没什么好处,那么我该去做慈善、该把慈善做成什么样?我很惊讶,一些儿童疾病导致数百万人死亡,疫苗、药品和专家却不能及时到位。于是我们为每个孩子投入几千美元,让他们能够获得新的疫苗。我们还与各个政府合作,让所有人一起努力。到今天为止1.22亿儿童的生命得到了拯救,孩子们用上新疫苗的时间也逐渐缩短。这在大部分国家的健康领域都取得了很大的成效,大家也许并没有意识到我们已经取得了不错的成绩。

  基金会的关门期限

  高晓松:基金会将在您和梅琳达去世后的二十年内花光最后一分钱,为什么呢?

  比尔.盖茨:做基金会有两种方式,其中一种你可以让它永远存在下去,比如福特基金会,洛克菲勒基金会,他们都很了不起,而且已经近百年了。梅琳达和我选择在有限的时间内关掉我们的基金会,出于两个原因,一是我们现在所从事的工作,是为了改变最贫穷人口的健康状态。我们认为最晚到我们死后20年,这些问题都会得到解决,消灭疟疾、麻疹、艾滋病毒等。虽然需要花费几十年的时间,但这是我们基金会所擅长的,我们将会解决它,然后宣布胜利,并关闭基金会;二是即使我们错了,在我们去世后,我们也无从了解最新的科学和政治变化,以及那时候存在的问题。

  高晓松:因此您认为世界将会变得足够完美。

  比尔.盖茨:那是我们一直以来的追求,我们累积了很多有关健康、有关贫困、有关很多容易被忽视的疾病的专业知识。我们认为很大程度上这些问题将被解决,未来将有其他的问题。但也将出现许多拥有资源的人,他们会更了解情况,能取得更大的成绩。

  比尔.盖茨的分享

  高晓松:如果要你在基金会关闭的时候,给世界写一封信,你会分享给人们哪三件事?

  比尔.盖茨:希望那时候,人们会觉得奇怪,曾经有疟疾这种疾病,他们会去询问为何这个基金会会投入大量精力去消灭疟疾?我们正试图让世界其他地方变得像中国最好的地区那样,享受好的生活环境和教育条件,全世界都应该这样。我预测到时候不会存在极端贫穷的国家,我预测大多数国家都能自给自足,女性将自主选择她们想要生多少孩子,并计划孩子的出生时间。为此,我们会给她们提供帮助和教育资源,让她们觉得有足够能力去实现这些。这对未来的慈善家来说是一个很好的启示,我们是如何做到这些的,又有哪些目标没能实现。

  高晓松:除了这个主要的想法,您还有什么其他想跟未来的人说的?

  比尔.盖茨:其实这都与基本的信念相关,出生的地方不同,是否拥有的机会也会大不一样。我非常幸运地出生在美国,而以后你的出生地还会对你的机会产生很大的影响吗?在一些地方,你是女性、还是男人,影响会很不相同吗?我的梦想是,这些不同将不复存在。这是否过于理想化,是否过于乐观?

  高晓松:很令人感动,您希望人人平等。那么您最想给世界、给人类分享的最后一件事是什么呢?

  比尔.盖茨:健康一直是我们的头等大事。如今这个世界很多孩子有难以置信的智力潜能,但是我们却无法帮他们发挥出来。因此无论是他们个人价值的实现,还是支持他们去改变世界,这方面我们做得远远不够。现在我们在读写能力、小学教育等方面取得了进展,全球已经取得了长远的进步。中学教育方面还有很大的进步空间,但是在课堂上无法有效地让孩子集中注意力。我们是否能改变教学方式,也许会借助一些软件,将孩子们的学习过程变得差异化。

  高晓松:或者使用AI、人工智能。

  比尔.盖茨:我们要改变学习的过程,让它能帮人们开放思维并爱上学习。我们会与许多基金会一起,资助创新的想法,改善教师培训以及开发实用的软件。在这一点上,我们还没能像健康领域一样取得那么大的进展,这依旧是我们很关注的工作。

  比尔.盖茨的泪水

  高晓松:我希望整个世界都如您所描述的一样。我想替我微博上的粉丝问您,您最近一次流泪什么时候,为什么会流泪?

  比尔.盖茨:我很容易流泪。遇到感人的故事我会哭,有一部电影叫《海边的曼彻斯特》,看得我哭了好一阵子。我最近见了一个患精神疾病孩子的父母,虽然他们在帮助孩子的方法上想法不一致,但是他们都倾尽了所有去付出,这是个非常感人的故事。去非洲或印度的时候,我看到人们在那么艰难的条件下生活。印象最深的是,和当地性工作者的会面,她们向我讲述了她们的生活,她们是怎么陷入艰难境地的,以及她们的孩子如何看待她们。所以,人们对他们孩子的关心,在哪里都是一样的,我都能感受到。

  高晓松:被现实的生命所触动。

  比尔.盖茨:是的。当我看到一个病房里全是身患疟疾的孩子时,我就想我们早该发明一个工具,最终这个工具让病房不再需要。我们正在取得一些进展,过去每年有100万孩子因疟疾而死亡,现在这个数字已经下降到50万以下,但是依旧还是太多了。

  对中国的愿景

  高晓松:您来过中国,也对中国很熟悉,您的朋友马云也在那。您对中国未来有什么样的愿景?

  比尔.盖茨:中国的发展速度惊人,对世界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你知道中国拥有全球五分之一的人口。现在中国对全球的创新总量的贡献已经超过了五分之一。微软在北京建立了一所真正意义上的研究院,那里产出的成果令人惊叹。在很久以前就这样,现在仍旧如此。中国很多公司都在持续地创新,人才辈出。一个巨大的市场促使每个人用更聪明的方式去做事。我从全球化的角度去思考,非常高兴中国能做得很多,例如解决国内的贫困问题。虽然还有很多亟待解决的,但是较之以前,已经大大减少了。我们正在与政府合作,探讨我们的基金会能如何在其中发挥作用。

  高晓松:非常感谢。

  比尔:我们在中国开展了疾病防控工作,例如HID防控、结核病防控、控制吸烟。我们看到了巨大的进展,我们建立了非常坚实的合作伙伴关系,今后还会继续开展这些工作。中国有意愿去帮助世界的其他国家,也许我们可以在非洲开展合作,基金会和中国以及非洲国家共同去解决一些问题。比如说,让我们把农业做得更好,让我们去应对疟疾问题。你知道的,最有效的抗疟疾药物——青嵩素,是中国发现的。

  中国的经验在于,在过去的50年知道应该如何提升农业生产力、改善教育,以及政府和市场该如何进行合作。这些经验和承诺将帮助世界其他国家实现目标,这非常令人激动。

  高晓松:谢谢,那么站在您的角度,美国企业家和中国企业家最大的不同是什么呢?就像您和马云。

  比尔.盖茨:我们都是乐观的人,对未来充满期待,也愿意冒一些风险。我们都想走的快一点,迫不及待,想到就去做。我们都希望自己的生意运转更好,这样就可以做更多的事情。我们会想到学校条件是不是不够好,老人们的生活过得怎么样。我们的技术不仅仅只惠及那些富有的人,还应该用在对大学、对研究的投资上。在IT领域,中美的差异是非常小的;在医药领域差距会大一些,不过差距正在缩小。许多研究机构已经增加了相关投入,很多在美国接受教育的中国人,现在都回到了国内顶尖的机构和大学。所以中国在新药物、新疫苗的研究等方面,贡献会越来越大。我们基金会也投资了一些中国的关键合作伙伴,我认为差距会越来越小。

  难以置信的人工智能

  高晓松:说到人工智能,您是否读到了AlphaGO战胜了60多名中国、韩国和日本的顶级围棋选手。那么,您认为人工智能在未来将如何帮助慈善事业?

  比尔.盖茨:人工智能会带来惊人的影响,并且大多数是好的影响。比如帮助学生、帮助查看分析图像、帮助我们了解发生了什么。有一件事人工智能还不能实现,就是阅读。但是所有相关的公司,还有一些小公司都在努力实现这一点。现在我们都在努力攻克阅读,一旦有了阅读能力,就可以帮助科学发明,这将会非常了不起,可以更好地帮助人们解决问题。人工智能的势头很猛,发展比我们预期的更快。那场围棋比赛的结果,就是一个惊人的里程碑。

专访比尔·盖茨:聊了慈善、中国还有人工智能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