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本应该是一个成功的创业故事

时间:2017-05-31 创业案例 我要投稿

  很多时候,人之所以犯错误,不是因为他们不懂,而是因为他们以为自己会“不一样”。

  拿到真格投资后,轻鼎智能开始了高速发展的黄金时期。

  那是最美好的一段日子。

  苏穆棠显得朝气蓬勃而且信心十足,一年内公司从2个人快速扩张到30个人。

  每个人都会觉得公司氛围好,大家每天都过的很开心。

  信心爆棚,感觉世界在我手中,感觉沿着光明的道路一直走,前途一定是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

  一个人年轻的时候需要有个幻想,觉得自己参与着人间的伟大活动,在那里革新世界,他的感官会随着宇宙所有的气息而震动。

这本应该是一个成功的创业故事

  ——罗曼·罗兰

  我们讨论过别的公司,比如豌豆荚也在做应用内搜索,我问到苏穆棠,我们怎么面对和豌豆荚之间的潜在竞争。苏穆棠说,“搜索没那么容易的,没有几个人可以做搜索的,他们没有做搜索的人。”

  我问,“豌豆荚的CEO也是谷歌出来的,技术应该不会是太大的问题吧。”

  苏穆棠说,“他当时只是tester!”

  这话从苏穆棠嘴里说出来,显得无比的令人信服。紧接着团队就会浮现不由自主的群体自我催眠,有一种“哦,原来我们从根子上就比他们厉害了”的良好感觉。

  当时大家就是这样信心爆棚的状态。虽然狂妄,但是简直帅爆了,我真的是好喜欢,活生生就和路飞第一次出海就喊着我是海贼王的样子一模一样。

  看到一些创业公司爆出不和谐的消息,大家会在吃饭时调侃一二,说怎么好像什么样的人都在创业,怎么什么猪都在飞?

  很多时候,人之所以犯错误,不是因为他们不懂,而是因为他们以为自己会“不一样”。

  ——索罗斯

  好怀念,好喜欢当时盲目自信而不知还拼命努力的自己。萌蠢萌蠢的样子好可爱。

  3W孵化器

  没过多久,我们进入了3W孵化器,位于3W咖啡三楼。

  虽然总理当时还没有来,但是3W已经很火爆了,每天来朝圣的人无穷多,申请加入3W孵化器的团队更是无穷多,据说申请BP满满一桌子,看都不看,直接扔掉。

  每天还有些人不请自入,拿着BP,恳求孵化器团队看一眼,然后会被保安赶走,还会被人朝着背影吐口吐沫,骂一句“神经病”。一句话,平常人很难加入。

  对于我们来讲,通过股东徐老师的关系,强硬的插入了3W孵化器。为啥说是强硬?因为人家当时那期的团队招募已经结束了,这都插的进去,真是无比嚣张。一句话,很容易。

  要到了四个座位,座位对面是个做投票社交APP的团队,名字很文艺,叫酷投。(我以后如果做医疗APP就起名叫:“焽医”)。

  座位后面是3W猎头团队,全是青春活力小姑娘,无间断叽叽喳喳每一天。

  孵化器主管是个一位小女孩,名字叫阿九,说以后有事找她,然后也就不再找我们了。

  中午有工作餐,味道不错,价格公道。

  有时候我们俩也去外面吃,为了省点钱,一般都是趁斯干泥同学不在的时候。我们会去附近下馆子。这个阶段的苏穆棠,有个令人发指的毛病,就是我发现他其实是一个变态搭讪狂魔。比如有次在3W旁边的面馆,隔壁桌有两个小姑娘正在讨论工作,苏穆棠突然插话进去,问你们做什么工作的。两个小姑娘老老实实的回答了,苏穆棠就问,你觉得你们工作的价值和挑战在哪里?我一听差点喷他一脸汤。然后苏穆棠又说,要不你们来加入我这里吧。两个小姑娘对视一眼,一起喊,“老板,买单。”

  一切都显得很美好。

  苏穆棠说我们先全力做输入法吧。

  “我们不是和真格说好做APP搜索吗?我们根本没有提过要做输入法啊,这完全两个方向!”

  “At frist,拿钱和具体开始做是两回事,他不可能每天管你做什么;Secondly,Search需要通过输入法,而现在市面上的输入法没有一种可以符合我希望的User Experience(用户体验)。”

  “真格过些时候不会评估我们进度吗?到时候看我们做的和说的不一样会不会有问题?”

  “他们才不会管你做什么呢,任何一家startup都会不停转型的,Thereis no way他们能全管下来。况且,如果输入法的Experience(体验)不好,Search根本没戏。”

  于是我们开心的做起了输入法。

  投资人好骗的这个印象就是从这里开始在我心里打下了烙印。最后我付出了沉重的代价,最终发现投资人哪有那么好骗,还是自己更好骗一点。

  达普数据项目也在策划中。

  苏穆棠说:“我们花两周时间做一个,然后找两个小女孩帮我们做BD(商务推广),找一些Programmer(程序员)去push(推动)他们去用就行了。”

  后来看,因为这个过于单纯的想法交了不少学费。

  一切学费,都是对于认知的不足。

  “无知不是最大的问题,傲慢才是。”

  ——三体

  微软加速器

  在3W孵化器呆了俩月后,我们进入了微软加速器。

  微软加速器是创业者心中的圣殿。

  自2012年7月启动至今,微软创投加速器已连续三年被评为“中国最佳孵化器”之一,先后7期扶持了126家早期创业公司,这些公司的产品及服务,目前已覆盖了超过5亿个人用户和数百万企业用户,整体估值超过300亿人民币,入选企业估值增长超过500%。

  微软加速器通过率小于5%,比哈佛还难进,有三次考验。

  1.海选BP。

  2.加速器面试。

  3.VC大佬复试。

  面对这些,苏穆棠自己也没底,对我说:“我们只做我们能做到的,最后能不能成不用太在意。”

  1.海选我找了一个在微软研究院工作的大学同学内部推荐,他刚好还和加速器很熟,轻松过。

  2.加速器面试时见到了加速器团队和传说中美貌与智慧并存的美女CEO薇妮莎姐。

  对方都是老江湖,类似的项目之前见过的没有一百个也有八十个了,CTO强哥尤其嚣张,每个提问都直击软肋,被他问的寒毛直竖。

  关键时刻苏穆棠又一次站了出来,唇枪舌剑,兵来将挡。更厉害的是还懂套路。当问到为什么从米国回来的时候,苏穆棠提到了创业届的一位炙手可热的大人物:“哈哈,想当年在Google研究院他就坐我办公室隔壁,他只待了五年,屁股还没坐热就跑了。”这种回答的气势一下镇住了现场,可以感觉到整体的气场开始转换,后半部分的面试在友好和轻松的氛围中度过。

  薇妮莎姐问我和苏穆棠是怎么认识的,有一瞬间,我感受到了一丝迟疑的气息。

  当然,这点迟疑不足以影响这次面试的结果。

  轻松通过。

  3.VC大佬复试的现场要宏大多了。一个超大会议室,密密麻麻做了30来个VC合伙人,甚是气派。

  苏穆棠开口就上纯英文,一点也不客气。

  “停!”薇妮莎姐打断了苏穆棠,“我们这次都说中文,好吗?”

  “好的。”苏穆棠说,“那么,我们可以想一想,Whatcan we get from the experience of….”

  “。。。”薇妮莎姐欲言又止,想了下,还是算了。

  成功通过。

  微软加速器是我见过的最慷慨的孵化器了。

  免费半年的办公场所,600万的云服务器计算资源,顶上一轮天使投资了,相当给力。

  每天都有免费水果,微软的内部豪华餐厅,免费茶水间,各种型号会议室,免费办公设备打印耗材。

  还有各种资源对接和高质量活动,比如有一天滴滴副总过来,加速器公司可以把自己产品加入滴滴商城;又比如,有一天江南春来访,每位创业者报名可以和江南春聊15分钟;还有业内顶尖的设计公司eicodesign的CEO也会过来讲设计课。

  加速器每位成员还各怀绝技,强哥曾经帮忙一起探讨过达普数据的技术前景;弗朗西斯讲过一场受益匪浅的投资者关系培训;薇妮莎姐的拿手绝技是白金级别公共演讲培训,据说她曾经花费巨资请白宫发言人做过培训,现在免费给入驻企业作相同的培训。

  总之,微软加速器实在是创业者能碰到的最好的一线资源了,比起大部分苦哈哈的屌丝创业者,这里的格调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

  加速器团建

  每一届微软加速器都有一个集体团建,团建费用微软全报销,简直超值。

  团建的前一天,主力成员斯干泥同学受伤了,斯干泥下班回学校(当时还没有毕业)被一辆汽车撞飞了。学生还是单纯,车被撞的散架了,他自己一身的伤,斯干泥自负年轻,身强力壮,皮糙肉厚。挥挥手,让对方走了。曾经有开车撞死人然后赔了个底掉经历的伯爵听说后说:“我擦,至少损失了20万啊。”

  斯干泥晚上发现脸好疼,照镜子一看,一大条伤口,嘴巴都动不了,说话也受影响了。于是斯干泥给苏穆棠打电话说,明天去不了啦。我当时就在苏穆棠旁边。苏穆棠和我说,“斯干泥去不了了,明天靠你了。”

  我说:“去不去的了不重要,不过这是一个好机会啊,你去斯干泥住处去看看他,不是很想拉他讨好他感动他吗?斯干泥这样的纯情少男,你去看看他,肯定感动的不要不要的。”

  苏穆棠说:“Good idea。”

  第二天,斯干泥果然感动的带伤上阵了,还带了个面纱,蒙住了脸,遮住了伤,就是不能笑,所以一路上我给他看了不少搞笑视频。

  团建的主题是Cosplay加跑男。

  给苏穆棠Cos了一个唐僧的形象,化了妆,还穿了唐僧袍。

  由于小鲜肉们超强的运动天赋,我们还获得了第一名的好成绩,印象比较深刻的是我背着一百二十斤的诗郦跑指压板竞速比赛,简直痛入心扉,结束后还被诗郦指责身体太弱。

  当时公司人数还太少,于是苏穆棠拉了来面试的一位女同学一起参加,这位女同学以后可以去知乎回答:“最奇葩面试经历:去一家公司面试,被CEO背着跑指压板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最后结束时,加速器团队拿出一个超大只蜈蚣风筝,大家可以把心愿写在每一片蜈蚣节的蜈蚣脚上面,最后由一个最新款无人机拽着风筝飞天,美名曰放飞梦想。

  我写的心愿是:“公司高速发展,快速上市,大笔套现,走上人生巅峰。”

  我带来凑数的损友伯爵写的是:“被裁员,拿补偿。”

  苏穆棠写的是:“Create Value。”

  然后大家一起举起来,合影拍照,放飞。

  我眼睛尖,看到伯爵写的“被裁员,拿补偿”的牌子被康涂公司的一个哥们举着拍照了。

  飞机起飞,华丽拉升,高高飞起,冲向云霄,然后炸机了,如同流星一般迅速坠落下来。

  一年后。

  伯爵还在原公司卖命,周围小伙伴被Layoff了七七八八,都很高兴的领到了大Package,只有他还在苦等。

  举着伯爵“被裁员,拿补偿”的牌子的康涂公司的那个哥们被裁员了。

  我当上了达普数据的CEO,然而接下来的并不是赢取白富美和走上人生巅峰,而是像炸机的无人机一样,迅速坠落了。

  苏穆棠一年多所有项目都停止了,从头开了一个叫新项目,Create Nothing For a Years long了。

  多年以后,我还经常会想起那架炸机的无人机。

  要起飞了

  轻鼎智能在加速器里加速腾飞了。进来的时候两个人,出去的时候20多个,一副屁股后面加了火箭在飞的样子。

  斯干泥实习以后留了下来,顺便带来了轻鼎智能另外三小强,先是拖拖,茶茶,最后是耗耗。

  先后又加入了几位各有特色的人物。

  芙洛,苏穆棠在LinkedIn上找到的,北大信科毕业小女生,Go语言,后端高手。后来接触时间久了,慢慢发现芙洛的最大特点是细心,而且细心地令人发指,比如一个逻辑从起点出发到终点有100条路,她可以把这100条路一次性考虑清楚,编程的时候一气呵成,不带返工的。达普数据项目里最复杂的逻辑全都出自她手,条理清晰,丝丝入扣,令人叹为观止。每次看到芙洛写的代码,就会想起上学时代的那种极致细心的小女生,每次考试都可以把会做的题全做对。后来有机会问了一下,果然发现,她高考全省第十名,肯定就是这种类型的。

  周稳,前上市公司高管,上市退休后在家闲了一段时间,又出来想寻找一些事情做。周稳已经财务自由了,想要工作只是找点乐子。为人和善,永远的不急不躁,极有耐心,情商颇高。周稳是公司的妇女之友,有些女生在这种直男癌环境里受了委屈会去找周稳哭诉。

  孵化器的一位工作人员私下神秘兮兮的八卦,“轻鼎智能里有两个人肯定有啥问题啊,老看见那个女孩和那个大叔两人蜜在一起,那女孩还一哭几个小时。该不会是出什么事了吧!”

  脏脏,我校友,微软三年工作经验,编程小快手。脏脏是外号,大家脑补一下吧。擅长……擅长所有方面,安排任务不用考虑他擅长哪方面,扔出任务就可以等着他完成了。苏穆棠在微软食堂吃早餐时遇到,然后果断挖来(苏穆棠搭讪狂魔属性的现实成果)。

  我不知道脏脏这个词是怎么来的,只是看到大家这样叫,我也就开始跟着一起叫,嗯,于是我有了第一个敌人。

  ——轻鼎智能人气实习生狸狸

  大半年后,有一天晚上我带着脏脏去一家公司推广达普数据,出来已经九点多了。我一看太晚了,正好也开着车,就和脏脏说,“我开车送你回去”。快到他家的时候,脏脏给我指点马路两边的大宝剑店,讲的头头是道,如数家珍,令我瞠目结舌,茅塞顿开。再后来,我请大家来我家做客,脏脏来了以后说,原来你家住这里啊,来来来,我和你讲,这附近有个很著名的大宝剑,他家的特色是……

  所以,“脏脏”这个外号还是比较当之无愧的。

  同时加入的还有一大堆高学历人士。苏穆堂这个学历控,拉来各种浙大硕士,清华博士,UCLA硕士等等,每挖到一个满意的,就可以乐的一整天合不拢嘴。一时间,气吞万里如虎。

  苏穆堂爱才如命,恨不得每人按照意愿开个项目,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于是很多项目集体上马了,像是有一个在写MapReduce,一个在写写作机器人,一个在鼓捣从微软Azure云上跑个安卓OS,一个在微信里做聊天机器人。一时间,乌烟瘴气。

  比较有趣的一个项目是用word to vector Train了一个红楼梦写作机器人,然后机器人可以自己写类红楼梦的小说。我当时听到这个项目的时候一下激动起来,是不是可以用前八十回Train一个机器人出来,让他续写后四十回,写得好的话高鹗就可以不用再被大家骂了。然后做出来后却让人大失所望,虽然文风一眼看上去就像曹公亲自写的一样,但是不能细看,文章内容“狗屁不通”。

这本应该是一个成功的创业故事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