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野蛮生长的创业狂人

时间:2018-04-09 创业案例 我要投稿
科技时代_多面乔赢:一个野蛮生长的创业狂人

图为乔赢

  一个野蛮生长的创业狂人。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仍旧在那里

  文/本刊记者 刘恒涛

  1995年创办“红高粱”,挑战麦当劳,名噪一时;

  2002年,因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获罪4年,2003年4月获假释出狱;

  2004年,筹备郑州、北京红高粱快餐连锁店,未果;

  2005年,红高粱中式快餐乔士烩面亮相郑州,不久郑州三家加盟店倒闭,红高粱被加盟商诉诸法院。

  2007年,进军网络快餐,推出康酷食速,同年6月退出。

  这是乔赢的履历,当这位现年47岁的中年人坐在记者面前的时候,岁月沧桑并没有磨灭他的雄心。12月份,他仍然穿着单裤衬衣,谈起连锁经营模式,谈起他所推崇的“2.5产业理论”,滔滔不绝,记者的问题常常会淹没在他大量的理论概念之中。有好几次,这位身兼时代光华讲师的企业家,似乎又站在讲台上,下面是听课的学生。

  据介绍,2008年复出的红高粱得到了北京鑫华投资公司3600万人民币的投资。这一次的他除了继续打造红高粱快餐连锁,还要出版一本关于健康的图书,他还梦想上市,到南极游泳,挑战吉尼斯纪录。

  “我没有失败,我现在更理性了,我是理性的激情。”他在谈话中多次强调。

  事业家乔赢

  乔赢新开的红高粱一店在郑州市农业路,橘红色的桌椅,房间内墙壁上书写着关于养生的文字,使整个餐厅显得既传统又现代,服务员统一装束,也颇有些现代快餐店的派头。不一样的是,除了以往的招牌烩面外,新开的红高粱还增加了盖饭、汤和凉菜类,甚至还有烤串和各种传统小吃。中午十一点半,在见到乔赢前,记者特地点了一碗烩面,体验了这一在十几年前风靡中国如今死而复生的快餐品牌。三分钟之后,柜台小姐就把一碗热腾腾的烩面端出来了。

  “其实如果在高峰时段一分钟内就能端走。客人越多,上餐速度越快,高峰时段我们是60秒,低峰稍微慢一点,也能达到90秒。”乔赢对记者说。

  红高粱的厨房“无厨师,无明火”,工厂送来的面在后厨电锅里煮好后,加上汤料和菜,一碗面就做好了。乔赢说,这些产品由他们自己研发,然后由工厂实现工业化、标准化。目前红高粱的原材料全部是外面工厂提供的。“汤交给一个工厂,面交给一个工厂,菜交给一个工厂。根据我们的要求,物流配送到餐厅,在这里进行一次组装,我们的店面只是一个组装车间而已。”

  自从今年9月份试营业后,一店每天的营业额平均在1万元以上,这和1994年的两三万还有些距离。但乔赢表示,他并不希望在试营业期间销售额过大,“现在竞争者多,消费者可供选择的餐饮方式也很多。我们不能跟当年比了,开个店就两三万。再说这个时候过大的话对我们不利,因为我们有许多问题还要解决,所以我们是低调运行,还不成熟。”

  虽然“有许多问题还要解决”,红高粱第二家店也已经筹备完毕,预计在12月9日开业,2008年年底,乔赢要开8到9家店。“每个店都能达到稳稳当当的一万五以上,那就非常棒了。过去一个店两三万,但是开十个店结果败了两三个,那就完蛋了。”

  乔赢觉得,一个快餐连锁公司,一定要建立自己的产业链。“这个产业链是从第一产业农业开始,首先农业基地要选好,第二产业是食品加工,和工厂合作。然后才到店铺,店铺是第三产业。”

  他介绍,目前红高粱不光建了自己的原料基地,还跟双汇、思念等食品企业建立合作关系。配送物流链已经解决了,整个物流问题资金问题管理工业化问题等等,“基本都不是问题”。现在红高粱进军北京已经进入筹备阶段,“王府井是必选、首选”,他明年的计划重点是山东和北京。

  “快餐市场大到什么程度?我认为未来中国新的地产商在建房时可能会逐步取消厨房。随着快餐发展,成本的下降会达到比你在家自己做饭还要经济。人们一定会从一日三餐中解放出来。把更多的时间拿来娱乐休闲,读书学习创新。”

  讲师乔赢

  2002年,乔赢因盲目扩张资金链吃紧,涉嫌非法集资获罪,出狱后,他写了“我的十大反思”,对自己的失败进行了细致的分析和反思。2005年,他以1000万身家和北京时代光华教育发展有限公司签约,成为时代光华的一名讲师,时代光华从乔赢在狱中的十大反思入手对他进行包装,乔赢以现身说法讲述企业经营管理的死穴。直到现在,他还时不时去北京讲课。

  也许正是做讲师的经历,乔赢有着丰富的理论基础,看待问题常常听起来很超前,他回答每个问题总会习惯性地分成几点来分析,显得条理分明。但与之相应的是,记者的问题往往会淹没在大量的概念理论之中。他把红高粱的生产烩面,定义为“适度的工业化”、“2.5产业”、“临界生产方式”,都是很新鲜的词汇。

  他总结人类生产方式有三种,第一种是手工生产方式,第二种为工业化生产模式,第三种为后工业时代,而红高粱的生产模式正好介于第二种和第三种之间,即为2.5产业,就是“临界生产方式”。“打个比方,美国福特是完全用机器取代人,人在机器面前基本上是零部件而已;而丰田则是手工方式和工业方式的结合。我们红高粱就是丰田模式,我们组装的过程,不是机械的组装,有人工的参与,是带有创造性的组装,这个就叫适度的工业化。”

  1996年红高粱扩张的时候,曾有资本欲介入,但因为乔赢坚持自己控股而使投资流产,现在乔赢已经不再执着于控股。他告诉记者,自己现在只有25%的股份,还是和团队“共同分享”的。

  “第一点,我觉得创业者最大的问题是心胸狭窄,其实应该有这样一个心态,宁愿把企业当猪养,不要当孩子养,大了就把控股权该卖掉的就卖掉;第二点,是不是你把控股权卖了,你就不当家了;第三个,你这个梦想一定要能给几方面带来价值最大化的,才是正确的,不管股大小,你只要真正给大家都带来价值最大化,都会支持你。不要怕谁股大谁股小,这不是政治斗争,不是权力之争。”

  从2004年开始,乔赢已经有三四次复出,每次都折戟沉沙,有一次还和合作人发生纠纷,对簿公堂。但是在他的心里,自己是第二次复出,中间那几次经历都是他的朋友做的,和他“没什么关系”。

  “作为一个创业家,最主要的是选择一个合作伙伴,小合作小成功,大合作大成功,不合作不成功。但合作伙伴选择是有风险的,这个一定要告诉大家,我第一次失败在某种意义上就是因为合作伙伴选择错了,什么样的合作是比较好的。我只能根据我的经验说三点……第一合作伙伴一定是相互欣赏的……第二点必须是价值观一致……第三呢,你们之间要有互补性……”

  执迷乔赢

  乔赢的红色名片上,很显著地印着黄色的北斗七星,他告诉记者,这代表他对快餐事业永不放弃的态度。“我始终不放弃红高粱,只要不放弃,就没有失败。”

  在他沉寂的这几年里,永和大王在中国已经有138家店铺,味千拉面达到300多家,就在一个月前,麦当劳在中国的第1000家店在东莞举办了开业仪式。

  进军快餐业,乔赢一开始就知道走这个路“很不容易”, 麦当劳创始人克劳克是他的精神偶像,“他是55岁创业,到61岁的时候,困难到什么程度啊,外债累累,资金吃紧,有一年刚好是圣诞节,当时急需要270万美元,他不敢回家,因为老婆孩子等着他要钱过节呢。后来他老婆跟他离婚了。”

  几年前,乔赢已经和太太离婚了,“不理解就离了嘛,什么都不会改变我,支持不支持都不能影响。父母也不理解,他们想不通啊。如果说对事业的执着,我基本就是一个偏执狂。”

  现在的乔赢依然单身,“没有组成家庭是因为这个时候还没有办法为家庭负责。红高粱这个事业,比一般的成熟的行业显得更加困难,不可控因素和偶然因素更多。所以我就需要这个——静静地一个人先把事业做好。”

  十几年来,乔赢每天再忙也一定会坚持做几件事,第一个是打坐,另外一个就是练太极。“哪怕是十几分钟也要打坐”。他认为太极和打坐是最能让人健康的锻炼方式,“比什么都好”。当天晚上,在茶馆里,乔赢现场给记者现场表演了“双盘腿”。

  这是一次普通的朋友聚会,在座的还有一位是乔赢十几年前的部下,如今在一家汽车超市做首席运营官,另一位是一家煤炭公司的投资人,他们都称呼乔赢为“乔哥”。还有一位女士,是红高粱的市场部经理。老部下在向乔赢咨询一个项目的可行性,他想出了一个“教育超市”的概念,把全市职业教育、学前教育等等各种教育培训集中在一起,并且为这个概念激动不已。

  席间乔赢谈起了自己曾经穿单衣单裤“挑战”俄罗斯的经历,1998年冬天,他去了圣彼得堡,当时温度零下二三十度,一出机场大门他就感觉耳朵没了,“我说我估计挺不住了,要买一件风衣穿,结果刚刚走到商店门口,就感觉适应了。好多人搂着我和我照相,我就是要他们知道中国人多厉害。”

  他的最后一个愿望就是在红高粱将来上市以前,挑战吉尼斯,“让电视转播我到南极的一切行踪,就穿衬衣单裤,我带着二胡到南极来一段‘好一朵美丽的茉莉花’,完了之后衣服一脱,穿着泳装,跳到南极里边游一段,这电视一播,还需要什么路演啊?就说这就是吃红高粱吃的,红高粱就是健康食品。这个策划肯定会让股票大涨。”

  “我发现真正给你带来健康的不是别的,是思想,想什么比吃什么更重要,心态决定健康。”他准备出版一本名为“健康如此简单”的图书,他认为这本书出版的话也“一定会轰动”。

  这是郑州一个普通的夜晚,在茶馆里面,乔赢侃侃而谈,除了评点世界经济形势,还在大谈他的健康法则。期间他接到一个电话,《郑州晚报》的负责人告诉他,他进入该报“改革开放三十周年风云人物”的候选人名单,在电话里,乔赢还打听了其余几位候选人的情况。

  “当时我做出一个决定,我要去创业了,如果今天这个寒冷我都扛不住,那就啥也别闯了。出去后半小时就感冒了,发烧7天,好了之后又出去,又感冒,再出去,从那次以后什么病也不来了。我后来发现人人都可以做到,人人都可以穿得这么少不怕冷。”乔赢向大家大谈他的“低温健康法则”。在他的鼓动下,几个朋友也纷纷脱掉外套。

  1994年1月1日,时年32岁的乔赢在北京新大都饭店做出创业决定,在零下十几度的寒风中单衣单裤走上街头,从此再也没有多穿过一件衣服。

一个野蛮生长的创业狂人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