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0后大学生创业例子

时间:2017-05-26 创业案例 我要投稿

  任何时候做任何事,订最好的计划,尽最大的努力,作最坏的准备。

  90后大学生创业例子一:

  女研究生毕业摆摊卖烤脑花 称心理有落差

  又到一年毕业季,此时,大多数同学除了忙于准备毕业论文答辩外,找到一份好工作也成了迫在眉睫的事。然而,即将从重庆工商大学文新学院毕业的研三女生焦昱纬却一点也不慌张,这个出生于1990年的女生,早已谋划好了未来—回到老家河南省洛阳市,摆摊卖重庆烤脑花。

  求职不顺她找到商机

  前不久,洛阳一家美食机构举办洛阳最好吃的美食的评选,经过众多吃货投票,霸道烤脑花成为洛阳“最好吃的50家美食”之一。店老板焦昱纬自己也没想到,读了研究生,会从事这一行业,原计划准备毕业后从事广告工作的她,现在打算将烤脑花一直做下去。如今,每天晚上8点到11点,她都会和男朋友赵思一起在洛阳市涧西区牡丹广场南街酒吧外的一个5平方米的小摊卖烤脑花。

  2008年,焦昱纬考入重庆工商大学,2012年大学毕业,她考上本校的研究生。7年的重庆生活,让她习惯了麻辣味道。烤脑花是她的最爱,她称,每隔两三天都要吃一次烤脑花。

  2014年5月末,学校课程结束,焦昱纬回到洛阳找工作,不过并不顺利。焦昱纬说,那时候找不到工作心里烦躁,就想吃一口烤脑花来消愁,但是她走遍洛阳却没有发现一家烤脑花店。

  她告诉重庆晚报记者,在洛阳找脑花店的过程可以称得上是由怒到到喜,“开始在洛阳找了半个小时没发现一家,觉得很不爽,可是当把洛阳快找遍还没发现一家时,我心情就变得高兴了—这是一个很好的商机。”于是,她有了在洛阳开烤脑花店的想法。

  偷学技术蹭场地摆摊

  半月后,她又回到重庆,准备找一家烧烤店的老板拜师学艺,不过却吃到了闭门羹。“烧烤店老板告诉我烤脑花的技术属于商业机密,不外传。”

  拜师不成,只有靠自己去摸索。于是焦昱纬每天都要去点一份烤脑花,偷偷观察烤脑花的流程。“脑花烤之前包在锡箔纸里,看不到里面,我就借口看脑花是否新鲜,打开看里面有什么配料。”观察了半月后,焦昱纬回到了洛阳开始做烤脑花,不过烤出来的脑花味道总有一股腥味。“开始以为是脑花不新鲜,后来换了几次还是有腥味,最后问了一位厨师才知道,原来脑花在烤之前要将上面的血丝剔除,否则就会有腥味。”解决了这一难题,烤脑花的味道开始变得正宗起来,于是摆摊卖烤脑花被纳入日程。

  焦昱纬称,她的摆摊启动资金,只有研二时做兼职挣的6000元钱,她将目光放在了洛阳市涧西区牡丹广场旁的酒吧一条街,因为那里晚上有很多年轻人去消费,而且年轻人爱尝鲜,能够接受麻辣味道的烤脑花。

  为了节省资金,焦昱纬不停地找可以让她免费摆摊的酒吧。焦昱纬回忆说,“我告诉他们如果让我在酒吧外摆摊,我的烤脑花一定可以为酒吧带来一些客流量。”最终,她找到了一家酒吧。“现在,我平时每天能卖50份脑花,节假日会卖60份,一份烤脑花卖15元,一天的营业额在800元左右。”焦昱纬介绍。

  “说不失落是假的”

  重庆工商大学文新学院院长蔡敏表示,虽然焦昱纬没有选择本专业的工作,但是她的烤脑花店实际上是把理论与实践相结合。另外现在就业形势严峻,许多的大学生甚至研究生、博士生选择摊煎饼、煮米粉、卖肉夹馍等小吃创业,这种现象值得我们理解和支持。

  话虽如此,但看到一起将要研究生毕业的其他同学,找到体面工作,而自己却摆摊挣钱,心里会不会有落差?“说不失落是假的,有时候也曾羡慕找到好工作的同学,毕竟读了十几年书,一份好工作才是最好的回报。”焦昱纬说,一开始她都不好意思给亲戚说在烤脑花,怕亲戚嫌她没本事。

  “摆摊卖烤脑花虽然看似与读书多少无关,但是书多读一些还是有好处。”她称,广告营销知识和经营息息相关,毕业后她将联系一些电商,在洛阳团购销售烤脑花。

  90后大学生创业例子二:

  90后大学生“回炉”读技校年薪十万

  见到焦喜春时,他正蹲在一台设备旁聚精会神地查看电路图纸。

  “这是台日本进口设备,在实际生产操作中,有些不尽合理的地方,要搞些技术改造。”焦喜春个子高高的,有点清瘦。如果不是事先介绍,怎么也不会把这个身穿蓝色制服的“修理工”同大学生联系在一起。

  2012年,焦喜春从湖南商学院本科毕业。学市场营销专业的焦喜春跟一些同学一样,踌躇满志,南下去深圳找工作,进了一家化妆品公司,月薪不到3000元。

  “深圳消费高,光食宿就要2000元,每个月根本存不住钱。”在深圳工作了半年,焦喜春开始上网留意招聘信息,想换工作。几次面试下来,发现没有一技之长,很难找到心仪的工作。看到高薪聘请不到技工的新闻,他内心为之一动。思前想后,决定试试。“年轻,不行,就重来。”

  之后,焦喜春辞掉工作,回到长沙,进入湖南机电职业技术学院专门培训大学生的“回炉”班。

  对一个文科生来说,到技校学电气自动化并不轻松。焦喜春经常缠着老师补课,泡在各类专业论坛,交流专业经验。不仅在校园里学,他还到工地,和工人们一起干活,向他们学。

  “大学与技校相比,学的东西不一样。在大学里学得比较轻松,在技校里,反而像高三学生一样忙。每天早上7点起床,8点开始上第一堂课,上午4节课,下午两节课,晚上没课就上晚自习。”

  一年后,焦喜春被分配到上海大众长沙分公司实习。不久,成为了上海大众长沙分公司的一名正式维修电工。现在,每个月工资已近8000元。

  “我当时不敢说,害怕家人不理解。一个大学生,怎能辞掉工作去上技校,那这4年大学不是白念了吗?”谈及当初“先斩后奏”,焦喜春说,辞掉工作回长沙,跟家人说的是来找工作,而不是上学。“其实当时心里也有些犹豫,不知道这样行不行。不能说技校比大学好,只能说是技校比大学更适合我。”

  不久前,上海大众集团举行公司职工技能竞赛,焦喜春代表长沙分公司参加竞赛,在“名技”如云的技能比武中拔得头筹,获得“维修电工第一名”。此时,焦喜春正式入职上海大众不到半年。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技能比武在一些人看来,只是毫末之技,然而却需顶上功夫。2014年8月初开始,焦喜春每天训练10多个小时,几乎所有时间都和设备泡在一起。为了练接线,焦喜春买了成圈的电线,50根线一把抓到手,一刀全部剪开后,跟洗牌一样一把展开,5分钟内撒芝麻似的全部插到接口上。

  “要成为一名精品蓝领,不仅要学会同机器打交道,还要学会处理好人际关系、提升自己的修养。”谈起未来的打算,焦喜春说,希望更加完善自己,发挥好自己的文凭和技术优势,成为一名兼具硬技能和软实力的工程师。

2017年90后大学生创业例子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