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农民会致富吗?

时间:2017-10-17 创业案例 我要投稿
    29年前,安徽省凤阳县小岗村18位农民冒着坐牢的危险,秘密签下“生死契约”,在全国开创了土地“大包干”的先河。包产到户的第2年,小岗村就在全国率先解决了农民吃饭的问题。然而,二十年多年过去了,小岗人种过葡萄、桑树,办过企业,引过外资,试图跨过温饱、实现富裕,却皆以失败告终。外界甚至有舆论称其为“扶不起的阿斗”。     如今,一批大学生进村落户创业,带领当地农民种植双孢菇,又使小岗再次受到关注。大学生小岗创业代表王中华还入选了团中央、全国学联、中组部等联合组织的“青春的选择”全国优秀大学生农村创业巡回报告团,走遍许多大中城市,向大学生们讲述自己的故事。这些大学生的到来是形象工程,还是致富榜样,他们能改变小岗吗?一时间,各种舆论反映不一。     闻名四方的小岗村20多年来变化不大     初来小岗村的客人,大多会有些失望。如果不是29年前那场担着掉脑袋风险的“包产到户”,小岗村就像中国许多村落一样平淡,甚至已早显落后。“大包干”后的29年里,闻名四方的小岗村并没有太快的变化。     小岗村十分小巧,只有108户476人,人均耕地面积3亩多。笔直宽阔的“友谊大道”是小岗村的“门面”,路两边是疏间有距的松柏、广玉兰和黄杨。有线电视、公共厕所、村委会办公楼等基础设施都是上级或外界援助而建的,村人均年收入刚刚达到4000元。     记者采访了5位健在的“大包干”带头人,“大包干解决了温饱,但没有新思路不能实现富裕”是他们近乎一致的表述。今年60岁的关友江是目前小岗村主持工作的村委会副主任,也是当年签订“生死契约”的18户农民之一。他说:“没有实施大包干之前,我们都吃不饱。‘大包干’以后的第二年粮食就够吃了。以后粮食逐渐增产,但单产是有限度的。我们这儿是一年两季,小麦亩产700斤到头了,水稻最多也就1000斤。粮食价格不稳定,而且时旱时,不能保收。多少年了,我们一直想找到一条致富新路。”     长期关注小岗发展的三农问题专家何开荫说,“单打独干”的农民根本无法成为市场主体,因此大多数中国农村都像小岗村一样,“一步跨越温饱线,二十几年未进富裕门”。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农民整体要想增收,走向产业联合是大势所趋。     严宏昌是另一位当年“大包干”的带头人,也是村里的能人。担任过村委会主任的严宏昌为了带领全村人实现富裕,先后搞了不少数项目,有瓶盖厂、电子仪表厂、面粉厂、摩托车镜子厂、铜线厂等等,但都没有太好的结果。     多年来,为了支持小岗村的发展,各地政府不断下派干部进村帮扶,或投入援建资金,但小岗的起色却不大。一再的挫败使小岗村人在与市场的搏斗中败下阵来。
大学生农民会致富吗?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