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故事:“收破烂”比当公司职员收入高多了

时间:2017-10-11 创业案例 我要投稿

创业故事:“收破烂”比当公司职员收入高多了

来源:中国新闻网

       眼前的刘岩,穿着满是尘土的迷彩服,身上大汗淋漓。因为长期在外跑,胳膊和脸都晒得黝黑。当他开着那辆二手小卡车,风尘仆仆出去“收破烂”时,很难有人相信,他是吉林大学的毕业生。

  但刘岩对此毫不在意,“如果脏兮兮有钱赚,我为什么要死守着面子不放呢?”他把目光投向小院,那里杂乱地堆放着各种“破铜烂铁”,这些对他来说,都是能“生金”的宝贝。

  金融危机中,他嗅到了商机

  老百姓说的“收破烂”,行业术语叫“废品回收”。从公司销售人员转到毫无关联的废品回收行业,刘岩称“完全是机缘巧合”。

  2008年6月,刘岩从吉林大学计算机专业毕业,凭借名校学历和流利的口才,和大连一家吊缆具公司签订协议,成为一名销售员。但他很快发现,销售人员早出晚归的生活,并不是自己想要的,“辛苦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没有自主权”。同时,许多单位对销售人员戒备森严,刘岩常吃“闭门羹”。

  经过反复思考,刘岩认定创业才是最适合自己的,“赚的是辛苦钱,但全归自己花”。不过,创业前期一般需要大量进货,原始成本很高。一筹莫展之际,有扇大门却意外为他打开——2008年下半年,受金融危机影响,钢铁价格狂跌1/3,废钢价格随之大幅下降,许多之前大量囤货的回收公司纷纷倒闭,以至许多人传言“金融危机下,谁做废品回收,谁就要赔钱”。

  对于废品回收这一行,很多人看不起,但刘岩却不这么想,他一直认为“资源可再生利用,于社会于个人都好,前景不错”,废钢降价,正是介入的好时机,刘岩算了一笔账:“没掉价之前,钢铁3800元/吨,降价后2100元/吨,进一次货一般需要400吨左右。如此一来,原始成本能降低 68万元!”

  刘岩马上辞掉工作,回到家乡吉林市,租下几百平方米的场地,成立了废品回收站。东拼西凑借来的20万元启动资金,加上用于加工的压块机、剪切机,和一辆破旧的二手福田车,就是他的全部财产。2009年3月,刘岩正式开始了“与破烂为伍”的生涯。因为资金不多,刘岩只雇了一个加工废钢的工人,自己则身兼“老板、司机、力工”三重身份,“我相信艰难的日子总会过去的。”他笑嘻嘻地说。

  家人的支持,对刚出校门的创业者很重要

  驾驶着二手福田,奔波于大大小小废品回收点时,刘岩很感谢他的家人:“刚毕业的大学生创业,家人的支持,起码要起到50%的作用!”实际上,当初刘岩刚向家人吐露心迹时,母亲强烈反对——“你看看那些‘收破烂’的,都是些什么素质的人?和他们在一起久了,你就不怕自己受到影响?创业,你总得选个和所学专业有关的吧?哪怕去电脑城卖电脑呢!”

  为此,当地某废品回收公司经理王媛绢特地跑到刘岩家里帮他做父母的思想工作:“可再生资源回收利用,正是时下热门话题。这一行,和你印象中的‘收破烂’早不一样了!回收后加工,越有技术含量,卖价越高。刘岩有文化,正适合。”儿子的决心,加上王媛绢的开导,终于说服了原本不乐意的老人家。和丈夫商量后,她拿出了多年的积蓄,又向亲戚借了10万元,交给儿子去创业。刘岩的父亲还放弃了一年几万元的薪水,给刘岩当起了“免费劳动力”。

  刘岩的女友家也处处帮忙,“我刚起步,办公室里啥都没有,是女友家里人给我送来了桌子,柜子……甚至我现在开的车,都是他们托人帮我买的。”

  “没有家人的支持,我的废品回收站根本办不起来!”刘岩说,“这不光是物质上的帮助,精神上的支持更重要。尤其刚开始那些日子,我收不到货,差一点想放弃,是他们鼓励我,让我坚持下去,才慢慢走到了今天!”刘岩感慨地说,“对于那些有创业想法的大学生,希望做父母的不要一味阻拦,创业担负的各种压力本就很大了,家人的支持,非常重要!”

  收破烂也不简单,创业要沉得下身去

  虽然怀揣一张大学文凭,但比起那些收破烂的同行们,刘岩并无任何优势。业内最基本的东西,如“废钢,二料,盒子”之间的区别,他都不知道,回收货物时,他常常被当作“大头”——高价回收了次品,外表看是好货,拆开后全是破烂。有一次,刘岩一车货赔进3000多元。从此,他就长了个心眼儿,偷偷和别人学如何辨别好钢和废品。他认为,这3000元学费“交得值”。

  废钢回收,很多时候是个体力活儿。因为舍不得花钱雇人,所有卸货、装货的工作都需要自己完成。大一点的废钢,常常一整块要几百公斤,他以前根本没干过这么重的体力活,一天下来,浑身臭汗不说,胳膊都会累得不由自主地打颤儿。

  夏天是废钢回收的“黄金期”,刘岩清晨4时就要出门,晚上19时才能收工。一次,卸完货后,他筋疲力尽地坐在马路边,有些难受地想:“原本有好好的工作,这是受什么罪啊?”想归想,第二天他还会照旧干,“越热的天气,生意才会越好,将来才越有希望”。

  如今,在收破烂这一行里,刘岩也算得上行家里手了,看货挑货丝毫不比别人逊色,空闲时间,他还琢磨起了如何“变废为宝”,开发废钢的新用途。他很得意的一个点子是:把废汽车片子加压、粉碎,这样可以用来做塑料机器的刀片;另外,废弃电机换个壳子,也能有大用途。

  “下一步,我要建一个电子交易平台,既能减少交通费用,也能扩大自己的交易范围。”刘岩雄心勃勃。当被问及当前收入时,他神秘地说:“不能说,反正比以前在公司里要高多了。最主要的,这满院子的废钢,卖出去后定是一大笔资产!” 实习生 陈宇燕 本报记者 彭冰

创业故事:“收破烂”比当公司职员收入高多了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