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仙人孙中山

时间:2017-05-29 创业案例 我要投稿

  嗨,大家好,前两次回顾了毛蒋两位大人物的青年时代:作为新媒体人的毛主席,禁欲先锋蒋委员长。今天我们说说青年国父。

  你现在看孙中山,自然想的是“国父”这种高处不胜寒的形象,可是孙也是从一个年轻人一步步变成一个雕像的。

  就算是孙悟空,也不是一生下来就要造反、革玉皇大帝的命的,他也是嫌弼马温这个职位侮辱了他,走向了造反道路。孙中山走向革命,很大程度上是个就业和择业的问题。

  孙中山的成长经历和教育经历,在晚清是个非常罕见的情况。他虽然生在广东乡下,但在13岁他来到檀香山投奔他大哥孙眉,后来在檀香山、香港接受了正宗的西方现代教育,讲英文,读华盛顿、拿破仑的传记。完全的洋派作风,所以青年时期孙中山回老家农村时,别人都背后称其为“小番鬼”。

  21岁的时候,孙中山来到香港西医书院学医。客观地说,孙中山的医学技术还是很牛逼的。孙中山学医五年,科科考试都是满分,后来又是以排名第一毕的业(毕业生只有两名)。即使是荒废医术十几年后的孙中山,在新加坡看到一个记者,这记者迷恋广东名妓金屏,迷恋着迷恋着就患上了口疾……孙中山看了他一眼就解了,开了副药方,一个礼拜就把记者给治好了。(这个故事详见《革命逸史》,p20。你们猜这个记者到底怎么得的口疾的呢?反正我不敢猜)。

  毕业后,孙开了一家诊所——中西药局,以外科手术精湛而闻名,生意不错。按此模式发展下去,孙中山很容易过两年就混成了德艺双馨的老西医,再在市中心买个房,又是海归学历,眼瞅着就成了《欢乐颂》里赵医生那样的偶像剧人物了,安安稳稳,夺好。

  但是人和人的追求是不一样的,安安稳稳挣点钱这种事,在孙中山眼里怎么看怎么没劲。他可不满足于当个赵医生的角色,如果说赵医生是个都市暖男的话,那孙中山就是时代焚尸炉,他想改造国家,影响时代。所以他不太看重医生的身份,想要参与政治。按现在励志的说法,孙中山就是不满足于庸碌的生活,努力的做更好的自己嘛。

  刚开始孙中山是想进军体制内的,而且是信心满满的——哥哥我接受了这么多的西方现代教育,英文这么好,见识这么多,大清国总该张开双臂,给哥哥我一个又大又紧的拥抱吧!我怎么着也得当个广东省委书记的秘书吧。所以为了进军体制内路线,还在学医时,24岁的他就开始上书前驻美公使郑藻如,把他的西方政治理念和这些官员竭力宣讲一番:都是禁绝鸦、创置学会、倡导农桑之类的意见,跟一个老老实实的公务员写的申论一样,与火爆的造反一点都不沾边儿。尽管如此,郑藻如看了后没搭理他。

  接着孙中山又上书当时的大买办、西学大师郑观应,说的还是那套理念。郑虽然表示认可,但并没有帮他安置一个职位。

  孙中山处处碰壁,并不是因为孙没本事。而是由于他的西方学历根本在当时的大清国的人才体系里不吃香!在当时的官场,人们只看重科举出身,看你是否中过举人、进士。留学生在大青国的价值体系中什么都不是。他们要想赢得社会的地位,还得自断经脉,重新学习四书五经,走科举考试路线,才能混进入体制内。(1905年废科举后发生了一些变化)

  大清国当时根本不信任留学生,别说孙中山了,就算是晚清最牛逼的两个留学生——容闳、严复,也是一路吃瘪。

  容闳,最早的耶鲁高材生,学成回来之后也是就业难,只是协办一些洋务。后来容闳又带领着一百多名幼童去耶鲁学习,这些孩子学得很刻苦,但是受到督学的不待见。因为学得越好,就越浸染西方价值观,和大清国的价值理念相抵触。所以大清国怕这些学生异化,把这些学生中途召回。

  严复,从小在福州船政学堂接受西方教育,后来又留学英国,回国之际已是名满天下,成了当时著名的洋务专家。但就是因为没有功名,受人歧视,不得不连续考了多年中国的科举,真是可笑又可悲。

  所以在体制内走不通的孙中山,越来越倾向在社会上混。

  孙中山和毛蒋二人的性格都不一样,孙身上的游侠、浪人气质太浓,天生的社会大哥型人物,爱结交朋友。上学的时候,孙中山就好结交点不羁少年,当时孙有三个好朋友:陈少白、杨鹤龄、尤列。其中陈少白是孙的医校同学,杨鹤龄、尤列二人是家里有俩钱儿,放浪形骸,爱吹牛逼的主。他们四个人,当时被人合称为“四大寇”。

  他们哥四个,当时经常在杨鹤龄家的店里面开爬梯,喝点酒就开始吹水,经常吹到没边儿,说点反动言论啥的。有次尤列指着孙中山就说:这厮像洪秀全!孙中山指着尤列说:丫是广东省委书记游志开!(当时广东巡抚叫游志开),就这么吹吹打打的,日子就过去了,充满了快活的气氛。但是除了陈少白,另两位都是浮夸人士,吹牛逼行,正事顶不了用,日后孙中山真的要造反时,哥俩都怂了。其中杨鹤龄直接躲起来了;尤列怕死,犹犹豫豫不敢参与。

  其实年轻人爱吹这种牛逼的人多了去了,谁还当真的啊。可就是孙中山轴,他把这个事当真了。为此,孙中山把开诊所辛辛苦苦挣的钱,都用来结交朋友上了,结交啥朋友?江湖儿女!

  从开诊所起,孙中山就开始结交社团黑帮了。这帮混社会的人更是浮夸,一天天呜呜渣渣,喊打喊杀的。今儿我给你引见个什么哥,明儿带你见个哪个大佬,一顿胡吃海吹。大哥都给面儿了,这饭钱、烟酒钱总该你请吧,都是江湖儿女,我们豪爽的中山君怎会是不上道的人呢?每回都是一马当先,抢先刷卡买单。久而久之,这群社会人就把孙中山当凯子了,一起玩弄他的钱袋子,天天骗他大撒币。

  江湖规矩多,遍地是大哥。当时在江湖上混,你得知道这些切口,要不别人把你当棒槌。出处:不告诉你。

  比如有一次,孙中山有次认识一个所谓的香港三点会大佬。大佬说这片都是他罩着的,不信的话孙中山可以去附近的大茶楼去看看,这要你一进去,我的小弟都会站起来。孙中山去了十几次,每次都是一进门,里面呼啦啦站起来百十号弟兄,孙中山大呼爽快!每次都是一高兴,大手一挥,把百十号小弟的茶钱全买单了。其实,这是个骗局,这些马仔都是那个大佬顾来的,每次的茶钱都是老板和大佬二一添作五给分了……(详见《孙中山年谱长编》,上册,p88)。隔着书本的我,都能感受到那个大佬骗局得逞后的奸笑。

  就么天天供着江湖大哥们吃吃喝喝,孙中山的药局很快破产了,兜里只剩下十几块钱。这也是孙中山一生交友的问题所在,交际太多,其中妄人、伪人也太多。孙一辈子失败无数,建设的组织也松散不堪,和他识人、交友不明有直接原因。对此我也奉劝那些在社会上混的朋友,不要以认识了这个哥那个老师,天天蹭个饭局,和谁在一个微信群里,就沾沾自喜,以为自己踩在了时代的前列腺上了。这都没有用,孙中山都不行,你好使吗?

  诊所破产之后,1894年,28岁的孙中山作出了投奔体制的最后尝试——上书李鸿章。为了写这个请愿书,孙中山找了精通古文的陈少白进行修辞修改,然后专门从广东跑到天津去上书李鸿章。

  在自荐信里孙这样写道:“幼尝游学外洋,于泰西之语言文字,政治礼俗,天际地舆之学,格物化学之理,皆略有所窥,而尤留心于其富国强兵之道,化民俗之规……”天文地理啥都会,治国强兵样样通,简直一诸葛亮啊。

  李鸿章是很欣赏洋务人才的,要搁平常没准就见一眼孙了,但是那时候正是甲午战争快开战的节骨眼了,李鸿章根本没有时间和心情去见他!感到受辱的孙,从此断了进入体制内的念想,这就是命运啊!

  超级人才是一个能量体,大家可以把他们想象成一个滚烫的、流动的岩浆。而他们所处的社会地位和工作职位就像一个容器。如果这个容器,能完美的将他们装下,他们就会平静下来,稳定的发光发热。要是这个容器容不下他们,他们就会四溢出来,所经过之地烈火丛生。黄巢、宋江、李自成都是溢出来的能量。

  钱也没了,医生也当不了了,体制内也混不进去了,同时大清国也被日本打的节节败退。个人际遇和国家动荡混合在一起,性格激烈的孙中山,一咬牙,一跺脚,丢!干他老母!你们体制内容不下我,那我就创业!但是哥们我创业可不满足于只赚点小钱,干就干票大的。创什么事业呢?——造反。

  搞过创业的都知道,创业嘛需要三要素:1项目故事 2团队 3启动资金。

创业仙人孙中山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