培训艺术考生 大四生办了4年的画室逆市飘红

时间:2017-08-02 创业案例 我要投稿

这是大四学生李治斌的第四个“丰收年”。即将毕业的他忙碌的不是找工作,而是再为画室招聘两名老师。
  自2006年创办画室并开设美术培训班以来,李治斌已有4年的创业生涯。前3年,他的画室把43名中学生送进了大学校门。今年是第四年,画室现有的35名学生当中,已有34名顺利通过四川省艺术统一联合考试(以下简称“艺术联考”)的本科线。只要今年高考文化课能顺利过线,他们就可以迈进各自心仪的艺术院校大门。

  日前,李治斌在狭小的办公室里和记者分享了这一喜悦。他说,取得这个成绩很不容易,由于今年艺术联考的色彩课增加了风景考核的内容,临时的变动让成都不少艺术培训班栽了跟头,而他的培训班却“逆市飘红”。李治斌计划从本专业毕业班的同学中物色人选,继续开拓美术培训市场。

  第一期培训班只招到3个学生

  2004年9月,李治斌以四川省艺术联考第一名的成绩,考入西南交通大学艺术与传播学院室内设计专业。尽管学校提供了完善的助学机会,但这个来自四川省双流县农村的贫寒学子,坚持自己想办法解决学费和生活费问题。大一暑假,经过反复论证,李治斌和同学王雅洁等人一起,成立了一间画室,开办美术培训班。

  2005年10月,画室开张,名叫“唐人画室”。为了节省房租,李治斌将画室选址在离学校有一个小时公交车程的居民小区。为此,李治斌不得不早上五六点就起床赶往画室,有时晚上忙到10点多才能回宿舍,在公交车上睡过站是常有的事。

  开张前,李治斌为推广画室在居民区内办了一个简陋的画展,由于有几幅人体素描,结果有居民报警,说他办色情画展。这次经历让李治斌哭笑不得,自然也没有招收到学员。他自己学“世界上最伟大的推销员乔·吉拉德”在公交车上广发名片,大海捞针般地招收了1名学员,加上朋友给他推荐了两名外地学生,第一期培训班只招收到3个学员。

  自创“速成教学法”成制胜法宝

  虽然创业艰难,但李治斌没有放弃,他说:“画室条件是简陋了点,但我们要拿成绩说话。口碑是最好的广告。”针对学生基础比较差、备考时间短的特点,李治斌和他的小团队在教学中不断总结,自创了一套“速成教学法”。

  李治斌说,美术不是死板的艺术,它融汇了绘画者的个人思想和情感在里面,对学生的思维能力要求非常高。因此,与基本绘画手法相比,艺术院校更看重学生的思路开阔程度和发展潜质。根据这条思路,李治斌仔细揣摩,把教学重点放在如何提高学生的悟性上。

  走进画室那狭小杂乱的器材室,记者看到架子上放满了各种颜色的瓶瓶罐罐,还有生锈的马灯、破了洞的手套、水龙头等。这是李治斌的藏宝屋。他随手拿起一顶沾满水泥的红色安全帽说:“我会告诉学生,从这顶安全帽,可以联想到一大片建筑工地,或者是一个拖着疲惫身躯下班的工人。”他又从架子下抽出一把钳口有残缺的钳子,“在别人看来,这是一把坏掉的工具,但是我们就要训练学生发现残缺美,甚至在作品中要表现出这把钳子在破碎前参与了什么工作”。这套自己摸索出来的办法很奏效。第一期几乎是从零基础开始学的3个学生,分别考上了四川大学、上海交通大学艺术学院、四川音乐学院成都美术学院,总分150分的色彩专业课,有学生考了142分。

  刚开始,李治斌以为这是运气,但接下来的两年时间里,唐人画室的学生有多人突破140分的大关,这让他心里有了底儿。现在,这套“速成教学法”已经成为李治斌的制胜法宝。

  让“弟弟妹妹”静下心来学习

  对李治斌来说,更大的挑战还在于如何调节学生的情绪。来画室报名学习的学生,有的是往届落榜生,背着沉重的思想包袱;有的是因为文化课太差,无奈之下才选择艺术联考;有的贪玩、不勤奋,甚至对家长和老师有抵触情绪……怎样让这群“弟弟妹妹”静下心来学习?李治斌颇费了一番心思。

  有一次,正在作画的一名男生突然停下,浑身抽搐,脸涨得通红,突然他摘下眼镜狠狠摔在地上,当着全班同学的面大哭起来。等学生情绪稳定后,李治斌帮学生捡起眼镜,把他带到了办公室。其实,李治斌早已经注意到这名高大帅气的男生:他家庭条件优越,内心却很自卑。李治斌明白,在高强度的训练中,这个学生的思想压力太大了。

  在办公室里,两人面对面坐着。李治斌没说话,抽出一张纸巾,一手拿着眼镜,一手仔细擦拭着其中一块镜片,第二块镜片他只粗略擦了一下。他把眼镜递给学生戴上,问道:“哪一块镜片更清楚?”

  学生停止抽泣,指了指李治斌擦了将近一分钟的镜片:“这块。”

培训艺术考生 大四生办了4年的画室逆市飘红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