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险投资失败案例启示录创业必读

时间:2018-11-03 创业案例 我要投稿

  案例一、保罗-艾伦和RCN

  保罗-艾伦是微软的共同创办人之一,也是Jimi Hendrix博物馆的建造者及美国最富有的人之一。当初他向鲜为人知的RCN公司开出巨额支票时,很多人都非常吃惊。RCN公司的主业是宽带业务,它曾宣称,要与地方电话和有线电视公司一较高低。艾伦投资时曾表示,RCN将成为自己投资的重心。然而,他投资的时机很不好,在网络股全体滑坡之前,他开出的支票已经兑现。更糟糕的是,艾伦与RCN首席执行官大卫-麦考特的谈判也落在了下风。

  艾伦没有购买RCN的普通股,而是购买了优先股。优先股有红利可拿,而且在要求获得公司资产时优先于普通股,此外,RCN的优先股还可以兑换成每股62美元的普通股。也就是说,艾伦有权利以62美元的价格优先换取RCN的股票。RCN的股价一度曾经冲上70美元。可现在,RCN的股价仅在4美元左右徘徊。一般来说,持有优先股,多多少少可以降低这种价格暴跌的风险。因为优先股可以获取现金红利,到期后又可以把原始投资换回成现金。可是艾伦的优先股不同,他的红利将以按60美元兑换的新的优先股来支付,而不是现金。最糟糕的是,艾伦的优先股在2007年到期后,麦考特有权迫使他将优先股以62美元的价格兑换成RCN普通股,而不是收回16.5亿美元。那样的话,艾伦将拿到2660万股RCN普通股(目前大约价值1亿美元)。

  案例二、希克斯-缪斯和电信公司

  1999年和2000年,希克斯-缪斯向四家电信业新兴公司投资10亿美元,目前这些钱的价值为零!

  希克斯-缪斯向来以判断准确而著称。他手下的Tate&&Furst公司常常以低价买进现有公司,然后通过各种相关交易从中获取更大利润。但是在1999年,这家公司改变了从前的做法,转向当时炙手可热的电信业新兴公司。Tate&&Furst向Rhythms NetConnections和Viateld等总共四家公司,注资10亿美元。

  在缪斯眼中,这四家公司的商业模式各有不同,是多元化投资的典型。可是,事实证明,把这么多钱注入不同宽带的新兴公司,只会形成多方面恶化的结果。在这四家公司即将破产的最后关头,缪斯没能把握机会忍痛低价抛出,结果10亿美元的投资血本无归。

  此外,Tate&&Furst这次投资失败,也有它自身运作方面的原因。公司员工通常从资产中获得1%到2%的年费,外加20%的利润,因此,如果公司停止交易,股东们就会坐立不安。这样,外部的压力就可能迫使公司在没有看清前景的情况下,贸然投资。

  案例三、高盛和Webvan

  1998年到2000年间,Goldman Sachs及其他人向Webvan投资8.5亿美元。华尔街的高手也会向价格不菲的网络股投资,这就是一个著名的例子。对于投资种子期公司的投资者来说,通常都是以低价买进,然后把公司推向公众市场,从而退出、获利。但是这次,Goldman Sachs和另外一些华尔街的投资者却看走了眼。他们投资的公司Webvan的概念很吸引人:通过网络进行销售,让顾客永远不再上市场和商店购物。但是,Webvan的做法太着急了,它试图马上就到处开店营业,结果虽然得到大笔投资资金,但开支比投资要大得多。这家公司完全脱离了现实,因而很快就失败。

风险投资失败案例启示录创业必读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