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了17年的夫妻店成了“零食第一股”

时间:2017-09-18 创业案例 我要投稿

  历时三年,吃货们买买买的休闲零食品牌“来伊份”终于出现在了证监会9月9日核发14家IPO的批文中。

  这意味着,来伊份经历两次IPO之后,正式登陆A股主板。与通过中小板上市的洽洽食品、好想你、有友食品等休闲食品相比,于1999年由施永雷、郁瑞芬夫妻在上海创立的来伊份,成了主板“零食第一股”。

守了17年的夫妻店成了“零食第一股”

  夫妻店:从冰激凌到来伊份

  与诸多创业夫妻类似,来伊份最初也是起步于夫妻店。

  1993年,20岁的郁瑞芬跟着父亲来到上海,开起了小饭馆。小饭馆的对面是一家钟表店,老板是江苏启东人,叫施永雷。每天下午不忙的时候,郁瑞芬喜欢穿着白褂儿站在饭馆门口梳头,而对门的施永雷也习惯每天对着点等着郁瑞芬出现,或许情愫就是这样生成的。不久后,施永雷用一束鲜花鼓起了向郁瑞芬求婚的勇气,而郁瑞芬也早已被这个只身离家创业的小伙子打动。

  婚后不久,他们用施永雷母亲给的3000元做起了冰激凌生意。意料之外,冰激凌生意极其火爆,没多久他们就在上海滩获得了人生的第一桶金,并且扎下了根。

  1999年,夫妻俩发现,上海开了越来越多的零食店,他们决定也进入这一行,先后在上海的四川北路、淮海路和徐家汇等闹市租下了小店。

  郁瑞芬说,“当时休闲食品已经有许多知名品牌了,流行的方式是进大商场租借铺位,没有属于自己的店面。但我们一开始就打差异化牌,开设直营连锁专卖店。由于散装食品保管不便,且炒货类封口不到位既会受潮,更不卫生,所以我们首创了零食小包装模式。”

  现在家喻户晓的“来伊份”品牌名称,是当时在一刹那决定的。

  2002年,郁瑞芬夫妇和朋友聚在一起集思广益,想取一个好名字,什么“王中王”,“海皇星”等,这其中也有“来伊份”。当时朋友们都说“来伊份”不好,但郁瑞芬夫妇却认为很好,“你来一份,我来一份,不高调,却叫着亲切。虽然当时朋友们都不太喜欢,但是事实证明一切,这个名字取对了!”

  突破口:将SARS变危为机

  2003年,一场SARS给食品行业带来了灾难,不少企业纷纷倒闭。当时,周围的店营业额下降了40%—50%,而“来伊份”的营业额也下降了20%—30%。

  郁瑞芬回忆,“当时我们有32家连锁门店,除去所有员工的工资和其他必需的日常开销,现金流可以支撑足足6个月。如果6个月一分钱不营收,企业就面临破产。”

  当同行忧心忡忡地认为这只是下跌开始时,郁瑞芬却有不同意见。她觉得,情况没有想象中的糟糕,这也可能是机会的闪现。尽管还不能确定,但她还是决定搏一下,因为如果真正确定是机会的时候,往往机会已经溜走了。

  彼时,因为业务停滞,许多店面在转手,租金下降,选择好门店变成可能。而来伊份的员工散布全市,很容易找到具有潜在商机的商铺开设新的门店。同时,采购人员也在积极寻找新的供应商,开发新的产品以满足消费者的需求。就这样,当其他竞争对手还在苦于业务停滞的时候,郁瑞芬带领着她的团队,利用上半年淡季时光,迅速做好了所有准备工作,门店一下扩张到86家。待到下半年风波散去、人们又重拾信心、消费市场全面复苏、竞争对手开始忙于开店之时,来伊份上半年开设的那些“亏损”门店,一个个都“扭亏为盈”,为企业带来了丰硕的收益。那一年,企业的网点总数较2002年增长了90%,员工人数更是增长了120%。

  如今回头再看2003年,郁瑞芬说,“一场突如其来的SARS,变成了来伊份的突破口。”

  同样,在2009年金融危机来临之时,又是他们夫妇凭着对市场的敏锐触觉,抓住机会,迅速地占有了江浙市场,并跨出长三角,开始了迈向全国的征程。

  争霸赛:与线上三大品牌竞争

  来伊份可谓找准了“风口”。近几年,休闲食品随着消费升级快速增长。据中国食品工业协会发布的报告,2004年-2014年,全国休闲食品行业年产值从1931.38亿元增长到9050.18亿元,十年间净增长7118.80亿元,年均复合增长16.70%。报告预测,2015年到2019年,全国休闲食品行业增长率继续维持在17%以上,行业产值到2019年将达到1.99万亿元。

  早在2011年,来伊份就计划于中小板上市,但在2012年4月其招股说明书披露不久后,媒体曝光蜜饯行业部分企业存在原料、生产和加工等问题,并波及到来伊份。受此影响,来伊份IPO被否。一年后的2013年,来伊份再次启动IPO,并拟在主板上市。

  招股书披露,截至2014年12月31日,来伊份及其控股的子公司先后在上海、江苏、浙江、北京、安徽及山东等地区开设连锁直营门店2178家,在湖北、天津等地发展特许经营加盟门店164家,产品覆盖炒货、肉制品、蜜饯、水产品、糖果/果冻、膨化、果蔬、豆制品、糕点等九大类,共计900多种。发展到如今,来伊份拥有约2300家销售终端,年销售额超过31亿元。

  为控制食品安全,来伊份在募集资金的使用目的包括了对“生产及仓库用房项目”和“营销终端建设项目的投入”,提升公司的单店盈利能力和网点辐射能力以及研发、检测和物流仓储能力等。

  来伊份IPO后,控股的创始人家族将一夜暴富。据招股书,本次发行前,控股股东为上海爱屋企业管理有限公司,施永雷通过爱屋企管持有来伊份近1.39亿股,间接控制比例达76.95%;郁瑞芬持股比例为4.28%,通过海锐德投资间接控制比例 3.40%。施辉直接持股4.28%,通过德域投资间接控制比例1.11%。

  施永雷和郁瑞芬为夫妻,施永雷和施辉为父子关系,施永雷、郁瑞芬、施辉作为本公司的实际控制人直接和间接共计控制本公司超90%的股份。

  需要注意的是,大部分销售来自线下门店的来伊份需要面对线上三大休闲食品品牌——三只松鼠、良品铺子、百草味的激烈竞争。这些品牌借助互联网营销以及跟天猫、京东的深度合作,在历年双十一时均排名靠前,2015年,良品铺子线上渠道销售额12亿元,其全渠道销售额高达45亿元;三只松鼠在截至今年8月销售额突破25亿元,达到去年全年销售总额;而百草味2016年的销售目标为19.16亿元。

  经营企业有如经营婚姻

  和总裁郁瑞芬聊天很有意思。她认为,企业是家,经营企业有如经营婚姻,需要坚持和付出,有甜蜜,有困惑,无论是遇到什么困难和挫折,但走过来就是幸福。让郁瑞芬最自豪的是,“来伊份”开第一家店的老员工全部一直走到现在,没有一个人离开,有一个过了退休年龄还是舍不得走。她说:“其实来伊份第一批员工都来自于上海各大知名百货商场的下岗工人。他们从十七八岁做到四十几岁时响应国家号召下岗了,但是来伊份给了他们机会和平台,所以,他们非常珍惜也非常敬业。”

  郁瑞芬还说:“我一直不太承认来伊份是家族企业,我们虽是夫妻创业档,但在整个公司中用的都是职业经理人,而且职业经理人、高管和其他管理者中90%是上海人,我希望我们的员工来自不同文化背景,有了不同文化的冲击,企业才能更加多元化。”

  她的另外一个观点也很特别:“来伊份”跟供应商的关系就像夫妻。十多年间,随着“来伊份”的发展,大部分的供应商也成了行业老大。夫妻讲究一个信字,“来伊份”跟供应商也是如此,彼此信任才能做到共赢,分享彼此的成长。郁瑞芬说,宁波一个供应商留在财务那儿1000元货款一直没结,半年后发现了马上通知来拿。1000元没什么,这其实体现的就是一个“信”字。

  在谈及家庭还有一双儿女时,郁瑞芬的幸福之情也是溢于言表。她笑称,“我每个工作日都要花10多个小时在办公室,但我每周至少一次陪伴儿子和女儿聊天和休息,在家里我是再普通不过的家庭主妇。我每年都会亲自操办一家8口人的旅游度假,我们俩带上儿女父母,去全国甚至世界各地去玩。”

守了17年的夫妻店成了“零食第一股”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