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鲁斯·柯夫纳外汇交易经验访谈

时间:2017-07-30 经验访谈 我要投稿

  布鲁斯·柯夫纳从事外汇交易十几年,战绩惊人,每年平均收益将近翻一番。1978年投资1千美元给他操作,到1991年已变成百万美元。

  柯夫纳学者出身。哈佛毕业后在哈佛和宾州大学教授政治学。他喜欢教书,但对学者生涯没太大热情。70年代初,他开始从政,先是帮别人竞选,打算将来自己参加竞选。由于缺少经费,他又不愿意从委员会做起慢慢往上爬,所以最终只好放弃从政的计划。柯夫纳四处探寻事业方向,最后决定自己的政治和经济学背景很适合金融市场。一旦明确奋斗目标,柯夫纳便一头埋进金融文献里,能找到的书全都读遍。他特别感兴趣的是利率问题,在这方面下的苦功对他日后的外汇交易帮助甚大。

  柯夫纳的第一笔交易就是以利率差的变化为基础的,结果正如所料,赚了一笔小钱。他如法炮制,又做了两个市场间的差价,但进场太早,结果赔了一点。两笔交易算下来略有盈余。真正使他起步的是第三笔交易。1977年他发现大豆供应将出现短缺。近期的期货已开始上涨,但远期期货却没跟上节拍。他利用这一差幅做套期交易,从一对合约做起,赢利后倒金字塔加码,很快就加到15对合约,浮动利润达4万多美元。这时候他误听经纪人的劝告,为贪图更大利润而单向平掉近期合约。结果15分钟后经纪人来电话告诉他大事不好,市场开始快速回跌,已至跌停板。他大叫赶快平单。还算走得及时,在跌停板回弹的短暂期间他顺利离场,原先4万美元的利润只剩下一半。虽然帐户翻了好几番,但柯夫纳还是为自己最后一刻所犯的错误痛心疾首,几天吃不下饭。

  他有两个深刻体会。第一,期货交易风险和收益一样大,赚到的钱稍有不慎很快就会赔回去。第二,要永远保持理智,不要轻信旁人而采取冒失行动。

  一个月后柯夫纳恢复交易,很快又将帐户增值到4万美元。他到一家公司应征一个交易助手的位置,面试之后几周,主考人迈克尔·马科斯召他到公司:"我既有好消息又有坏消息。坏消息是那个助手的位置不能给你。好消息是我们想雇你直接做交易员。"马科斯后来成为柯夫纳的老师。柯夫纳承认从他那里学到很多重要的东西。首先他让柯夫纳建立信心,只要处理得当,进场出场依照原则行事,赚100万美元不是难事。他还让柯夫纳意识到要勇于认错,只要判断明智,错了不要紧,重新做出明断,再错,再明断,然后加倍盈利。

  柯夫纳主要从事外汇交易,期货现货都做,而且不管哪国货币,只要有机会就进场,经常是每天进出交易量达数亿美元。他深厚的政治、经济学功底使他对外汇市场有透彻而独到的见解。他对技术分析是有取有舍,既不依赖,也不废弃。柯夫纳对市场博大精深的见解可以从一篇专题采访中窥视一二。以下摘录他与采访者的部分对话。

  

问:你是全世界最成功的交易员之一,很少有人能与你匹敌。你与众不同之处在哪儿?

  答:我觉得很难讲清楚为什么有人行,有人不行。就我个人而言,我想有两个重要因素:第一,我对世界的未来有想象力,能看到未来与现实的差异。比如说,我觉得美元兑日元跌到100是可能的(他讲这话时1美元兑150日元)。第二,我在压力下能保持理智,遵守原则。

  问:交易技巧教得会吗?

  答:有一定限度。多年来,我训练了大约三十来人,但只有四五个成了好手。

  问:其他25人怎么啦?

  答:全都改了行。这与智力无关。

  问:成功的和失败的学徒之间有什么明显的差异?

  答:成功者坚强、独立,想法与众不同。他们在别人不愿进场时勇于行动。他们严于律己,进场规模适中。太贪的人总是砸锅。有些很有灵气的人赚了钱老是守不住。我有位同事聪明透顶,主意极佳,市场也选得好,就知识而言他比我更懂行,但我赚了钱能守住,他老是不行。

  问:他错在哪儿?

  答:进场规模太大。我做一张单,他做10张。每年他总有两次本金翻倍,但一年下来还是打平。

  问:你做进场决定时总是靠基本分析吗?

  答:我基本上总是根据市场判断做单,而不单凭技术分析。我常用技术分析作指导,但如果弄不清市场走动的原因,我不进场。

布鲁斯·柯夫纳外汇交易经验访谈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