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访果壳创始人:分答火了以后怎么保持稳定下去?

时间:2017-07-24 经验访谈 我要投稿

  “分答”这款基于微信平台快速火爆的产品,让“知识变现”成为热议话题。而“分答”起来之快,令果壳网创始人、CEO姬十三也感到意外。“有一段时间占据了四五家科技媒体的头条,当然钛媒体也做了报道,放过去看只有巨大的公司才有这样的荣耀,实属罕见。”以下是小编J.L分享的采访果壳创始人:分答火了以后 怎么保持稳定下去?,更多热点创业项目欢迎您继续访问(www.oh100.com/chuangye)。

  他在7月16日《商业价值》和钛媒体联合主办的2016移动互联网创新大会(MIIC)上这样说。姬十三在“知识分享与商业化”分场,分享了他对于产品和趋势的观察:

  对于分答的火爆,姬十三认为背后有三个原因:

  知识到了消费升级的一个时代;

  互联网呈现出更多精致、定制化的收费状态;

  分享经济给人们的习惯带来了很大的变化。

  那么果壳内部如何给分答定位?姬十三表示,不同的周期会有不同的判断,但是产品的做法不会改变,都是单刀直入,一开始的时候一定是最小、最单一的产品和工具。

  至于引爆了分答的明星八卦,姬十三表示“只是一个阶段性的玩法”,分答的核心在于“让各个领域里的专业人士在分答给大家提供各种各样的帮助和建议”。姬十三对钛媒体表示,分答做的既是知识经济,也可以看成是粉丝经济。相较于果壳、在行,不同的产品都聚焦在知识经济上,只是解决了不同场景下的不同问题。

  对于现在比较火爆的直播,他认为不一定适合知识人直接来用,但是分答一定不会局限在目前的形式上,因为产品现在仅仅只是一个简单的雏形,两个月的时间是没有办法将一款产品完善的。

  姬十三坦言,作为一个现象级的产品,“(做)分答挺不容易的”,而目前团队也不敢掉以轻心,眼下分答没有一个月前那么火了,对于一个尚处于早期的产品,不是一件特别好的事情。姬十三在大会现场也表达了对产品的反思——产品的根基没有做好,产品的基础没有做好,包括发现机制、分发机制都不够完善。

  “最重要是火了以后,怎么保持稳定下去?” 姬十三表示这将是今年下半年最为重要的事情。

  以下是姬十三和钛媒体联合创始人、《商业价值》出版人刘湘明在2016MIIC移动互联网创新大会上的访谈实录,经钛媒体编辑:

  刘湘明:十三,最近分答起来得非常快,也有很多人在置疑,应用很快不会长久,所以我第一个问题比较朴实,分答的数据如何?还在快速增长吗?

  姬十三:分答挺不容易的,首先的确是一个现象级的产品,到现在为止应该还没有死。作为一个现象级的产品还没有死,可能是人们对它最大的祝福。我在内部一直复盘说,分答不像一个月前那么火,这样一个产品早期的时候去火,并不是一件特别好的事情。

  因为产品的根基没有做好,产品的基础没有做好,包括我们的发现机制,我们的分发机制都不够完善,但是火总比没有火好。对我们来讲最重要是火了以后,怎么保持稳定下去?这其实是我们今年下半年最为重要的事情。

  我只能说一个大将,在最火的时候,肯定是最火的。但是今天,比我们最早的一段时间还是要好很多。去掉最火的那段时间之外,整体来讲是稳步上升的,最火热大概是在三周的范围内。我记得当时四五家科技媒体一共出了十几篇头条文章左右,这应该是在全年最罕见的,这是过去巨大的公司才有这样的荣耀。这是有点反常的,一直要保持这么一个阶段,不太可能的。

  刘湘明:作为果壳和松鼠会的老朋友,你有没有想过分答的火爆,背后的科学原理是什么?

  姬十三:从整体来看,这个事情我觉得大概是几个原因:

  第一,知识到了消费升级的一个时代;

  过去我们大量、免费地消费知识跟信息,但其实在很多领域出现是一样的,人们寻找更定制的一个产物。分答正好融合这样的需求,分答上是为你定制一条内容,声音的模式更有亲密感,付费后给你一个更加定向的结果。这和你在互联网上随便看到一个东西,是不一样的感受。

  因此,从消费端来讲,人们愿意为这样的东西付费。人们不愿为一两百字的文字付费,语音不一样。语音更亲密,所以愿意付费。从供给端来讲,过去一直在谈的词是认知盈余大量在互联网上贡献了很多内容,有很多UGC的网站,所有的人都是不赚钱、不变现的。

  第二,慢慢地出现更多的收费状态;

  整个互联网在过去两年发生变化,任何地方都在慢慢地开始出现更多的收费状态,这使得一个完全免费的互联网变成更精致、更定制化的互联网状态。所以从认知性角度来讲,这么多人在互联网上慢慢会退去,产生靠内容变现的趋势。

  第三,在过去三到五年里,整个分享经济带来一个大的变化。

  我们看到途家也是非常好的分享经济的代表。这么多分享经济的模式,使得人们在闲余时间来分享自己。从分享车子、房子,到今天分享头脑中的价值,在整个分享经济大的习惯变化上,人们发生了变化。三到五年里面,这些变化趋势带来分答的今天,使其成为可能性。

  刘湘明:我也加入分答了,给我的定价是3块1毛4,想问一下分答的定价机制?

  姬十三:随便定,一开始给你一个随便的价格,因为我们比较喜欢玩梗。因为分答每天都可以随便改自己的价格,你大概会快速知道,自己应该把价格定在一个什么位置,让自己最舒服。我定价49块钱,收到十个问题左右,我想让问题更少,我把价格定得更高,我想让问题更多就定得更低。我利用每天49块钱一个价格,睡觉前答一个,路上答一个,这样把一天的打车钱,咖啡钱就挣出来了。

  刘湘明:你怎么看分答?是定位成一个产品?一个工具?还是一个平台?还是一个更复杂的生态?因为定价机制,其实就是在生态非常重要的调节机制。

  姬十三:第一个版本的分答肯定就是一个简单的产品,因为要让大家在朋友圈里玩,后来也做了开放平台,做了公众号,看起来更像工具了。在今天这个阶段,当更多人入住的时候越来越像你的平台,未来会希望是更好的生态。我觉得不矛盾,看我们在不同的周期怎么讲这个事情。一开始做产品更要单刀直入,一开始的时候一定是最小、最单的产品和工具。

  刘湘明:之前总结过分答的需求,第一类偏内容,包括生活,职场;第二类偏专业,第三类就是把分答当成一个沟通的渠道,最重要的就是一个明星八卦。现在最热门的话题中心偏冷,由垂直服务类的占服务吗?

采访果壳创始人:分答火了以后怎么保持稳定下去?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