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出平庸才能成功

时间:2018-03-31 创业故事 我要投稿
 听陈绍鹏说话很舒服,他不会吝啬表露率真,你能感觉出他的真诚坦率。他也曾因为工作受挫折掉过眼泪;而谈到上任以来,面对能力欠缺无法凭感情提拔重用自己的好朋友时甚至会眼眶潮湿。
  1992年毕业于北京工商大学(原北京轻工业学院)计算机及应用专业,获得工学学士学位。

  1993年3月3日加入联想集团,擅长IT产品销售和营销,先后在区域销售、商用台式电脑业务及市场销售方面担任高级职位。

  2004年获得清华大学高级管理人员工商管理硕士学位。

  2006年3月3日坐在我们面前的陈绍鹏已经成为联想在中国这个最重要的本土市场的领导人物,此时距离他升任为联想集团副总裁兼大中国区总经理不到半年,全面负责中国所有市场营销、销售、服务、运筹等相关业务。

从人心入手

  Staffers:有观点说,成为一位经理不仅仅是获得了一个可以让你行使权力的职位,同时也让你变得更加依赖别人,而且这不仅包括公司内部的人员,比如上级、下级和平级的同事,还包括了公司外的人员,譬如供应商、客户和竞争对手。事实上,你在公司的职位越高,你就越需要依赖别人来完成各种工作。你认为这一次的升职给你带来了哪些变化?

  陈绍鹏: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我的生活方式发生了巨变。拿我老婆的话讲就是,我颠覆了她从小设想好的生活方式。以前周末能够常常和家人、朋友一起出去爬爬山、打打球,现在每天在家总共也不过五个小时。和美国总部的电话会议经常一开就一个通宵,常常处于倒时差的状态。

在此之前,主要负责销售系统的工作,考虑的是全国各地市场的竞争、销售策略的改进、营销各个环节的配合等比较专一的领域。但是现在我的业务面变得很宽,以前我不用过多考虑的问题,比如品牌、企业形象等也都变得非常重要。

人的事情也考虑得多了,原来只需要考虑销售一支队伍,现在则必须关注整个中国区不同系统的员工,必须时时留意战略、沟通环境、甚至媒体所传达出来的声音都会给员工的士气带来意想不到的影响。我已经很难再像以前那样把一些具体的工作做的那么细。

现在的状态颇似老顽童周伯通练就的“左右互搏术”——学会用自己的两只手同时打两套拳,要让市场定位差别很大、但又都非常有规模和影响力的两个品牌Lenovo和Thinkpad在中国区发挥出协同效应来。品牌背后的文化、价值观判断标准、生意哲学和业务流程对比强烈,难度很大。

困难之多,连我们自己的员工也都没有充分意识到。甚至于连远隔万水千山的全球其他某个地区市场上的变化也都会给大中国区这边的品牌融合带来不同程度的影响。

上任以来,吃饭、睡觉、走路,都会思考这个问题。需要时时刻刻地感觉公司全球和整个产业的变化,调试自己,很累。不过,我认为自己是在享受这个过程。

  Staffers:升职后,如何处理和原来的上、下级的关系?联想收购了IBM的PC业务,变成了一个国际性公司,有原联想老板,也有原IBM老板,你怎么平衡和这两边的关系?

  陈绍鹏:对我来说,和下属的相处不是很大的问题。这倒并不是说我可以有更多的权力去制约他们。而是我无论怎么变,我始终坚持一个简单原则对待自己的员工,只要品德没有问题、有才干,就要尽可能地宽容。要让在别处干不好的到了我这边也能干得像模像样。只要不触及原则,能妥协的就妥协。

  升职后和上级的关系对我来说变化很大。我这样的职位,顶头上司都是“洋老板”,语言现在还有障碍,沟通尚不算很顺畅,有时难免存在意见分歧,同时也要面对原联想的老板。这种问题在现阶段也不可能不存在。只能是自己辛苦点儿,和两条线都沟通。正规的沟通渠道绝对不能省略,否则很容易出问题。

  尽管我这样两条线都沟通在有的人看来会降低工作效率,但这是短期的。联想的文化向来讲求诚信,上下必须遵守同样的一套体系,不能搞出两套体系来。在制度大于人的原则下灵活机动地进行处理。

公司摆中间朋友放两边

  Staffers:你在工作中交朋友、并且投入感情吗?

  陈绍鹏:我投入感情。

  Staffers:但有种观点,应该避免和自己的同事交朋友。你也这样认为吗?

  陈绍鹏:我相信有人是能够做到这一点的,但对我来说,却是做不到的。我现在的绝大部分时间都花在工作上,每天与员工、客户、合作伙伴们在一起的时间最多。人都是有感情的,怎么可能不交朋友?相信现在很多人的朋友都是在工作中结识并深交下去的。事实上,在公司里大家也都知道我和谁是好朋友。

  Staffers:升为联想大中国区总经理之后这半年里你是否遇到这样的苦恼:你发现和你拼搏多年的朋友尽管对企业还是很忠诚、够敬业,但能力却跟不上了,可他们本人并没有意识到。这个时候你会怎么做,会像他们期望的那样提拔、重用他们吗?

  陈绍鹏:这正是我现在遇到的难题,而且,这样的难题总是让我心里觉得很酸楚。我与这些朋友往往是通家之好:如果是我们一起出去采摘,他们会先照顾我家的孩子,给我的孩子装好了才去照顾自己的孩子。但是,这样的感情却不能“平移”到工作中。有时候,我不能像他们期望的那样提拔、重用他们,相反,其中有一位还降了职——他原来是总监,离开公司一段时间后再回来却只能再给他经理的位置了。他们会问我:“别人不赏识我,你还不了解我吗?”曾经一起打拼结下的深厚友情在这个时候遭到质疑,难免不会心痛。

  一边是对朋友的友情,一边是对公司的责任。我只能选择对公司的责任。因为我心里很清楚,不能触及公司的利益,这是处理问题的根本原则。

  Staffers:那时间长了,你是不是都不敢再交朋友了?

  陈绍鹏:的确有这种倾向,这是为了避免伤害不得已的一种选择。也许时间长了真就变成了“孤家寡人”。可是,谁又能没有朋友呢?发小、大学的同屋,当年都是无话不谈,甚至有时因为忘洗衣服能把对方裤子拿来穿。有好多这样的朋友来找我帮忙,希望能进点他们公司设备的,想给人找份工作的……可是我连陪朋友吃饭的时间都抽不出来,不了解情况的人还真的会以为我是升官忘朋友。

  Staffers:如果给你选择的机会,你现在最希望做的事情是什么?

  陈绍鹏:如果可能,真希望有精力和时间与这些朋友好好沟通、沟通。

成功和平庸之间只有一步之遥

  Staffers:你当年应聘联想是想做研发,却被分配到了销售部,就没有想过换回去吗?

  陈绍鹏:一开始是以自己的希望和憧憬去规划自己的职业的。进来后阴差阳错被分到销售部。斗争了好几天,特别想换回去,又担心研发那边不要自己,还给销售这边的领导留下不好的印象,加上自己很喜欢这个企业,反复考虑后还是决定留在销售部门。后来做下来业绩也不错,就一路走了下来。

  Staffers:以前做销售好像被同事誉为“能够把冰淇淋卖给北极熊的人”,透露一下你做销售的秘诀吧。

  陈绍鹏:说点我的体会吧。做销售,首先要让对方认可自己,然后才能把产品卖给人家。人都不可信,产品怎么可能卖得出去?每时每刻都需要扎扎实实,做事要务实,这样终归会做好的。还需要敬业、勤奋。我经常和老婆开玩笑说,我哪怕是去扛麻袋,也会比别人扛的好。
跳出平庸才能成功相关推荐