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品回收,创业的脚步从这里迈出

时间:2018-04-01 创业故事 我要投稿

  2006年5月,东北大学学生吴明煊、王羽和吕明江即将毕业,在同学们忙于找工作时,他们三个人却决定自己创业。在沈阳市于洪区大方士村,他们挂起了“沈阳市卓创废旧物资回收站”的招牌,合伙干起了废旧物品回收的生意。
  一年过去,三个小伙子的生意做得怎样?4月下旬,本创业网派出记者实地探个究竟。


  吴明煊:

  废旧物品回收其实可以当作事业来做,

  我们就是要把这个事业做大做好

  本来约好和吴明煊见面的时间是上午10点,由于路上的原因,我迟到半个小时,急急忙忙赶到卓创回收站。热情的工作人员把我引入一间办公室,用一次性纸杯倒上一杯水,说:“吴明煊正在办完事往回赶的路上,稍等一会”。

  这间办公室小巧而整洁,沙发、办公桌和电脑有序地摆放着,依墙一个书架上有管理、市场营销等各类书籍。如不是提前被告知这是吴明煊的办公室,我会把这里看成一间大学生宿舍。

  不一会儿,一辆崭新的“中华骏捷”汽车停在回收站门前,一位身材高挑、着一件深米色休闲西装的小伙子跳下车来。他就是我等待的采访对象:吴明煊。

  吴明煊曾是东北大学学生会主席,金融专业毕业,是同届学生中第一个入党的。“我想创业,我喜欢创业!”他开门见山地告诉记者,“上大学期间,规划未来职业时,我的首要选择就是自主创业,做一个为社会创造许多财富的创业者。”

  自主创业的“业”有很多种,吴明煊为什么会选择废旧物品的回收?据我几天的了解,他的家境很好,汽车就是父亲送给他的创业礼物。

  “当时我家所在的小区经常有收废品的人出入,这些人骑着个三轮车风里来雨里去,挺不容易的,我就经常攒一些瓶子、报纸之类的东西送给他们。”一来二去,吴明煊在和那些流动收购人员的交往中彼此成了朋友,他们毫无保留地把一些业内“行情”讲给吴明煊听。“我仔细一算账,大吃一惊,没想到不起眼的废旧品里,到处埋的是金子。”

  仅仅感兴趣还不够,在选择废旧物品回收作为创业的起点前,吴明煊对市场做了认真的分析。“这个行业目前在沈阳还没有形成规模,同时具有投入资金少、见效快、风险也不高、回拢资金容易等特点。”吴明煊坐在他的办公桌后面轻微地打着手势,滔滔不绝地讲着,“我们曾经做过详细调查,沈阳每天产生的废旧物达到数百吨,每年浪费的可再生资源有数亿元之多,废旧物品回收是个非常有发展潜力的行业!”

  说干就干,吴明煊和另外两个合作伙伴一拍即合。

  毕业前两个月,吴明煊他们找到了沈阳市再生资源办公室,那里的负责人答应为他们的创业提供一切便利条件。工商部门也很快批准了他们的营业执照。有了合法手续,工作环境也要符合标准。他们的回收站点是租用的,房主得知是几个青年大学生要自谋职业回收废旧物品,二话没说,就把院子和房子的外墙都刷成统一要求的颜色,使环境干净整洁。

  “起初我的想法很简单,就想踏踏实实做些事情。现在看来,能够在废旧物品回收上做出点成绩,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说话的时候吴明煊起身为记者加了一杯水。

  在收购站库房里,吴明煊指着堆积如山的废纸盒说:“废旧品收购这个行业进入门槛低,一间房子、一架秤就可以开张。我们如果也那样的话,就失去了创业的意义,四年的大学也就白上了!我们要做就要与众不同。现在我负责站里的管理工作,努力在这方面下功夫,做出特色来。”

  特色之一,就是卓创的工作人员上门收购废旧物品时,都要统一着装,礼貌用语,不仅带走自己需要的东西,同时会将其他的垃圾清理得干干净净。

 

  实行会员制是吴明煊在回收站管理上推行的又一特色。当会员送来的废旧品积累到一定数量,就给予一定的优惠和奖励。逢年过节,会员还会收到回收站的月饼、色拉油等节日礼品。卓创在对会员推出奖励措施的同时,也加强了对他们的管理,回收站对每一位会员进行了编号,会员的家庭住址、籍贯、临时住所、联系方式等方面的内容都有详细的记录。现在已有数十位流动收购人员成为了他们的会员,

  卓创收购站门口除了一块自己名称的牌子以外,还有一块牌子,上面写着“沈阳再生资源收购人员培训基地”的字样。吴明煊介绍说,回收站和沈阳市再生资源管理办公室已经达成协议,打算在这里为流动收购人员进行培训。培训的内容目前主要包括收购人员的职业规范教育和有害废旧品的辨认。“我们的培训是开放的,谁都可以来,而且是免费的!”吴明煊强调说。

  精心的管理很快收到成效。

  卓创回收站的营业额已由开始的每天300元、500元,发展到现在的1万元左右;于洪区大方士村的废旧物品回收站也由卓创成立前的8家减少到如今的3家,有的迁址他乡,有的干脆关门转业,另辟财路。

  “收废品其实可以当作事业来做,我们就是要把这个事业做大做好。”站在收购站的院子里,看着忙碌的工人们,吴明煊说。

 

  吕明江:

  创业过程中,我们遇到过从未想像到的困难,

  也曾后悔过,甚至有过放弃的念头,

  但这念头仅仅是一闪而过

  “砰”的一声,门被推开了。穿着一件卓创回收站工作服的小伙子跨进办公室,在办公桌的抽屉里一阵翻,找出一个本子,操起电话,“藤哥,我是老吕,发动机底下的螺丝坏了,我一会就过去!”话音没落时,他已蹿出院子,发动着回收站的送货车,驶出了大门。

  这个风风火火的小伙子就是吕明江,人称“老吕”。

  为了等到吕明江,我耐心地在回收站候着。一个小时过去了,看我有点着急,吴明煊拨通了吕明江的手机,“记者等着哪,要不先回来?”

  他的回答是:还在修车,先不回来,修完再说,大约还得两个小时。

  中午12点左右,吕明江回来了。刚跳下车,一个流动收购人员一把搂住他的肩膀,递上一根烟,“老吕,看看这个货值多少钱?”吕明江左右翻腾着看了一遍,干脆地叫出一声“38!”

  送货的人开始讨价还价。

  “就38!”

  “40块吧,我总得挣两块钱吧。”送货人的态度有些软。

  “就是38!”吕明江的语气很坚决。

  最后这笔生意以38块钱成交。

  “好你个老吕!”送货人骑上三轮车走的时候笑嘻嘻地冲吕明江嘟一句。

  风险,是吕明江决定从事废旧品收购的重要因素。“正因为考虑到如何减少创业的风险,才选择了废旧物品回收。”

  谈起创业,吕明江显得很轻松:“我从小到大一直是爸爸妈妈放心的孩子,又是党员,他们很相信我做出的决定。”道理很简单,父母也清楚。很快,吕明江的家长从精神到物质给予了他全面的支持。“他们两人家里也是差不多的情况,家里人已经为我们投入了6万元资金用于购置硬件设施和支付场租,还把家里的旧电视、沙发、茶几都搬来,用于办公。”吕明江说。

  创业的路是艰辛的,从回收站成立之初吕明江就深深地感受到了这一点。

  创办初期,因为卓创回收站确定的收购价格比附近的回收站高,货物堆满了院子和仓库。吕明江他们三个人没有任何收购经验,甚至连铜和铸铁都分不清,“分类处理”就更不懂。于是,他们从沈阳市爱心旧物收购队请来一位老师傅,从最基础学起。


  “就拿废纸来说,报纸、书本和纸壳的价格是不一样的,需要仔细分拣。”吕明江说,“我们蹲在地上拣一会就受不了了,站起来两眼直冒金星,歇一下接着再干,就这样坚持着。两个月过后,一连蹲上几个小时已不成问题。”吕明江回忆着当时的情形,“那时候一般是早上5点半起床,到晚上10点以后才能歇工,一天下来浑身累得像散了架一样,晚饭都不想吃,我最大的奢望就是能痛痛快快地睡一觉。”

  经过几个月的摸爬滚打,站在记者面前的吕明江,在穿着打扮上与附近的居民相比看不出什么差别。他对回收站的业务越来越熟练。现在一袋货,他手一拎感觉一下重量,就知道大概是什么东西,不会有太大出入。“一编织袋的报纸应该在4公斤左右,超过或不足,就可能有问题;经我捆过的一扎报纸是2公斤,误差不会超过3两。”吕明江对自己的业务能力很有信心,“我们经常是一堆货大家比赛,看谁估计得准确,胜者有奖励。”

  “创业过程中,我们遇到过从未想像到的困难,也曾后悔过,甚至有过放弃念头,但这种念头仅仅是一闪而过。”吕明江告诉记者,“我们三个人会经常坐下来面对面地讨论问题,互相鼓励。值得高兴的是,现在的进展远比原先设想的快得多。”

  现在,在卓创回收站,吕明江负责废旧物资的收购、分类、设备的拆装等业务。在回收站的院子和仓库里,生铁、薄铁、熟铁、桶料、重料、小料、铁屑等按种类整齐堆放。连院子中央的空地也被清扫得干干净净。

  “为什么大家都叫你老吕?”

  记者对吕明江的这个称呼有些好奇。

  “我年龄上比他们大一点,大家就喊习惯了。”吕明江笑着说。可能是大家都喊他“老吕”的缘故,吕明江干起活来显得格外地卖力和负责。“在收购的过程中,一些来路或价值拿不准的物品,我会坚决拒收,并反复告诉流动收购人员,那些东西是不可以收购的。”吕明江说,“我必须这样严格要求自己。”

  下午要去工厂送货,吕明江又爬到车上检查一遍废品放得是否稳当,绳子扎得是否结实。

 

  王羽:

  一旦想好了,就要坚定信念,

  要有承受一切后果的心理准备

  4月19日,沈阳“呼呼”地刮着六七级大风,间或有一阵阵小雨,空气中弥漫着阴冷阴冷的味道。由于天气不好,回收站没什么生意,工人们也缩在屋子里待着。

  “我这已是第二次受伤了,不算啥!小活照样干,过几天就能好。”王羽脑袋上缠着绷带,黑黑的脸上一副不在乎的神情。

  王羽住的房间也是公共办公室,屋子不大,有些零乱,被子胡乱堆在床的一角。“昨晚一宿没咋睡,起得晚了些。”“为什么?”我问。王羽嘿嘿一笑接着说:“滴滴答答下了一晚上的雨,我得盯着点,别有什么动静听不见。”“你一个人住在这?”我追问。“是啊,回收站有很多的东西,三个人都回家住,三个人都不踏实,我更不踏实;我一个人在这儿住,三个人都踏实,我更踏实。”王羽的回答听起来有点绕。

  回收站刚建起来的时候,让王羽感到很不踏实的是,他们经常收到“假货”。“一根铁管里面塞着半管的水泥和沙子,一袋铁下面有三分之一的土,一捆报纸里面夹着纸壳……”回忆起那些送货人的“掺假”行为,他说当时“很气愤”,“但是我不会像其他收购站一样,扣他们的钱或扣秤,只是告诉他们,以后别这样做。”

  “效果会如何?”我问。

 

  “隔一段时间依然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不过那些送假货的人会由以前的不在乎变得有些不好意思,觉得对不住我们,而且一般会当场认错并保证再不这样做。”

  “我们惟一能做的是加强检查,每一件货细细看。即使现在基本不会有假货,但依然要件件检查。”说这话的时候王羽的嘴角向上翘着,“有的老客户对这种做法不太满意,认为是不信任,但我会告诉他们这是制度,必须遵守!”

  为了体现公平诚信,王羽他们购买了电子秤,收取废品时,力求精确到每一两和每一分钱,不让送废品的人受损失。“而卖出废品时,对方大多用台秤,这样一来‘斤’后面的单位就被抹掉了,最后经过统计,每个月下来,我们会损失几百元乃至上千元,但我们觉得这样做是值得的。”王羽说。

  由于讲诚信,来卓创送废旧品的人越来越多,天气好的时候,满院子到处都是货,送货的人排队到了大门口。“中午我们忙不过来,轮流倒替胡乱吃一口饭,有时候晚上十点多钟还有人来敲门。”王羽又是嘿嘿一笑,“那些送货的人就是绕远路也愿意到我们这儿来。”

  卓创回收站不仅在收货时严把质量关,在送货中同样对自己严格要求。回收站刚成立时,由于缺少经验经常收到一些假货,王羽他们会把这些假货自己处理掉,绝不拿去再卖。“当时的损失是不少,但卓创的牌子立起来了,现在我们送出的货在好些单位是免检的。”王羽自豪地说。

  谈话间有人来送货。尽管楼下有收购工人在,王羽还是要下去看一看。刚下过雨的楼梯有些滑,王羽走得比较慢。“第一次受伤是修理房子的时候从这段楼梯上滚了下去,到医院一检查是骨折。比这次轻多了,也就在床上躺了几天!”王羽边走边说,“在回收站干活容易受伤,我们给站里的每一个人都上一份意外伤害保险,这样我的心里能踏实。”

  王羽房间的窗台上,整齐地放着一本明细簿,回收站的每笔交易在里面都有详细的记录。4月18日:小料,115公斤,桶料273公斤,报纸376公斤……从明细簿上可以看出卓创回收站从成立至今交易金额在直线上升。

  尽管回收站的生意越来越红火,甚至超出了王羽的预料,但他坦言,开张大半年来,他们的做法与传统意义上的废品收购站没有太大的差别。“我们正在考虑进行一些可再生资源的粗加工,还与沈阳的一家金属公司和一位大学教授取得联系,争取在他们的帮助下,尝试对这些资源做深加工。这才是我们未来的发展方向。”

 

  “但在谋求下一步发展之前,首先必须把眼前的事情做好,否则一切都是空谈。”王羽从电脑前转过身来,很认真地说,“现在我们需要努力的就是把回收站经营好,让卓创由小变大再变强。”

  卓创现在基本走上正轨,发展越来越好。王羽爱谈创业体会:“大学生创业首先要有一个比较好的项目,把一切情况都要想好、想周全。一旦想好了,就要坚定信念,要有承受一切后果的心理准备。虽说现在有大学生贷款,但是资金的问题,一定要慎重。还有就是创业所需的各种手续比较麻烦,事先打听明白后再跑,可以少走一些弯路。”

 

  离开回收站时,王羽要送我出门。天下着雨,他又有伤,我坚决推辞。王羽不吭声,很“固执”地送到回收站的大门口,还让出租车司机摇下璃,重复一遍我的目的地,并叮嘱一句“别送错地方!”

  采访结束,我离开大方士村,出租车开动那一刻,我回头了,回收站门前的彩旗在风中招展,显得虎虎有生气,路边草地也由几天前的“点点”新绿一下子变得绿意盎然。

  卓创又迎来一个春天。

  记者感言

  不仅创业,还要创新

  在一般的废旧物品回收站,电脑是难得一见的稀罕物品,但在卓创回收站,它却是吴明煊、王羽和吕明江他们三个人工作和生活的必需品:找资料查信息得用它,整理记录得用它,看新闻了解外面世界得用它,培训工作人员用得着它,工作之余的个人娱乐还离不开它。要不王羽说到现在的环境比以前好多了时,首先提到的就是,“宽带也接进来啦!”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正如吴明煊曾经说过的:“我们要做就要与众不同。”

  在卓创回收站的几天里,记者观察到它与众不同的地方确实很多:

  别的回收站收废旧品,一般都用台秤,在卓创的仓库里,摆着一台电子秤;

  从家里搬来的旧电视,被他们改造成了监控器,安装在办公室里;

  他们自愿和沈阳市再生资源管理办公室达成协议,无偿为流动收购人员提供培训;……

  卓创回收站的种种“独特”之处,缘于创办人的“与众不同”的追求。吴明煊他们的到来为沈阳的废旧品市场带来一股清新之风,带来了全新的工作思路、管理方式和处事原则。他们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回答了许多人的疑问,改变了许多人的看法,影响了许多人的选择,也为更多的人增添了创业的勇气。

 

废品回收,创业的脚步从这里迈出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